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封印大妖

    罗素身在剑阵当中,自然是看不到剑阵出剑后,引发的澎湃剑气,是何摧枯拉朽,威力骇人,一如他们之前所见的那道剑气瀑雨。

    叶天不但看到了,而且十分肯定,众人所炼剑阵递出的一剑剑气,就是之前摧毁山巅道观的那道剑气瀑雨。

    这座小天地,竟然可以破开时间限制,这世间居然还有这么神奇之事?

    还是说,这小天地,在他们进入之后,就预料到未来会有如此一剑,提前将其收走于当时落下,毁去山巅道观?

    叶天来不及多想,就发现那一道澎湃剑气落下之后,剑阵中的众人谁也没想到竟然剑气倒戈相向,砸向他们,不由纷纷撤去剑阵,四下散开以抵挡这倒戈剑气。

    然而剑气落下,虽然声势浩荡,但却没有什么威力,不过是重风砸面,吹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罢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影响。

    “好古怪的地方!”剑阵为首的那名修士似乎不信这一剑毫无效果,就要召集众人重组剑阵。

    但就在这时,叶天忽然大声说道。

    “大家看脚下!”

    原来在众人脚下,那道倒戈剑气虽然没有任何威力,却如同吹开了地面上一层浓灰般,露出一个画有龙头图案的八卦阵象图。

    只是那头龙虽然在八卦阵象的当中阴阳交汇处,如龙戏明珠,叼在口中,龙口打开,血盆大口龙牙显眼,就是那龙头双眼处,不知为何,各自凹陷下去不深不浅两个窟窿,就像是有人挖去这龙头双目一般。

    剑阵为首的那名修士只看了这龙头几眼,就有些头皮发麻,如临大敌。

    他额头渗出细密汗珠,原因无他,就是当这龙头八卦图案出现在地面之后,这片天地内充斥的灵气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一样,丁点儿不存。

    众人再想组剑阵,只怕也发挥不出方才那一剑的威力了。

    叶天多看了两眼龙眼凹陷下去的位置,心中一动,再次看了眼手心的黑色圆石,比对了一下,发现这黑色圆石的大小,和龙眼出凹陷下去的位置基本一样。

    难道,黑色圆石就应该放在那里?

    叶天走了过去,当着不少修士的面,拿出那块黑色圆石,就要往龙眼上放。

    “叶小兄弟,小心些!”罗素看见,最先出言提醒。

    叶天摇头示意罗素不用担心自己,随后蹲在那龙眼位置上,仔细端详了片刻,眯起眼睛。

    没走近时他还不知道,这一走近了,叶天才发现,龙眼凹陷下去的地方,竟然还有一排排蝇头小字,那字体龙飞凤舞,就是不少地方都不知被谁以巨力抹去,变得断断续续,残缺不全。

    然而就算齐全也没什么用,因为这种字体,不是叶天认识的任何一种字体,反而和叶天在进入三重天之前,于南宫世家入魔之时,《生死簿》上突兀浮现的那种字体一致。

    又是这类字体,可这类字体到底是什么文字?

    叶天想不明白,本身打算问一问,可一抬头,就看见大家都望着自己,等着自己放下那黑色圆石看是什么效果。

    心中默叹了口气,叶天觉得这不知名字体的事,说了也无益,就懒得提醒大家自己这个发现,而是松开手,将那块黑色圆石放在其中一个凹陷龙眼之上。

    咚。

    黑色圆石落在凹陷龙眼内,发出一声闷响,却无任何变化发生。

    叶天只迟疑了一下,就立刻取出黑色圆石,转而放入另一龙眼。这两只龙眼虽然看似大小一样,但还是有所区别,就比如叶天放下黑色圆石的第一处龙眼,边缘多偏方形,而另一龙眼四周无比圆滑。

    也恰好,黑色圆石在第一处龙眼不是完整贴合,但在第二处龙眼,基本称得上是无缝镶入。

    只此一刹,地上龙头仿佛活过来一般,四周八卦阵图绽放出刺目强光!

