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往事如烟

    听得蒙老头一番话以后,梁景贤脸上的神色不禁也有了几分凝重。

    “靖石兄,这么说瑾瑜王殿下已经起了疑心吗?”

    谁知,梁景贤这话却是让蒙老头神色微怔,他方才只是把今日与瑾瑜王殿下的对话重述了一遍,却不想梁贤弟的心中猜测竟与他的担忧不谋而合。

    看来就算眼下瑾瑜王殿下没有起疑,但他却是多多少少已经生了疑心吧?而他的担心也并非是杞人忧天。

    谨慎地思虑一番后,蒙老头才略有凝重地开口,“这话说不准,也许他只是埋怨我隐瞒了恒毅小子的事,但小晏的身份一事我总感觉隐瞒不了多久了。”

    “这种感觉并不好。”

    说罢这话后,蒙老头不禁深锁眉头苦笑起来。他身为医者,相信的只有这一双手这一双眼,感觉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是从来不信的。

    只眼下,他却是有些怀疑。

    “这……”

    梁景贤有些语塞,微微一怔后,却也是库笑出声,“也许这就是咱们心中有鬼,所以才会总是疑神疑鬼。不过靖石兄你既然觉得不对劲,便早些离开吧!”

    “眼下金陵的局势越发混乱,说不准哪一日就会蔓延到这瑜城来,这块是非地,该是早早离开才好。”

    梁景贤微微叹息了一声,“也许该来的总是会来,躲不掉……”

    他的这话却是让蒙老头的脸上显出愧疚的神色来,“当初……当初都怪我一意孤行,若不是当年我找你和我一同里应外合把这孩子送出宫里,也就不会害死小多夫妇。害得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媳惨死,却又是无能为力。”

    “是靖石兄对不起你。”

    被勾起往事的蒙老头一脸的愧疚之色,眼中更是有痛苦闪过。

    “靖石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件事并不怪你,小多夫妇仁义,这件事也是他们心甘情愿的。要说亏欠,也该是轩帝亏欠你我才是。”

    见蒙老头神色悲伤,梁景贤忙出言相劝,谈及早逝的儿子儿媳,他却也是忍不住一脸的唏嘘。

    当年小殿下失踪的事情,被当时的太子如今的轩帝查到了他和靖石兄的头上,只不过当时没有丝毫的证据证明是他们偷着运出小殿下。

    恼羞成怒的太子便寻了个错,发落了他同在太医院的儿子,他的儿子因当年是由落了个残疾,一直缠绵病榻。

    直到前几年才终是熬不住,命丧了黄泉,而他的儿媳也是个烈性子,眼见着小多惨死,便一头撞在了棺材上追了小多而去。

    至此便留下一个尚不满月的稚子小冰与他相依为命……

    而他一直留在金陵,就是想要看看作恶多端的人,究竟会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

    却不想,这一等就等了数年,他也已经是两鬓斑白。

    也许,他到临死也看不到恶人应有的下场。

    但他却是要守着金陵不会离开。

    “那个阴险奸诈之人不提也罢……”

    蒙老头叹了一声,脸上的神色却是愈发地变得难看。

    廊庑下的二人在这一声叹息声中久久未语。

    太阳光渐渐染上了一层赤金色,就连树梢头都被镀上了一层火红色的霞光,天地间也变得有些黯淡下来。

    蒙老头转头看了一眼渐渐西沉的太阳,“我打算两日后离开瑜城去金陵一趟。”

    梁景贤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蒙老头,似是有些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随后却是咽下心中的疑惑,“好,我与靖石兄一同离开。”

    “离开金陵这些时日,也确实是有些想家了,昨日小冰还和我念叨什么时候回去呢,想不到今日我就能给她一个答案了。”

    梁景贤神色轻松地一笑,随后抬手拍了拍蒙老头的肩。

    “我要带小晏去石溪寺去见一见他,这么多年了,不管如何不论对错,总该是该给他一个交代的。若是当年我们错了,我也不想一错再错。”

    蒙老头的话语中带了几分深沉,无端地便让人心里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殿……他当是不会怪我们的。当年的事情对与错哪又能一语道清呢?”

    “不过也确实该给领着小晏去给他看一看,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也许看过这一回,放下心事的便是我们三人。”

    说出这话的梁景贤语气轻松,与蒙老头的话语凝重截然相反,但想来这便是性格使然吧!

    蒙老头只点了点头,却是不再说话。

    太阳的最后一抹光线被席卷而来的黑暗笼罩时,府上的各处便点燃了通明的烛火,石灯中的青色焰心随着夜风轻跳,似是要跳出禁锢着它的石灯一般。

    此时千里之外的北疆边城孤墨城却也匆匆迎来了一位久违的故人,只这位故人并未在孤墨城逗留,只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好似那微风穿城而过。

    踏着城门缓缓闭合的声响,这辆不起眼的马车渐渐踏入一片黑暗的官道上,车头前点亮的火把在夜里跳动。

    “咳咳咳……咳咳咳……”

    车厢里传出一声接着一声的咳嗽声,似是带着几分压抑和痛苦,让听到的人不由地感到一阵阵心惊肉跳。

    “公子,这两日天气无常,您的身体实在不宜连夜赶路,刚才您就该答应属下把车停在城里寻一处客栈落脚,再请了大夫来开副药才行。”

    赶车的小厮虽是对着车内的人说话,但有些凛然的目光却始终注视着前方越发昏暗的道路。

    “无妨,已经耽搁了好几日,若是再要耽搁下去,恐会耽误了主人的大事。”

    车内传来闫卿之冷清也有些沙哑的声音。

    “本来这具身体就有些不中用,想不到不过短短数日的车马之行,就更不中用了。”

    闫卿之轻笑了两声,“倒是也连累了你,否则以你的脚程怕是早了到了。”

    车里的闫卿之掀开窗幔回头看着那座在黑暗中像是怪兽巨嘴的城墙,眼中的神色有些悲凉。

    他是讨债鬼,如今便是来讨债了。

    对于生养他的故乡,他又有什么脸面在此逗留?也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的一颗心始终冷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