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七章 拦路

    逆鳞和阴山的人马则是齐头并进,一个个的兴奋非常,可以说,他们每一次大战都收获丰富,这一次更是跳跃式的发展。

    只要消化了这次所得,所有人必然再次实力大进,而且他们的高层已经变成了大罗,这心情又有不同。

    尤其是,张帆承诺,将会拿出一件灵宝放在功勋殿,以后获得功勋足够可以兑换。

    李秀宁也很满意,她已经得到了一把黑色的长剑,拥有万年腐朽气和痛苦法则。

    她可是见识过腐朽气的威力,也见识过痛苦法则的恐怖,如今两件融合为一件初级灵宝,对她这个层次的人来说绝对无双了。

    要知道,十殿阎罗都没有这种待遇。

    即便是随着异界征战,灵宝变多的情况下,她这灵宝也足够强力了。

    但是,众人的好运气只是持续到半路,还没有进入南瞻部洲就被满天的乌云和无尽的血色要包围。

    张帆坐在金色的白骨王座上,淡淡的说道:“两位洪荒大能埋伏我一个后进小妖,还真是给我面子。”

    “道友说笑了,如果你还算小妖,那什么才算是大妖。”鲲鹏走了出来。

    “冥河是不是鬼祟地方呆的时间长了,人也边的鬼祟了,你这血云和这气势根本就收敛不住,你还以为别人发现不了你?掩耳盗铃的事你都做的出来,实在是,够废。”

    “现在倒是牙尖嘴利,怕是一会你哭都哭不出来。你夺取我的双剑,今天一个人都别想走,别想活。”冥河也出现。

    于此同时,几个大罗级的妖族和血海气息的大罗出现在两人身后。

    “噗嗤!!!”红袖忍不住笑了。

    饕餮流着口水说道:“小丫头,你笑的真好看,多笑笑,一会你的肉肯定好吃。”

    红袖无视了饕餮,而是说道:“我说,两位怎么还活在上古。不过就是活在上古,你们也应该了解一下我家夫君再大放厥词,若是在梦境中走,你们拦得住吗。”

    “这么说,你们是专程等我们的?”鲲鹏面色一变。

    “不下鱼饵,鱼怎么会上钩。尤其是我要钓的还是一头鲲。”金乌帝君袖子一甩,顷刻间所有逆鳞和阴山的人被袖子卷走,接着直接化作了一道长虹,直接穿透了两重大阵的封锁消失在两人面前:“冥河,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在这里慢慢玩,我将他们送回也去血海玩一玩。”

    两人顿时面色铁青,他们不是没想过太一肉身用金乌化虹,他们也知道拦不住,但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

    这一手袖里乾坤他们也能玩,但装几万人已经困难了,这阴山来了多少人,逆鳞多少、异人又多少,一袖之下,这些人全部装下,他们的拦截计划,加上用这些人威胁分散他们战斗力,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冥河更是面色发黑,这次他出来,地藏怕是已经开始动作了,若是加上一个太阳帝君,这次血海必然损失惨重。

    “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要杀了他的本体,能解决一切问题,不仅仅能夺回你的双剑,还有其他宝物,我还是那句话,其他宝物我们平分,混沌钟我们轮流掌控,还有什么得不到的,成圣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错,只要有混沌钟,圣人又能如何。”冥河也咬牙。

    噗嗤……

    红袖又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次张帆问道:“你这次又是笑什么?”

    “我笑他们长得不咋样,想的还挺美。我总算知道他们为啥成不了圣了。”

    “为何啊。”

    “你想啊,成天做白日梦,怎么可能成圣。而且成天将所有人时间都做白日梦,也必然少出门,所以才能活到现在。”

    “夫人高见,我觉得也是。”白轩冷笑:“就比如什么鲲什么鹏的,平日里什么妖族之师,结果真到战斗了,第一个怂了,果然没卵子。更可笑的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活在自己妖师梦里,别人叫他一句妖师不知道蕴含多少讽刺,他却一脸享受,以为这是对他的尊敬。”

    “小丫头,现在你嘴硬,不过落在我手里,看你还如何。”即便是鲲鹏心机深,此刻也被气的不轻。

    “不用和他们啰嗦了,你对付白骨,还是我来。”冥河说道。

    “你夺取你的双剑吧,我来试试这妖族后辈如何能扛得起这妖族大梁。”鲲鹏说道。

    “那个女人,不管你来自什么异界。将双剑还我,我带你到血海,让你立足。”冥河说道。

    女武神之王笑道:“大王,你猜我会不会将机会用在这里。”

    “我猜你想继续躺在这里打滚。不过如果你自信熬得住,也认为我会死在这里,那就随你的意,你可以将双剑给他,那也得他用的了。”

    “我不会浪费这个机会在这里,这两个一看就是窝囊废,是当年的失败者吧,我们世界也有这种自以为资格老,争锋创世的失败者,也是这样倚老卖老,实际上屁都不是,来啊,红发老头,你试试。”

    女武神直接扔出了双剑。

    冥河意外的接住双剑,接着滚滚的血气融入双剑,他纵声大笑:“我伴生灵宝,岂是你们轻易夺取的,不让我碰到也就罢了,让我碰到……我……这怎么可能。”

    滚滚血气之下,双剑依旧是黑色,没有丝毫变化,倒是他灌输的力量被毫不客气的吸收。

    “还好没浪费机会,果然是废柴。”

    女武神之王勾勾手,双剑化作了虚幻的头发,冥河一抓却抓了一个空,头发消散,再看双剑已经回到了女武神之王的手里,她看向张帆,得意的抬起头:“如何?”

    “那你再看看你的双剑。”张帆手指张开,手心漂浮两把血色的飞溅。

    而女武神手里的双剑化作了两缕真头发。

    “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从来都是我炼化别人的法宝,什么人能炼化我的法宝。”

    张帆将双剑扔给了女武神之王,女武神之王也面色难看,她的头发能同化任何宝物,这么长时间,她以为同化了双剑,结果被轻易的收回。

    “你这是什么手段?”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你不是想见识一下冥河的厉害吗,你就做他的对手吧,打输了,我让你疼三天。”

    “我没背叛你。”

    “我也没说你不背叛就不念咒啊,你要明白你自己的处境和地位,没资格和我讲条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