    一只布满鳞片的长爪,竟然从地面伸出,直接抓住了蹲在地上的叶天脚脖!

    叶天反应不及,被那长爪抓了个正着,好在这长爪似乎不是要伤害叶天的意思,而是在一个劲儿的把叶天往地面下拽!

    回过神的叶天,当即祭出青决冲云剑,化作一道青光劈落在那布满鳞片的长爪之上。

    布满鳞片的长爪忽然化作一道烟气彻底的消失,不见影踪,若非不是亲身经历过,叶天甚至怀疑布满鳞片的长爪是否真的出现过。

    随着布满鳞片的长爪消失,周围的异象也一起随之消失。

    李鹏最先反应过来,直接趴在地上,以耳倾听地下的动静,并且还用手指关节重重的叩击地面,敲了几下,面色顿时一喜。

    “原来机关在这地面之下!”李鹏起身,手掌翻转,合而为拳,深吸了一口气,灵力顺转之下,一拳锤下!

    “咚”的一生闷响,地面竟是毫无动静!

    李鹏皱了下眉头,旁边罗素已经安耐不下,纵身一拳锤向地面!

    嘭!

    力道是比李鹏方才大了些,弄出的动静也不小,但就是没什么效果,大地平静如初。

    “你们两个,真是丢我们剑修的脸!”周晋不屑嘀咕了一句,驾驭飞剑,朝着地下就是一剑!

    这一剑刚触及地面,剑身就是一颤,径直停下,御剑攻击的周晋只觉得胸口如遭重击,似有人戳了他一剑一样,当即脸色灰白,张口就是一声惨叫,也幸亏身边有人及时扶住了他,不然他的下场只会更惨。

    “这地面没法用剑破,只能用拳头!”最先引领剑阵的那名修士马上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沉声再次叮嘱大家:“众位道友,我们齐心协力,以拳破这脚下八卦象阵!”

    众人一起落拳,地面上的八卦象阵终于承受不住,再次照出白光,这下,不止有一只布满鳞片的长爪从地面伸出,抓向上面的一位修士,还有无数蔓藤一样的东西,也从地面伸出,缠住上面修士就要往下拖拽。

    众人一阵惊慌,尤其是蔓藤速度飞快,抓住人就往下拖。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有几个人已经拖住,此刻正在奋力反抗,可是他们那点力道丝毫无法影响蔓藤,反而一点点的正在被拉下地面。

    “大家不要慌,斩断它们即可!”最先引领剑阵的那名修士大声提醒说道。

    这时,所有人才算镇定下来,全部祭出自己的飞剑。

    剑光闪烁,剑芒纵横交错。

    而那布满鳞片的长爪同样受不得飞剑的攻击,一击就散,那些拖拽的蔓藤状的东西可能好点,但被刺砍上几剑,依然也会化作一片雾气消散无踪!

    但似乎是发现这些对地面上的修士不起作用,蔓藤之后,又出现了枯骨一般的人形手臂,抓不住地面上的修士,还会手指作鹰爪状攻击众人,十分渗人。

    这人形枯骨手臂,比起蔓藤更为坚硬,一旦被抓,想要挣脱可需要耗费一番功夫。

    这还不够,除了人形枯骨手臂,还有一根根似海带一样的细长叶子,在各个布满鳞片的长爪、蔓藤与枯骨手臂缝隙之间长出,悄无声息之间已经缠住附近修士,让其无暇再对付其他,一时再度加大了众修士防御难度。

    没办法,谁让自打这八卦象图出现后,大家的术法神通和御剑之术全遭到了压制,一旦施展就会遭受反噬,杀敌不一定有效果,但一出手必然伤己。

    不使灵力的御剑剑术,反成了最佳防护手段。

    “啊!”

