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酒吧乱战

    阿尔文没有拒绝伊凡的意思,有个愿意刀山火海陪你一起去趟的朋友总归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在伊凡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阿尔文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给你投资的修车行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收到,老兄,你可能是最差劲的合伙人了……

    让我们明天一起去你的车行看看,如果东西真的很棒的话,雷蒙德总归能从世界安全理事会的身上要到钱的……”

    伊凡听了咧着嘴笑了笑,举起了伏特加用哲学家的口吻说道:“让我像斯塔克一样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金钱化?

    我做不到,幸好你也不不那么想要……”

    说着伊凡瞥了一眼怒视着自己的斯塔克,冷笑着说道:“当一个有钱的娘炮有什么意思?他甚至连纹身都不敢……”

    斯塔克看着阿尔文投过来的鄙视眼神,他举着手发出“哦哦哦”的声音,不爽的说道:“伙计,难道纹身能证明自己是条硬汉?

    你有吗?所以你也是个娘炮?

    这就是一个脑子被酒精烧坏的俄国佬……”

    阿尔文笑着摊了摊手,说道:“我不觉得纹身会让我变得硬汉,不过纹身我确实有……

    所以我最少不是一个娘炮……”

    斯塔克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阿尔文,说道:“你居然背着我去纹身了?”

    阿尔文被斯塔克的语气和逻辑给气笑了,什么叫我背着你去纹身了?老子想要时髦一下还要你同意吗?

    拉起了自己身上的t,阿尔文指着自己左肋下方的一块精美的纹身,笑着说道:“很早以前的纹身……”

    斯塔克倒是很了解阿尔文,他知道这个家伙很少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尤其是在自家的身上乱涂乱画。

    仔细的看了一眼那块纹身上的图案,斯塔克看着那两个被鸢尾花枝条缠绕的繁体华国文字,他皱着眉头,说道:“这是什么?看起来像是某个名字……

    为什么我们过去都没有注意到?”

    阿尔文放下胳膊挡住了那块只有直径8公分的纹身,笑着说道:“知道我在地狱厨房学到的第一个知识是什么吗?”

    说着阿尔文右手在左肋纹身的附近点了点,笑着说道:“刀子从这里捅进去能直接抵达心脏,所以他们都说这里是刀尖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当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我就会一直下意识的保护这个地方……”

    这会儿斯塔克已经顾不得自己被嘲笑了,他好奇的盯着那块纹身的位置看了一会儿,然后他利用手环输入了那两个汉字查询了一下之后,他有点不解的说道:“‘壹’和‘婉’,这两个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伙计,你看起来不像那种有秘密的人……”

    阿尔文放下t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上辈子妻子和孩子的名字,是个男孩儿,现在应该跟尼克差不多大……”

    阿尔文倒是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你问我就告诉你,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反正信不信在你……

    斯塔克反正是不相信的,他觉得阿尔文又在胡说八道……

    招手示意魅魔酒保再给自己来一杯加了苏打水的威士忌,斯塔克好笑的说道:“那你一定没有把那姑娘的身份证号码告诉福克斯……”

    阿尔文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他们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也许我的上辈子只是一个梦,也许他们已经忘记我了……”

    说着阿尔文拍了拍自己的左肋,笑着说道:“不过我会在心里守护他们……

    有些东西失去了才会发现他们格外的珍贵……”

    看着阿尔文并不难过的表情,斯塔克也就没有多想,他当这是阿尔文曾经犯过了“错误”,谁还没有年轻过?

    放下好奇心的斯塔克,抿着嘴角接过了魅魔递给他的苏打水加威士忌享受的喝了一口,说道:“该死的,这里的酒比你的餐厅要好的多了……”

    说着斯塔克用一个过来人的语气,看着阿尔文说道:“以我的经验,你应该给那个姑娘寄一张支票……”

    阿尔文听了摇头失笑的在斯塔克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看着他手里那杯苏打加威士忌,笑着说道:“我会考虑你的意见,谢谢你,娘炮……”

    说着阿尔文转身抄起一杯威士忌站起来举杯对着全场大叫:“伙计们,我要请你们喝上一杯……

    敬所有跟恶魔战斗中死去的猎人……”

    “呼哈……”

    一大帮长相凶狠的恶魔猎人大声呼号着站起来响应了阿尔文的祝酒,然后气氛开始真正的热闹了起来……

    圣诞顶着一个秃头靠着吧台边上,他对着一个魅魔酒保招手叫道:“嘿,sweetheart,给我来一杯烈酒……”

