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元宝说亲(2更)

    一晃眼就到了年初六,宋元宝已经陪着太子南下。

    这天,是衙门开印的日子。

    一大早,坐马车的,骑马的,坐轿子去衙门的官员们络绎不绝,街市上一片人声鼎沸。

    唐远去宿州也是这日,临行前,他去了趟镇西侯府。

    门房几个小厮认得唐远,见他往怀里掏银子,就笑道:“哟,这不是咱们的前姑爷吗?怎么着,想吃回头草啊?”

    听着这冷嘲热讽的话,唐远只能苦笑着递银子过去,“有劳进去通秉,就说我想见见你们姑奶奶。”

    姿态放得很低。

    小厮接过银子,给几人分了,这才道:“我就进去给你通报一声,见不见,那就是我们姑奶奶的事儿了。”

    “多谢。”

    话传到内院的时候,徐嘉正在房里跟徐恕争论从军之事,闻言楞了一下,“唐二爷?”

    小厮点头道:“小的听他说,想在临别前见姑奶奶一面。”

    徐恕皱眉,“不见!”

    这都和离多久了还缠着不放,当初脑子被狗吃了?

    徐嘉本也想说不见的,但又想着唐远那个倔性子,自己若是不见,他能在镇西侯府大门前站上一整天。

    考虑到侯府声誉,徐嘉道:“算了,我去见见。”

    “小妹!”徐恕黑着脸,“是不是又被那个王八蛋给迷惑了?你还想再瞎一回?”

    徐嘉回头,看着他笑道:“不想我再瞎一回就同意我从军,你可是家中独苗,爹娘都听你的话,你要站在我这边,爹娘就没辙了。”

    “大姑娘家家的混到男人堆里,你害不害臊!”徐恕俊脸绷得更紧。

    徐嘉轻笑一声,跨出房门随着小厮来到东角门外。

    唐远见到她,面上一喜,大步走了过来。

    徐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找我有事?”

    唐远道:“我要去宿州了,临走前想来看看你。”

    徐嘉莞尔,“唐二爷是不是弄错对象了?你要走,也该去给江清雨上柱香,跑到我们家来,不怕旁人闲话?”

    “徐……姑娘。”

    知道她还是完璧之身,唐远如此称呼。

    徐嘉挑眉,等着下文。

    唐远道:“经历了那么多事,让我看清你才是我一辈子的良人,如果去宿州是你对我的考验,那么我甘愿受着,只求,只求你能等我,等我从宿州升迁回来,我会重新用八抬大轿娶你过门。”

    “哦豁,老话还说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怎么瞧着,唐二爷吃得挺欢快啊?”

    旁边插出个声音来,唐远回头一看,就见个锦衣少年骑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唐远只觉得这少年脸生得很,一时疑惑,“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你继续。”

    马背上的人正是叶嵘,他说着就笑了起来。

    徐嘉心下无奈,看了叶嵘一眼,“阿嵘,别闹。”

    唐远看看叶嵘,又看看徐嘉,“你们俩认识?”

    叶嵘只是笑,不说话。

    可那笑容在唐远看来,嚣张讽刺得很。

    他抿了抿唇,目光转向徐嘉。

    他承认,他曾经是伤害了徐嘉,可他已经知道错了,只要她点个头,他便是倾尽所有,也会把她攥在手心,一辈子都不会再放开。

    “唐远,当初在你们家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想要,等情分耗尽才来求和?在我这儿,破镜是不可能重圆的。”徐嘉神情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她甚至,连一点点怨恨他的意思都没有了,这让唐远心慌意乱。

    “我出生将门,天生就与你们书香门第格格不入,唐二爷,你找错人了。”徐嘉又说。

    “不是这样的。”唐远怕今后再没机会,趁着她还没走人,也不管叶嵘还在场,大声道,“我不管你是谁,出身如何,我认定的,只是你这个人。”

    “可惜了。”徐嘉替他遗憾,“我们家并不需要你这样的姑爷。”

    叶嵘闻言,噗嗤一声笑出来。

    唐远来前就做好了准备,因此并未觉得难堪,视线仍旧落在徐嘉身上,带着希冀。

    叶嵘道:“听见没,我师姐的态度已经够明显了,唐二爷,哪来的打哪去吧!”

