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圈套

    她不吭声,对于一个变态来说,他有十万种不同寻常的理由。

    他倒不介意,直接给出了答案:“记得小的时候,我们家里有一只大花猫,大花猫大多时候都是在院子里晒太阳,打瞌睡。兴致来了的时候,它会去逮老鼠,它逮了老鼠来并不急于咬死它。而是一直陪着老鼠在那边玩耍,直到大花猫玩腻了,它才成为猫的美餐。其间老鼠以为自己有机会,数次企图逃跑,但是它不知道,自打它第一次进了大花猫的嘴,它就注定就没有逃跑的机会。”

    他将电筒光收了回来。

    “姑娘,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你这个猎物的智商还不够,将自己主动送到猎人的面前。倒让我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不过,没关系,我还是愿意陪你玩一玩的,记住,我奉劝你不要有别的想法,因为你是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从多少年前开始就注定了这一个结局。”

    一道白光从窗户外头打了进来,接着一声闷雷,一阵急雨倾盆而下。

    那道白光映在他的脸上,特别地难看,他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来。

    伸手摸了摸她额头上的伤痕,那里在隐隐地作痛。

    “真是可惜,多么美好的一张脸,要是留下一道疤可就是好看了,我得去给你买点药来敷上。哈哈,这么一个美好的夜里,不做点什么,愧对于我这么一个城市猎人的称号。只是短暂的再见,姑娘,你可别太想我喔?”

    看着那个人影消失在门口,她并没有挣扎,她知道她挣扎没有用,只是徒劳而已。

    她想喊来着,最后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个地方,这样的一个天气,这样的一个夜里,只怕是她喊破了喉咙也不可能有人听得见的地方。

    这一座旧城,陷在一片水泽里的旧城,犹如鬼城一般的存在。

    她唯一能祈祷的是,那个人不要那么快回来。

    还有其它房间里的那些人,他们不见了这么久,他们的家人一定报了案,希望警方能够找到这里来。那么她就得救了。

    但她知道,这种希望微乎其微。

    她所要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活着。

    雨越来越大,是这样的,雨总是在夜里下得更欢实一些。

    这一场雨下起来就没有停歇过一回的。

    她靠坐在立柱边上,思绪飘到了一年前。

    那天,她醒来的时候,在c市郊区路家那一栋小楼里。身上穿着一件漂亮的婚纱。

    但她却是头痛欲裂,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那天她第一眼见到就是路征,他一身笔挺的西服,坐在自己的身边,关切地看着自己。

    她迷茫地问路征,她是谁,而他又是谁。

    她记得那一天,路征特别关切地问她怎么啦?

    他说:“你是我的新娘秦小漓啊!你只是在婚礼上昏倒了而已,为什么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呢?还有我,你怎么可以忘记我是谁了呢?”

    那之后,他带着她去了医院检查,医生说她这个情况很罕见,身体各项机能都很正常,她唯独丢失了自己的记忆而已。

    说真的,她很苦恼,活了二十多年以来,结果自己却对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了解。

    更可怕的是,她对于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陌生。

    包括自己的亲生父母,看着他们在自己身边关切的样子,她就很痛苦。

    路征,他确实是一个称得上十分周到的丈夫。

    他很有耐心,他带着她去了她以前生活和学习过的地方。

    还有他们相知相识相惜的地方。

    路征说,她和他从小就认识,可以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他说他永远记得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就是在那一所院子里。

    她父母带着她来他们家来作客,那一天,他和他们家的那只大黑狗都被她给征服了。

    那之后,她的身影就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一驻就是很多年。

    一本相薄,里面记载着他们两个从小到大的生活点滴。

    小的时候,她还是一个胖女孩,那张照片上,她笑得很开心,她的身边那个文质彬彬的小男孩可不就是路征吗?

    还有后来,不同时期他们在一起的合影,见证了他们的生活点滴。

    还有那个婚礼上的视频,她在父亲的牵引下,慢慢地走向路征,两个人互道誓言,深情凝望的时刻,每看一回,她都热泪盈眶。

    路征也陪着她看了婚礼上的视频,陪着她一起笑,一起流泪。

    他说,他从来没有那一个时刻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如此这般,她有绝对理由相信路征就是她这一生最爱的男人。

    健在的父母,疼爱自己的新婚丈夫。

    她觉得自己真没有用,她的人生这么幸福,她为什么要在那么重要的时刻,将一切都忘记了呢?

    路征非常自责,他说这都怪他。

    他说,是婚礼的前些天,他们在布置婚房的时候,她太辛苦了,楼上楼下的跑。

    那一天,她脚下打了滑,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了下来。

    当时她只是觉得头有一些疼,以为缓一缓就没事了,他自责为什么要让她那么辛苦?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带她去医院检查?

    一定是摔下来的时候,碰到了大脑里的某个部位,导致她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事情。

    她也很自责,因为自己的事情让一家人都那么担心。

    她劝解路征,说这样也好,让她可以重新认识到他的好,他们之间再谈一次恋爱,岂不是更美好?

    路征的事业重心在国外,他说那一次他只是和她在国内办的婚礼,也是给她父母一个交待。

    后来,路征带都着她去了费城,在费城,在路征姑妈的见证下,他们又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婚礼。

    路征说,国外的医疗水平更发达。他带着她去了最好的医院检查,但国外的医生同样无能为力。

    只是说,如果有奇迹的话,她的记忆也许会在某一天就会恢复。

    也有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恢复了。

    她倒是无所谓了,记不记得以前又有什么不同呢?现在她所记得的全是她生命中的美好。

    也许,以前的记忆里,会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也不一定。

    所以说,福兮祸兮,谁又能说得清呢?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