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明人不说暗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楼帝今日心情大好,见到众人没有下跪行礼,他也没有发怒,只是收敛起眼底的杀意,笑着说道:“九王妃这一行倒是辛苦了。”

    “不辛苦。”宁子初敛了敛眸子,就像是完全听不懂楼帝的话一般,淡淡道了一句。

    还未等楼帝开口,坐在穆郡王身边的穆清雅已经是坐不住了,“宁子初,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以为今日是真的邀请你来参加宴会的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这话一出,非肆等人便迅速将宁子初护在了身侧。

    说实话,听到穆清雅的话,宁子初等人都是一愣的。这戏还没开始演呢,怎么就直接开始了?这穆清雅也未免太急了一些了吧。

    不过,快些开始也好,她也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用他们的血来祭奠她的亲友们了!

    听到穆清雅这句话,楼帝等众人的表情也都没有变动丝毫,仿佛早有打算。

    “原来这是鸿门宴啊!”宁子初冷冷地眯着眸子,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所谓鸿门宴,他们是第一次听这种说法,但是一想他们的计划,他们便明白了这鸿门宴所代表的意思了。

    “宁府、穆郡王府、皇族,哦,还有一个巫族,嗤嗤嗤,子初,你的仇家也太多了。”夏侯渊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些怨怼,但是表情却是饶有兴致地笑着,与他的语气根本不一致。

    “今日也是你们的死期!”穆清雅语气怨毒之极,她从座位上快步走出来,就连穆郡王呵斥的声音也不顾了。

    “你看看这周围,可没有一个人应和你的话,该不会这是你一个人的计谋吧?”宋修竹看着穆清雅,表情之中没有惊恐,那眼神倒是像在看一个滑稽的跳梁小丑,“皇上,穆清雅在你的宴会上喊打喊杀,是不是该罚一罚?”

    被宋修竹这般不怕死的点名了,楼帝眸子微微一眯,但是一直没有发话,就像是完全听不到宋修竹的话一般。

    其实今日他皇族是并不想掺和进这样的小事儿来的,要杀一个宁子初那也未免太简单了,直接派些杀手去不就行了?还非要他以自己的名义将人给请到雍华殿了,也未免太看得起宁子初了。

    只是,巫族的那个人去用了足以让他心动的筹码来使他同意了这件事情。

    向来,那个人也是为了巫凤舞才会出面吧。

    穆清雅似乎不想跟他们多话了,她扭过头,恶狠狠地瞪向宁靖锋,“你还不让你的人出手!”

    被穆清雅这么一瞪,宁靖锋虽然不想作出头鸟,但是他还得依附于穆郡王府,所以便一招手,一群黑衣人便轰然而出,散开将宁子初等人包围在了中间,刀剑相指,杀气腾腾。

    “初儿,别怪为夫狠心,这世道实在是留不得你啊!”宁靖锋看着宁子初,竟然还挂着一副虚伪的表情。

    “留不得你妹!假惺惺的装给你祖宗看呢!”看着宁靖锋那夫妇俩那恶心的嘴脸,夏侯渊啐了一口,冷冷看着黑衣人等收缩包围圈,手中的刀剑直指着他们。

    被夏侯渊这么一骂,宁靖锋脸都黑了,他没说话,只是一挥手,那黑衣人便朝着宁子初他们冲了上去。

    就这么一些黑衣人,他们倒是不害怕。

    将宁子初和非离护在圈内,非肆等人穿梭在黑衣人之中,让他们分毫靠近不得!

    几乎是几个呼吸之中,那一群的黑衣人便被非肆几人给解决掉了。

    “一群垃圾!”非肆抹了抹手中的剑,呵呵冷笑了一声,语气之中的嘲讽显而易见。

    他们在邪祟面前或许毫无招架之力,但是在这些黑衣人面前的确是能以一当十的。尤其是他们这半年来拼死拼活地修炼,就是为了能有一天将这些所有有杀害他们小主子的嫌疑的人都给杀了,为他们的小主子和主人报仇!

    现在,小主子回来了,他们更是要为了小主子而战!

    见宁靖锋的人竟然都被宁子初带来的人一剑给挑了,穆清雅怒火腾腾,最后看向自己的父亲。

    “出手吧。”穆郡王缓缓开口,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带来的人竟然这么快就得出手了。

    又是一批黑衣人轰然而出,看那身上的气势,倒是比宁靖锋带来的那一批废物要凛冽得多。

    非肆等人知道这一批人不好对付,互相看了一眼,便调整了气息又怒然冲上。

    “他们这是要车轮战!”看着一批一批倒下的黑衣人,夏侯渊暗骂了一句阴险狡诈。

    “小心些,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宁子初嘱咐玩身边的人,一扭头,便对上了巫凤舞那淬了毒汁的眸子。

    有巫族在的地方,恐怕那些奇奇怪怪的恶心玩意儿不会少。

    但是这会儿他们也并没有太大的惧意,出行之前,六月堂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应对之法,所以那些恶心的蛊虫玩意儿是怎么也不可能使到他们的身上。

    只是很奇怪,宁子初觉得那奇怪的感觉并非是从巫族那边传来的……

    她眯了眯眸子,恐怕这一行会比他们所设想的要更加凶险了。

    回过神来,宁子初便看到两道黑影倏忽而动,直直朝着距离他们最近的非肆而去。宁子初大喝:“非肆!快退!”

    轰!

    一掌如狂风暴雨般砸来,非肆反应过来便立即用最快的速度躲闪开,但还是被几分掌风给扫到,顿时,他的身子轰然砸出。

    可饶是如此,穆俊良显然是想要取非肆的性命,一掌不成,他又拍一掌!

    距离非肆最近的非易见状,也顾不得其他,立即抽身而起,挡在了穆俊良面前,以掌相迎。

    “刺啦——”

    一声衣裳破裂的声音响起,非易与穆俊良对掌的那一只手的袖子轰然裂开。紧接着,非易的身子又轰然后飞,一口腥血在空中留下了一条血色弧度。

    非易非肆两人受伤了,夏侯渊和宋修竹立即冲上前去,两人联手,倒是将穆俊良给暂时拦了下来。

    非离和非郢则是护在宁子初身边,寸步不离。非郢虽然双目不能视物,但是他的听力却是惊人的,他的身手或许没有非肆他们那么好,但是让黑衣人他们近不得宁子初的身还是可以的。

    而那些黑衣人则是交给了林岩。

    死士分队长的身手自然不会差,对付几个黑衣人也是绰绰有余了。

    而周寻则是去对付另外的一道黑影——宁靖锋。

    原本周寻以为一个家族的家主身手应该挺不错,但是没想到,他只用了三两招,便吧宁靖锋给逼退了。

    他原本想直接取了宁靖锋的性命,倒是没想到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蓝色身影冲来,直接将他的剑给截了下来。

    他定睛一看,是宁越廷,却也没有犹豫,直接提剑冲了上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