    一声惨叫,周晋先前就受了伤,当那海带般细长叶子出现之后,一时不查,他反而成了第一个被拽下地面的人。

    这下,其余修士更加不敢再掉以轻心了。

    地面上这种怪异存在太多,纵使大家都是元婴期修士,可在这种情况下,修为似乎已经没什么大用。而在众人当中,叶天是最为轻松的,即便是那些神出鬼没的海带般细长叶子,也奈何不了他分毫。

    某一处几步到头石室。

    四周无门无窗,只有一个身形矮小的老头躺在地上,他满脸褶皱,双目无神,也不知道在这躺了多久,总之身上有些地方积累的灰,都长出了草。

    谁也不知道这是哪,这人又是谁,但如果叶天或者是谁再这里,只需要顺着老者无神的目光往这密封石室的顶上看去,就会发现,这石室顶上,被分割成了数块,每一块都是一副独立画面,犹如海市蜃楼,只要放大仔细去看,还能发现画面中的一切都还十分立体,就像是身临其境一样。

    其中最大的那个画面,正是叶天他们现在所在经历的一切。

    像妖兽长爪,是这老者身边散落的妖兽残骸遗留,枯骨手臂,在石室四周到处都是,至于那蔓藤状东西,是老者身上衣服破开的线团,发毛犹如蔓藤,至于那海带般细长叶子,正是老者身上积灰成泥长出的杂草放大模样。

    就连地面上那八卦象阵发出的刺目白光,也和这石室内四面墙壁上挂着壁灯散发白光一致。

    “无趣啊,无趣……”

    老者空洞无数的眼珠子转了转,喃喃自语。

    顶上画面再度扩大,同时又被分割成了二十多小块,基本上每一个修士就是一块。

    老者一一扫过,眼神毫无变化,直到扫到叶天拿一小块时,他的眼珠,动了一下,似乎有光闪出。

    “这个人,到是有点意思。”

    他眼珠再动,顶上画面另一处突兀放大,其中景象,竟然是姜玉坤一行四人,已经走到了那红玉石桥前面。他们四个,显然早就发现了红玉石桥处发出的妖兽嘶吼都是幻象,但至始至终,都没有前进一步走过石桥的打算,反倒像是再休养生息,等着石桥里面的人出来,好守株待兔一网打尽似得。

    “和这个小子,一样有趣。”

    老者再度呢喃,嘴角勾起。

    “无趣的人,自是没必要存在,有趣的人,就该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才能更加有趣,嗯……还是换个规则吧。”

    在一番喃喃自语后,老者眼珠再动,两幅画面,就这般融合到了一起。

    只是不等融合后的画面出现什么,忽然间,整个石室震动起来,顶上所有的画面,一时如雪花般变得混乱不堪。

    “好生麻烦!”老者露出一抹不耐烦的神色,却是仍旧为从地上起来,甚至手臂手指都不曾抬起一下,只是吹了口气。

    盯上画面再度变化,练成了一副。

    是当初叶天过天门后初到三重天的那座山峰山巅。

    山巅上,只有当初与叶天交谈过的那个男子一人。

    两人明明不在同一地点,甚至可能都不在同一空间,却互相对视一眼。

    “畜生!”那老者骂骂咧咧,不过翻来覆去也就这两个字而已。

    “大妖最近可好?”男人则礼貌的多,点头致意,丝毫不在意老者在骂什么,只是笑问了一句。

    老者不理不睬,就是翻来覆去畜生那两个字。

    男人眯起眼,正要开口,却见他身后天门突兀出现!

    那男人顿时有些诧异,猛然转身,谁知道,天门虽然出现,但却不曾开启,只是门内出现无数光点,闪烁之下,渐渐形成一幅景象。

    这景象,也同时映在了那老者所在石室顶上。

    景象内,是一处荒郊野外,在一处山谷内,只见一名模样姣好,身段挺拔修长的女子,正在快速飞驰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