    说着圣诞把目光从翻着白眼转身倒酒的魅魔屁股上挪开,他看着身边坐着的西装革履的约翰威客,用那种故作沙哑的嗓音,说道:“嘿,新郎官,很棒的西装……

    我有时候也想给自己来一身,结婚的时候能用得上……”

    约翰威客看了一眼表情带着一点挑衅意味的圣诞,他拿着酒杯往旁边做了一个位置,像是躲避传染病一样的躲开了找茬的圣诞……

    然后这位退休杀手扫了一眼满脸晦气的圣诞,沉声说道:“你看来根本就用不上西装……”

    巴尼走过来坐在两个人中间,他要了一瓶啤酒,然后看着约翰威客,说道:“你说的对,这个蠢货刚刚又被他的风**朋友甩了……

    他的求婚戒指都没要回来……”

    说着巴尼像是看傻子一样的侧头打量了一下满脸晦气的圣诞,他抿着歪斜的嘴角,讽刺的说道:“西装?不……”

    圣诞面对巴尼的嘲讽鼻子都气歪了,他生气的从腰上拔出一把小刀,在巴尼的面前耍了一个刀花,然后咬着后槽牙说道:“你要是在提这件事情,我就割断你的脖子……”

    说着圣诞看了一眼眼神奇特的约翰威客,说道:“还有你的,西装佬……”

    圣诞的话音刚落就甩手朝着一个飞镖靶子的位置甩出了飞刀……

    一个华国小伙儿估计是着急去洗手间,飞刀擦着他的鼻尖射在了靶子上发出“砰”的一声炸响……

    那位华国小青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然后估计是想要尿完了在来跟圣诞“理论”一下,他对着圣诞的方向竖起了两枚中指然后匆匆的赶往了洗手间……

    阿尔文头疼的看着伊凡亮出他的花胳膊不停的刺激斯塔克,燕双鹰估计因为自己的伙计差点被飞刀吓得尿了裤子,他看向圣诞的眼神开始变得凶狠起来……

    然后圣诞像是吃错药了一样对着约翰威客不停的发出挑衅,好像今天不跟他打上一架就不甘心一样……

    看了一眼几个朋克小青年在那个吉姆迪恩的带领下走上了一个小小的舞台,阿尔文笑着对他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来捧场了……

    接着他看着表情有点尴尬的刀锋,摇头失笑的说道:“老兄,你是我见过的对自己最狠的家伙……”

    刀锋听了鼓动了一下肥厚的嘴唇,他给自己灌了一杯酒之后说道:“我讨厌德国……”

    刀锋说话的时候,小舞台上的吉姆迪恩挂着一把吉他站在一个麦克风的面前,当他挥手弹下第一个音符,整个酒吧的气氛开始变得不同了……

    saturdaynight’salright暴躁的前奏响起,伴随着吉姆迪恩好的出人意料的摇滚嗓让整个酒吧开始躁动起来……

    真的是躁动了起来,阿尔文坐在吧台边上都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有怒气在堆积……

    阿尔文都感到了异样何况是其他人?

    一个白人光头壮汉拿着酒杯晃悠悠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他胡乱扭动着给吉姆迪恩捧场……

    当他一不小心把啤酒泼到旁边卡座里面一个东欧壮汉身上的时候,战斗发生了……

    看着那个东欧壮汉按着白人壮汉的脑袋砸在了一张原木桌子上,大片的血液顺着白人壮汉鼻子的位置喷溅了出来……

    两个壮汉的交手让他们自己的伙计也坐不住了,双方连狠话都想不起说两句就挥舞着拳头打成了一团……

    阿尔文感觉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舞台上变得愈发狂热的吉姆迪恩,然后他看着吧台里似乎也受到影响的魅魔酒保卡蜜拉说道:“这里每天都这样?”

