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王尚书的假亲眷

    明世隐听到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继而又问:“这个王尚书都能把他们吓成这样了,为什么我不直接亮明身份,保管把他们吓得不敢动弹?”

    李铁笑了笑又说:“殿下年龄尚小,不懂其中的深意。您身份尊贵,还是不要暴露的好,毕竟您可是偷偷出宫,万一做坏了事情,这报的王尚书的名,黑锅就教给他去背吧!”

    明世隐闻言抿嘴一笑,他觉得这样还挺有意思的,接着又问了句:“那王尚书要是知道是我冒名顶替,岂不是会向我父皇告发我?”

    李铁这时摇了摇头,十分有把握的说:“他不敢,您可是皇子,他不敢得罪您的。而且,二殿下可是他的亲外甥,打着舅舅的名号干坏事,二殿下做更合适。”

    明世隐听得眼睛都亮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些弯弯绕绕,今天听李铁这样分析说着,他顿时茅塞大开,暗自高兴今天带对了人,肯定能放开手脚,把这吴府的基业给春藤要回来。

    春藤和小琪就看见李铁和殿下两人低着头,叽里咕噜的商量着什么,又听不到,只能干着急,两人望着打开的大门,等着下人的通传。

    吴宅内,院子宽阔,四处栽种着花草。

    正堂内更是各种好木雕坐的座椅凳子,是一流的水平,墙上挂着几副苍劲的字,显得气势十足。正堂四周靠墙的边沿,摆放着各种书架,那些架子上放的都不是书,是一些精巧的剑,华丽亮眼的瓷器,几件年代久远的古董泥像,已经一些璀璨玉石雕刻而成的摆件。

    这样的陈设和装潢,透着家宅主人的富贵和财大气粗,琳琅满目的书架都快变成货架了。

    此时这座宅子的主人,肥头大耳的吴金员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大褂子,心情极好的靠坐在堂内的太师椅上。他衣服那缎面的褂子是极好的绸缎,看着光光亮亮,丝滑柔顺,很是高档。他嘴里哼着小曲,手里拿着一杆烟枪美滋滋的抽着,时不时吐出一圈圈的白烟,堂中烟雾缭绕。

    而他的夫人刘氏,虽是三十多了,却穿着一件华丽的紫红色衣裙。头上戴着五六只金钗,手上也是好几个玉镯,她的脸上扑着白白的粉,为的就是遮盖脸上的皱纹,嘴巴上抿得红红的,看着像一只花面鹦鹉。不过刘氏显然不这么觉得,她还觉得这样是体面和好看的。

    刘氏心里想着过两日就是灯节了,她的女儿今年也十二了,可以带出去长长见识,顺便物色有没有好的对象,心想着把女儿赶在十六之前嫁出去,也是最好不过的。

    刘氏刚开口娇滴滴的喊了一声:“老爷~”

    这时守门的下人就冲了进来,焦急的回禀道:“老爷!有人找您!”

    刘氏立马不爽的皱起眉,瞪着那下人吼道:“叫什么叫!你爹死了吗?没看到我在同老爷说话吗?耳朵都被耳屎糊住了吗?”

    下人被刘氏一吼,吓得赶紧慌忙解释:“夫人息怒啊,小的刚才心里慌张,就只想着像老爷回禀,一时没注意到夫人在说话,所以才...”

    “你眼睛瞎了吗?没注意到我?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今天你既然皮痒,我就给你松松你的贱皮子!”刘氏压根不听下人的解释,一副要开打的样子,她三两下挽起她的袖子,走到那下人的面前,就是两耳光狠狠的甩在那下人的脸上。

    啪!啪!清脆的两声打在那下人的脸上,守门的下人捂着脸上红肿的印子,只觉得委屈,两眼红红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好啦夫人,大清早的,就在打人。说,是谁来了。”这时吴金员才不紧不慢抽了口旱烟,悠哉悠哉的问道。一般在这乌涂城中拜访他的多是生意人,或是求他办事的。以他现在的财势,几乎是不用求人的,自然对于访客也是傲慢的很。

    守门的下人捂住脸上火辣辣的巴掌印,红着眼委屈的回禀道:“来人说是王尚书的亲眷,是个衣着贵气的小公子和小姐,看年龄和大小姐年龄相仿,也不知道来找老爷是为了什么?”

    “王尚书的人?你怎么不早说!还不快请进来!让别人候在门外,你们是猪油蒙了心吗?”吴金员听见“王尚书”惊得险些要从凳子上跳下来了!

    “你们这些猪脑子,快快将贵客请进来!”吴金员心里一阵澎湃,今年年初他去天香城拜访王尚书,也想买个小官做做。可是去拜访王尚书家的人实在太多了,他递了拜帖后,坐在府外的板凳上排了三天都没排上,最后也就一个下人来将他打发了,说尚书不得空。吴金员当时心里极为郁闷,耽搁了时间不说,一路的钱也白花了,买官更是没戏了!

    今天王尚书派人过来了,莫不是通知他买官有戏的事了?吴金员两只鼓鼓的眼睛瞪大了,满满都是希望的光。这来人是贵客啊!必须好生招待!

    守门的下人听到吴金员的命令,赶紧捂住被打肿的脸,转身就去请人进府了。

    刘氏不满的嚷了一句:“老爷,我才打了两巴掌,这下人就跑掉了!如今真是翻了天了!”

    吴金员直接吼了一句:“蠢货!是我的贵人重要,还是你那两巴掌重要?这看门的下人是我家的奴才,你想什么时候出气打骂都可以,偏要赶在这个时候吗?还不给我去后院待着,免得丢然现眼,让王尚书家的小公子看见了笑话!”

    刘氏原本被吴金员骂的扁着嘴,做不得声,但听到王尚书家的小公子,她瞬间两眼一亮,放出精明的光:“老爷,这下人说,王尚书家的小公子和我家嬛嬛年纪正好相仿。我家嬛嬛生得好看,要是能攀上这王家的高枝,我们岂不是发达了?”

    吴金员本来还觉得自己的夫人蠢兮兮的,一听到这个建议,瞬间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要是嬛嬛能嫁入到王尚书家,以后做了亲家,啧啧!这乌涂城大小商会,还不是得我说了的算!快去让我家嬛嬛,好生打扮打扮,想办法引起那王家小公子的注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