    唐远皱眉,“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叶嵘嗤笑:“我是她师弟,我们俩从小拜在一个师傅门下,师姐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唐远没再搭理叶嵘,上前两步,“徐姑娘,我……”

    “我们之间,就到此为止吧。”徐嘉转身进门,只留了个背影给他。

    ——

    唐远走后,叶嵘也没在镇西侯府多待,他打马折返回叶府,刚进门就听说宋家来说亲了。

    “什么?”叶嵘还以为自己听错,“是不是宋元宝?”

    小厮回答说是。

    叶嵘嘴角狠狠抽了抽,小兔崽子真够狠的,这才正月初六,就那么迫不及待了?

    “宋元宝人呢?”叶嵘非要当众给他点教训不可。

    小厮答:“宋少爷陪着太子下江南去了,他人没在京城。”

    “既然他本人都不在,那还提的哪门子亲?”叶嵘极力反对,“我第一个不同意。”

    “不行啊少爷。”小厮道:“老爷和夫人好像对这桩亲事挺满意的,如今就只差姑娘的意思了,您单方面的不同意,只怕没什么用。”

    叶嵘冷哼一声,朝着内院去。

    宋家来说亲的事,叶翎刚刚听说,她还沉浸在震惊中回不过神,呆呆坐着。

    “小妹。”叶嵘在她旁侧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叶翎听到声音,惊讶地张了张嘴,“三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对于自己被无视这件事,叶嵘表达了强烈的怨念,“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叶翎听着,便红了脸,“你进门的时候有没有听说宋家请了媒人来咱们家说亲?”

    “听说了,然后呢?”

    “然后……不知爹娘怎么想。”叶翎垂下眼睫。

    “那你呢?”叶嵘一瞬不瞬地看着妹妹。

    “我、我还没想好。”

    其实不是没想好,而是没想到,没想到宋元宝那样无数光环加身的京城贵公子竟然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将门女,没想到他爹娘竟然也会同意,更没想到这么早就让人来说亲。

    “什么叫没想好?”叶嵘不悦道:“那你就是在考虑了?”

    叶翎被他问得耳朵尖都在发烫,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

    “这可是婚姻大事,马虎不得的。”叶嵘道:“反正我不觉得你跟宋元宝哪儿般配。”

    叶翎一阵无语,“那哥哥倒是说说,他哪跟我不般配,是家世配不上我,还是人品配不上我?”

    叶嵘噎了一噎。

    别说宋元宝有那样一对爹娘,家世让多少人望尘莫及,就算宋巍不是他爹,凭着宋元宝自己挣来的功名,也足够京城大半未出阁的姑娘对他另眼相待了。

    更何况,宋元宝那容貌是一等一的好。

    看了眼自家妹妹那含羞带怯的模样,叶嵘暗暗翻个白眼,“宋元宝可是个风流人物,将来身边少不得围些莺莺燕燕的,这你也受得了?”

    叶翎抿着小嘴,不说话了。

    这时,正厅那边有婆子来请,说夫人让小姐出去一趟。

    叶翎让丫鬟拿来手镜,整理了一番仪容,这才起身跟着婆子去往前厅。

    宋家请来的媒人还没走,见到叶翎,笑得见牙不见眼,上下打量了一番,转而对叶翎的母亲俞氏道:“宋家那位少爷想必不用我介绍,你们在外头听也听说了,那家世,那人品,那相貌,跟你们家姑娘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儿。”

    叶翎听得脸颊滚烫,驳她的话:“万一宋家让妈妈去别处说亲,你是不是也说宋少爷跟别家姑娘天生一对儿?”

    媒婆呛了下,随即哈哈大笑,“姑娘这不是说笑吗?宋家说亲,那必然只会说一次,既然已经来了你们叶家,就断然没有再去别家的道理,老婆子我,自然也夸不上别家的姑娘。”

    俞氏淡笑了下,这老货,处事果然够圆滑,既不把她家闺女捧上天,也不贬低其他家族的姑娘。

    毕竟是吃拉郎配对这碗饭的,她今儿要是敢把话说死,拉完这一桩,往后也别想干这营生了。

    想着,俞氏唤了叶翎一声,“阿瑶,到娘这儿来。”

    叶翎小鸟依人地坐过去,俞氏便一把将宝贝闺女搂入怀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