    卡蜜拉瞪着充血的眼睛看了一眼打作一团的两帮人,她本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丰满的嘴唇,然后她看着阿尔文似笑非笑的目光打了一个机灵清醒过来,慌乱的说道:“只要那个吉姆迪恩一唱歌就是这样,这种情况已经有接近半个月的时间了……”

    阿尔文听了再次看了一眼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的吉姆迪恩,他有些猜到他的变异能力是什么了……

    就在阿尔文考虑是不是离开这里以免自己一时冲动打死人的时候,吉姆迪恩唱到了saturdaynight’salright最**的部分……

    密集强劲的鼓点伴随着刺耳的吉他加上吉姆迪恩一声变调的尖叫,让阿尔文的胸口开始发烫……

    斯塔克在这个时候有点不受控制的怒吼一声对着高大强壮的伊凡挥出了拳头……

    一直在找约翰威客麻烦的圣诞闷哼一声合身扑了上去,两条汉子就那么扭打在了一起……

    那个被圣诞的飞刀惊到的华国小伙儿看到圣诞已经找到对手了,他对着明显是圣诞同伙儿的巴尼他们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然后凶猛的扑上去抄起一个酒瓶就在贡纳的脑袋上开了瓢……

    燕双鹰不会看着自己的伙计单打独斗,他蛮横的大喝一声窜过去把“无辜”的刀锋卷进了战团,因为他看起来最厉害……

    剩下的几个华国青年看着自家老大动手了,他们大笑着扑上去跟巴尼他们搅在了一起……

    吉姆迪恩的一首歌还没有唱到第二遍副歌部分,整个酒吧已经打成了一锅烂粥,那些看起来狂野至极的猎魔人们平时肯定积蓄了太多的压力,现在被稍微激发一下就像是炸弹一样的爆开了……

    阿尔文头疼的看着斯塔克这个倒霉鬼比伊凡三两下就锤翻在地,然后被掐着脖子拎起来贯进了吧台里面……

    阿尔文转头看了一眼魅魔卡蜜拉,不爽的叫道:“你们就这么看着?”

    说着阿尔文看到一个大汉从卡座里拽出了一把雷明顿,他正要去阻止他的时候,发现那个家伙没有开枪的意思,而是把雷明顿当成武器抡起来砸在一个倒霉鬼的脸上……

    魅魔卡蜜拉胆战心惊的从吧台下面拎着一个大包放在吧台上,拉开了给阿尔文看了一眼,卡蜜拉说道:“他们都没有子弹……”

    说着卡蜜拉惊恐的看着一个满脸都是血的大胖子放翻了几个围攻他的家伙,然后他抄起一个酒瓶就砸向了吧台的方向……

    阿尔文看着酒瓶在自己的身边爆炸,大量的酒水溅了自己一身,他生气的瞪了一眼卡蜜拉,说道:“明天就炒了那个唱歌的混蛋……”

    说着阿尔文怒视了一眼那个不怕死的对着自己发出挑衅似的怒吼的大胖子,他蛮横的晃了晃脖子,把身上的“棘灵”关掉以后凶狠的扑了上去……

    大胖子已经被怒火冲昏了脑子,面对凶狠的阿尔文,他咆哮着张开双臂朝着他抱了过去。

    阿尔文沿途一路用肩膀顶翻了两个挡路的混蛋,在即将接近大胖子的瞬间,阿尔文弯腰沉肩用力的撞在了大胖子满是油水的肚子上,然后一路冲刺把这个脑子不清楚的大胖子给送上了墙……

    暴躁的摇滚音乐当中,开始动手的阿尔文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揍人的**了。

    头脑还算清醒的阿尔文摘掉了自己身上那些“神器零碎”,命令“暴虐”不要帮忙,他就这么以裸装的状态跟那些发疯的猎魔人打成了一团……

    自己的朋友都在揍人或者挨揍,自己要是不动一下有点太不合群了……

    因为不想打扰阿尔文他们,一直在酒吧外等待约翰威客的达丽雅听到动静冲了进来……

    她看着烂糟糟的场面,然后发现约翰威客被鼻青脸肿的圣诞和黑凯撒联手打破了鼻子。

    这个泼辣至极的东欧姑娘凶悍的脱下了高跟鞋冲过去在圣诞的秃头上敲了两个血洞,然后破口大骂:“你这个婊子养的杂种,被女人甩了是你活该……”

    圣诞眼睛通红的捂着血葫芦一样的脑袋,转头看着状若疯虎的达丽雅,他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骂道:“你们女人都是脑残吗?穿西装的有什么好……”

    说着圣诞一拳揍在了因为达丽雅的到来有点吃惊的约翰威客脸上……

    达丽雅本来还被约翰威客看的有点不好意思,结果圣诞这么一下让她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之后,随着离达丽雅最近的圣诞和约翰威客发出第一声咳嗽,整个酒吧里所有的人都被感冒病毒击倒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