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一年

    “你说得对,只是我欠的,却要麻烦你,我…”

    “我们是一家人,不用分得这么清楚,爷爷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也了解。”

    楚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

    当天下午,楚老爷子在苏家吃过饭才离开。

    回到干休所,他就给京都那边打了个电话。

    第二天,白文军和白文瀚两兄弟早早的就来到苏家,各自手里都还拎着东西。

    “苏大夫,谢谢。”

    “不用,我并不是因为你们。”

    苏东篱的表情很冷淡,说了一句,就独自开车去了第一医院。

    她这样的态度,搞得白文军两兄弟也是一阵的无奈。

    不过,她既然答应了治疗,这就是好事,至于态度什么的,他们到是不会太在意。

    两台车子先后进入第一医院,苏东篱下车之后,径直就朝住院部走去。

    白文军两兄弟快步跟上。

    病房内,苏东篱也没有一句废话,快速的给白老爷子做了个检查。

    “你们出去在门口守着,我不叫不准任何人进来,包括你们。”

    白文军本来还想询问一下情况,但见到她那冷淡的脸色,那已经涌到喉咙话又吞了回去。

    只能点头应声,随即两兄弟招呼上其他人一起离开了病房。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病床上的白老爷子缓缓睁开了双眼。

    “你就是苏大夫?”

    “是。”

    苏东篱点了点头,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递过去。

    “吃下去。”

    白老爷子目光移动到丹药上。

    一股清凉的药香飘动出来,光是嗅了两口,他就感觉自己身体好像恢复了些许的气力,整个脑子好像都轻松了不少。

    “这是什么?”

    “想治病,就别废话。”

    苏东篱平淡的声音再度响起。

    见她这态度,白老爷子心里很不满,但是他也知道前几天发生的一些事,到是没有多说什么。

    缓缓的坐起来,依言将丹药接过来,丢入口中。

    而就在他服下丹药的一瞬间,苏东篱的手一动,只是眨眼的时间,就见一根白色的针已经扎入了白老爷子的头顶大穴。

    两根如同青葱的手指微微捻动,一股纯净的真元力,顺着白色的造化神针进入他体内。

    有真元力的帮助,那没丹药的药效很快就散布了白老爷子的全身。

    一股暖洋洋的感觉由内而外的释放出来,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感觉,占据了他的整个意识。

    随着这暖洋洋的气流不断的加重,白老爷子已经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久违的力量正在他体内复苏。

    震惊,太震惊了。

    此时此刻的他彻底是被苏东篱这一手,化腐朽为神奇的医术震惊了。

    甚至说都找不到用什么语言还形容自己内心的震惊。

    他还在震惊的时候,苏东篱捻动造化神针的手微微一顿,下一刻,造化神针凭空消失,回到了她体内丹田。

    真元力消失,那种暖洋洋的感觉,也慢慢的消失,不过那回到他身体的力量感却没有消失。

    “你的病有多重,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医术只是医术,并非逆天续命之术。”

    白老爷子已经从刚才的震惊重清醒了过来,听到她这话,也是连连点头。

    “所以,你只有一年的寿命,换而言之,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你能跟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不会在被病痛缠身。”

    “只不过一年之后,你会立即死去。”

    “一年?只有一年吗?”

    白老爷子的眉头微微一皱。

    见状,苏东篱的脸色有些不爽,淡淡的开口道;“要不是我,你最多只有一个月可以活,而且还是在病床上躺着死去,现在给你正常人的健康,你还不乐意?”

    “不不不,不是不乐意,只是这一年的时间,实在是有些太短了。”

    “苏大夫你医术高明,你看能不能再多给我一年的时间,只需要多一年。”

    闻言,苏东篱嘴角路出嘲讽的笑。

    “你当我是什么?生命不是买菜,不存在什么讨价还价,你要是不满意,那也没关系,我现在可以让你变回刚才的样子,你可以去找另外的高手来帮你续命。”

    “这…”

    长期病痛的人,尝试到了健康的感觉,谁还乐意回到以前那病怏怏的样子?

    他也只是一年的寿命,实在是有些太短了。

    见他还在挣扎,苏东篱都懒得在搭理他。

    “我该做的已经做了,你要是不满意,三天之内你可以去找我,我帮你恢复成刚才那副样子。”

    说完,她也没在病房久留,直接转身来到门口。

    打开病房门的一瞬间,白文军等人都围了上来。、

    “苏大夫…”

    白文瀚的话还没有说完,苏东篱便让开身形。

    “自己看。”

    丢下一句话,她便径直朝楼下走,要不是楚老爷子开口,她压根就不会过来,所以现在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她也懒得废话。

    至于说这次的治疗费,她相信白文军他们也不敢不拿。

    出了住院部,她径直开车离开。

    而在住院部楼上,白老爷子的病房里,白家的所有人看着已经能自己下床,在病房里缓慢来回走动的白老爷子。

    无一例外都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这这…”

    白文瀚是许久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忙活帮老爷子治病的事,所以他对老爷子的病,到底是什么情况,可以说非常的清楚。

    可以说此时在场的人中,他是最了解老爷子的病,甚至比他家老爷子自己都更加了解。

    正是因为了解,他才会被眼前这一幕震撼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神医,这才是真正的神医,这一手化腐朽为神奇的医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白文军也很激动。

    相对于他们的激动,白老爷子到时显得平静了许多,因为他刚才就已经震撼过了。

    加上知道自己只能活一年,这也算是一块石头,压在他心底。

    人就是这样,不知道自己的寿命,和知道自己寿命,心态会完全的不一样。

    察觉到他的神色不太对,白文瀚开口问道;“爸,你的病好了,这是好事,你怎么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

    白老爷子叹息了一声,倒也没有隐瞒,直接将苏东篱给他判定的时间说了出来。

    “什么!”

    “怎么会这样?”

    在场的白家人都是一怔,呆呆的望着白老爷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