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第九百五十三 先天息壤

    得到鸿钧赐予的诛仙剑阵后,通天可以说是喜出望外。

    而其他人也齐齐投来艳羡的目光,这件法宝可能是目前为止洪荒之中杀伐最强的宝物了,即使是老子的太极图和元始的盘古幡,或许在某个程度上都逊色于这把诛仙剑阵。

    这让叶玄微微眯起眼睛,目光朝着鸿钧深深地看上一眼。

    要知道鸿钧给其他人的法宝每一件都有着镇压气运的作用,而这种功能虽然看似不起眼,但却是至关重要的,没有这样的法宝,那么想要开创大教,吸引香火,聚拢力量就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镇压气运的法宝,那么建教后的气运就会源源不断的流逝,同时也极为容易被其他大教抢夺气运。

    这也是为什么在封神大劫时,明明实力强大的截教却输给了阐教的原因。

    而这绝对是鸿钧有意为之,要不然叶玄就不信堂堂道祖就再拿不出一个镇压气运的法宝出来,更何况叶玄明显能感应到在鸿钧将诛仙剑阵赐给通天后,有一个人的目光格外刺眼,带着不忿的神色,那就是坐在通天旁边,同属于三清的元始。

    在三清中老子清静无为,几乎对任何事情不敢兴趣,而通天则是年少气盛,桀骜不驯,至于元始的性格就有些高傲孤洁,自视清高,因为身为盘古正宗的原因,所以对其他种族颇为瞧不起,尤其是那种湿胎卵生,披鳞带甲的妖族更是憎恶无比。

    同时,元始除了对三清中的老子还算尊敬外,对于通天也一向是摆着兄长的臭架子,在他看来三清中自己是除了老子外最强的。

    可是现在通天却得到了比自己更好的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瞬间就让通天教主的实力高涨一大截,这一下子元始就被通天超过了,这让身为兄长的元始如何忍呢,同时心里开始不满,凭什么不是他得到诛仙剑阵。

    当然,对于这一切,元始并没有表露出来。

    但是三清不和的征兆,从今日始!

    ………………

    这就是鸿钧的计策,三清为一体,又同时得到鸿蒙紫气,成为天定圣人,要是让三个圣人混在一起,同舟共济的话,那以后大家都别玩了,恐怕没有人是三清的对手,就连鸿钧也会对一片铁板的三清感到忌惮吧,所以将他们分而化之。

    不过这些对叶玄来说根本没关系,他也不会好心的去提醒三清。

    就在此时鸿钧的目光终于放到了第四位女娲的身上,这一次鸿钧那严峻的脸色微微放缓,口中轻声道:“女娲,你作为贫道的关门弟子,性情和善,且不喜争斗,日后有一桩关乎洪荒的大功德要做,而这也是你成圣的契机,今日我将这山河社稷图、红绣球赐给你,一攻一防,日后可以护得你周全!”

    见此,女娲脸上虽然有些高兴,但是一看到旁边的三清都被道祖赐给了先天至宝,到了自己这边却只剩下先天灵宝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不过面对这两件法宝,女娲还是颇为高兴的。

    这山河社稷图乃是极品先天灵宝,此图内有天地,滋养天人,可化生万物。为是洪荒的地图,记录着洪荒山水地脉的走向。内里自有大千寰宇、山川河岳、光怪陆离、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山川地脉灵宝中的无边灵气孕育亿万生灵,又尽在生灭之间,应有尽有,仿佛图中有一真实的社稷小世界。即使是圣人进入图内,手无至宝,困数百年;哪怕对方手里有至宝,那也要一个月才可脱困画着山河社稷。

    当女娲查看到这件法宝的功能后,之前的失落通通不见了,只留下满脸的惊喜。

    虽然这件法宝不是先天至宝,但是论威力完全不逊色于太极图和盘古斧,但是当女娲查看第二件法宝红绣球时,整个人突然呆愣了,眼中带着不可思议之色。

    虽然红绣球只有先天灵宝的层次,但是威力也是巨大,圣人之下只要被砸上一下立马魂飞魄散,可以说攻击力超群了,但若是这样还不至于让女娲呆若木鸡,毕竟她性格和善,不喜欢打打杀杀的,真的让女娲震惊的是这红绣球附加的一个功能。

    红绣球乃是洪荒姻缘的象征,可以主持洪荒之中的天地人三婚,此时的洪荒百废待兴,还没有婚姻这个概念,而红绣球可以帮人证婚,有了这件法宝几乎是等于白捡天道功德,天地人三婚,每举办一个都可以得到海量的天道功德,这才是这间法宝最bug的地方,完全是刷功德的好宝贝啊。

    别人为了获得功德拼死拼活,尽心尽责,可是有了红绣球后功德那简直不是事啊。

    女娲满心欢喜的收下这两件法宝,就当她以为结束的时候,没想到鸿钧再度开口,又取出一团散发着五光十色的泥土,口中继续说道:“此物乃是先天息壤,乃是洪荒之中难得的造化之物,以后有一桩大功德之事等着你去做,这件东西可以帮助你。”

    说着,鸿钧就把这团先天息壤丢给女娲。

    望着这团先天息壤,叶玄也是心动不已,以后女娲造人时用的泥土就是这先天息壤,有了这个东西再加上女娲的生命大道的灌入,那么就可以捏土造人了,这让他不禁眼热起来。

    没办法他的小世界单调的可怕,虽然有了盘古族人的加入,但依旧无法诞生出生灵。

    一个世界,只有出现生灵,然后还有六道轮回之所,这些加起来才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世界,换而言之叶玄的小世界还是个半成品,远远比不上现在的洪荒世界。

    要是自己有了这先天息壤,那他就可以到自己的小世界去造人了。

    只不过看了看鸿钧,又抬头望天,叶玄将这道不切实际的想法彻底掐断,他要是敢把洪荒世界的人族给搞没了,估计天道都要暴走了。

    这就是洪荒世界的不爽之处,什么事情都给你定死了,很难改变剧情。

    所以自从来了洪荒世界后,叶玄一直觉得自己束手束脚的,最多只能搞点小风小雨,要是敢改变大势,就算是圣人也得被拍死。

    想到这里叶玄就忍不住吐槽一些洪荒流小说中那些主角要么跑到封神之劫帮助截教干趴阐教,要么跑到西游记去帮孙悟空大闹天宮,扰乱西游之行。

    感觉这些主角纯属找死啊,如果没有超越圣人的实力,就敢胡乱下场打乱世界走向,恐怕早就得被鸿钧和天道拍死在沙滩上了。

    而在叶玄沉思时,鸿钧的目光终于落在最后的接引准提身上。

    然后原本还显得有些心境平稳的鸿钧,顿时又沉默了。

    以后这两个货色是注定要背叛玄门的,现在把法宝给他们简直是资敌啊,毕竟他作为道祖开创玄门后,自然也希望玄门能够发展壮大,然而接引准提以后的佛教又是注定大兴的存在,这让鸿钧有些矛盾头疼。

    可是不给吧,天道又不允许。

    毕竟他手里可是有着几件关于西方教的法宝,要是不给接引准提他们,估计他们以后连开创西方教的本钱都没有。

    想到这里,鸿钧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这让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的叶玄心中暗笑,估计接引准提是唯一一个把道祖都搞得头疼的家伙,感觉这两货色就是洪荒世界的搅屎棍,哪里都有他们的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