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7章 我才不后悔呢

    紧接着,孙道全想起来了,杨氏给他出这个升官的主意之前说了,让他答应她一个条件。

    只不过当时他一心想着杨氏有什么计策,也就忽略了这件事。

    可现在仔细想来,当时杨氏并未具体说是什么条件。

    以他对杨氏的了解,她不会糊涂到不说出条件,可她当时没说,那一定就是故意的。

    她故意这样做只有一种可能,是因为她了解他,知道他一心想着升官,若是知道有一个升官的好计策,定然是不会放过的。那么他情急之下,自然不会深究这个条件是什么。

    可杨氏当时故意不说这个条件,便可以想见这个条件并不那么容易办到,甚至有些阴损。

    如若不然,杨氏一定会先说出来这个条件,之后才说出那个升官的妙计。

    这么一想,孙道全就把里面的弯弯绕想明白了。

    紧接着他就明白过来,杨氏这是摆了他一道,因为杨氏的这个条件肯定不容易办到,估摸着他兴许会不同意。可如果他真的说了不同意,杨氏就会以他升官这件事来要挟,毕竟,只要这件事捅到孙丹樱面前,那么他刚刚升上来的官就被变成一场空。

    彻底想明白之后,孙道全的酒就全吓醒了。

    哎呀,这个毒妇,当真是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把他算计得明明白白的。

    不过,孙道全也不是吃素的。

    他想了片刻,便决定继续装醉,含糊道:“什么条件啊,我记不得了,你提醒我一下。”

    杨氏攀着孙道全的胳膊靠了上去,语气亲昵:“老爷,等过了六月,咱们家丽美就及笄了,你就没想过给她找一户好人家?”

    “自然是要找的。”

    “那就是了。我觉得逍遥王就是一个极好的对象,他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是长得好啊,又是一等亲王,有权有势,以前又做过皇帝,官场上的人谁不卖他几分薄面……”

    杨氏嘚啵嘚啵说了一大串,说得孙道全冷汗都下来了。

    天哪,杨氏竟然上了逍遥王,想让逍遥王娶丽美?能想出这个,这得多大的脸和胆子啊!

    这件事他可不能答应,可他若是不答应,杨氏肯定会去孙丹樱面前拆穿他,那么他刚升上来的官就要泡汤了。

    唉,答应不行,不答应也不行,该怎么办呢?

    孙道全犯了难。

    杨氏见他不答复,便向他,提醒道:“老爷,你怎么不说话啊?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孙道全的脑袋晃晃悠悠,晃了半天觉得装醉真是一个好主意。

    对啊,他应该答应,为什么不答应呢?若是不答应杨氏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不如就答应了。

    可若是日后杨氏筹谋不成,事情败露,那么他也有话说,他醉了啊,喝醉的人说了什么话如何能记得呢?又如何能当真呢?

    不过片刻间,孙道全就为自己想好了后路,于是对于杨氏的这个条件,他便大手一挥答应了。

    见他答应,杨氏心中大喜,连着恭维了孙道全许多好听话。

    孙道全的官职多年不升,已经好久没被杨氏这般重过了,当下他的心里便十分爽快,他想好了,杨氏若是事情败露,他定要和杨氏划清界限。反正他就是要一口咬定自己喝醉了,全然不记得自己说过了什么,抑或是答应了什么,而杨氏听了他的醉话当了真,那是杨氏傻,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为自己想好退路之后,孙道全试探着问道:“可如今逍遥王一心重丹樱,怎么会愿意娶丽美呢?”

    杨氏殷勤地为孙道全捏着肩膀,道:“这还不简单。听闻这位逍遥王已经让礼部的人开始准备婚礼,那这第一步就是要找媒人上门提亲,紧接着是问名,到时候我便将丹樱的生辰八字改一改,改成一个和逍遥王不对付的。皇室的人最注重这个,若是知道丹樱的生辰八字专门克他,逍遥王自然就不会娶她了。”

    “夫人妙计。”孙道全附和道。

    反正他现在醉了,说什么话都不用负责任,索性就顺着杨氏说了。

    与孙府一墙之隔的隔壁,燕皇牵着孙丹樱的手在院子里散步。

    夜晚凉风习习,别有一番滋味儿。

    晚风送来茉莉花淡雅的香味儿,沁人心脾。

    这时,燕皇提议道:“凌寒在城外有一处庄子,里面种了不少的甜杏,如今正是成熟的季节,之前不是说要出去玩几日吗?便去那庄子如何?”

    “好呀。”孙丹樱欢快道。

    如今他们的婚事交给礼部的人打理,反倒是他们自己没什么事情可做,如此一来出去走走转转也是极好的。

    于是第二日,燕皇便带着孙丹樱一起去了城外的农庄。

    这农庄极大,十几亩的地里都种着杏子,远远望去,碧绿的树叶间镶嵌着一颗颗黄色的杏子,像是一粒粒宝石,格外吸引人。

    远远地到这些,孙丹樱便格外兴奋,拉开车帘朝着外面去,边便说道:“一会儿我爬树给你摘杏吃!”

    燕皇差点儿惊掉眼睛:“你还会爬树?”

    “那是自然。若是论爬树,你未必比得过我。小时候家里穷没什么吃的,我就去树上掏鸟蛋煮着吃,你吃过鸟蛋吗?很好吃的。”

    燕皇一时无言,他倒是不知,她还有过那样困窘的时候。

    孙丹樱不以为意,只一个劲儿说着自己童年的趣事。

    说着说着,他们便到了农庄。

    孙丹樱飞一般下了马车,直奔杏林而去。

    等到了树下,她便脱了鞋袜,往树上爬去。

    燕皇站在树下,目瞪口呆。

    孙丹樱却已经利索地爬上了树,她居高临下地着他,道:“现在我这样,是不是后悔要娶我了?”

    燕皇咧了咧嘴,连连摇头:“鬼扯,我才不后悔呢!”

    他甚至觉得,现在的孙丹樱才是生动的,不像是从前,什么都一板一眼,连对他笑的时候都是中规中矩的,客气又疏离,不像是两口子。

    可现在,他突然找到一种两口子之间的相处方式了。

    这么一想,燕皇就有了一个想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