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节 迫近x的x阴谋 5

    汉弗拉:“你想的太多了。”

    “再让他们继续讨论下去,把话题转移到‘如果我们遭遇类似的情况,应该如何应对和处理’。在这之后,他们就会发现:这种做法只是在对方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才有效,只要对方不那么贪婪,或者有了准备,有了提防,哪有那么容易相信的?”

    “另外,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获得好处。如果团队通过别的方式能让他们来获得好处,他们还会这么关注这种做法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擅长诡计的。通过各种团队内部的工作,堂堂正正、简简单单的获得好处,对他们来说,既轻松,也不会有什么隐患,不是很好吗?”

    特尔特杜:“但愿事情能像你说的一样。”

    “那么,什么时候安排他们出发?”

    汉弗拉:“这样...让他们再讨论两天,后天出发吧。”

    6月25日阴

    中午时分,火车站的站台上,特尔特杜看着远去的列车,表情焦虑。

    在他身旁,汉弗拉正看向远处,一座大楼的方向。罗波则打量着自己的两名同伴,也显得有些忧虑。

    片刻之后,汉弗拉把视线从那座大楼上挪开:“好了,他们走了。我们回去吧。”

    特尔特杜轻叹了一声。

    “你说的这种...有关防御这种任务的讨论,没起到什么作用。他们在讨论过后,反而认为,应该趁着敌人没有防备,应该会上当的时候,抓紧时间行动。”

    这样说着,他叹息了一声。“这样做真的好吗?”

    汉弗拉:“你指什么?”

    特尔特杜:“如果他们到目的地之后,就开始试验这种做法...把原住民当做试验对象,可怎么办?”

    “另外,如果郑家,或者别的什么人有什么行动....”

    汉弗拉:“不是还有原住民士兵可供调遣吗?据我所知,他们有一些战斗力甚至很强。”

    特尔特杜摇了摇头:“那些人,哪像我们自己人一样?怎么可能信的过他们?”

    汉弗拉:“现在又不会拖欠他们的工资了。”

    特尔特杜看向他,一幅忧虑的模样。

    “这几天,外面的很多人都在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如果了解了,说不定也会在当地开始试验。”

    汉弗拉:“你怎么对他们说的?”

    特尔特杜:“我告诉他们,郑家有些人试图冒充成我们的模样,混进我们的队伍,挑拨大家之间的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重要的是安心工作,完成任务。之后,通过对科学城的建设和研究,团队和大家都能获得很大的利益....”

    “但是,有些人似乎不是很相信。”

    汉弗拉:“不相信...那也没办法。”

    这样说着,他看向罗波。“之后,需要你多操操心,关注好他们的情况。”

    罗波点点头:“这个我做了安排。有些工作,可以通过这里的情报人员来做....”

    汉弗拉:“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罗波:“恩,不会。”

    他们这样聊着时,特尔特杜摇了摇头,走向了远处。

    罗波:“比起这个,我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各处的情报。”

    “在外面,哪儿有油水、哪儿有破绽、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对敌动手而不会招致麻烦....这些,都需要汉国的情报人员来提供---天知道他们提供的这一类情报是真还是假?”

    汉弗拉:“对外的情报,他们没有理由对你说谎吧。”

    “你是负责领导他们的官员,他们本来就应该服从你。如果你的命令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可能会做些手脚,但是,如果外国的情报也涉及到他们的利益----那么,你清理掉一部分人,完全没有问题,没人会说什么。”

    罗波:“现在,团长的地位也稳固了。”

    汉弗拉:“对,正是这样。”

    “在清理的同时,听话的那些,多给一些好处。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理由不听你的了....需要资金的话,打个申请就是,不需要通过团长,我跟那位蒙大人说一声,他没有理由不答应。”

    罗波:“那就多谢你了..我们回去吧。”

    于是他们并肩往出站处走去。之后,罗波像是想起了什么,快走了几步,喊了特尔特杜一声。

    在这个瞬间,他们的身后有一道红光闪过。之后,只听‘噗’的一声,汉弗拉的右肩处冒出了一团血花。

    他随即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跌倒在地,发出一声闷响---并没有叫出来,像是已经失去了意识一样。

    一旁,有人发出了尖叫声。随后,回过头的罗波看到了这一幕,在露出惊讶表情的同时,他马上趴在了地上。而远处的特尔特杜,则怒吼了一声,狂奔了过来,护在了汉弗拉身前。

    之后,确认没有再一次的攻击出现,他才看向倒在地上的汉弗拉,一脸震惊。

    这时,罗波也站起身,跑到汉弗拉身边,看了看他的状态。

    “他没死。”之后,罗波在特尔特杜身后这样说道。“刚才,有一道红光闪过...”

    特尔特杜看向他,先是惊讶,之后眼神里浮现出了浓浓的警惕。这时候,旁边的警察也赶了过来。

    “我们送他去医院吧。”罗波说道。

    于是他们迅速的行动了起来。汉弗拉被送到了医院,开始了救助。约莫一个小时后,他醒了过来。

    随后,探病的人纷至迭来。宰辅府的职员们,吏部的职员们....他们,以及他们送来的花篮和水果,很快堆满了病房。有些人,围在汉弗拉身边,不停的嘘寒问暖。

    汉弗拉并没有因为受到袭击而改变态度,而是从容的和他们攀谈起来。在语言中,他偶尔提及了几次之前对宰辅府的袭击,以及火车站旁边大楼里,一些最近常去郑家的官员正在聚会的事情。

    这样说完,他又进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前的事件之后,大家都相信郑太傅的诚意,这次袭击应该不会是郑太傅做的’、‘自己的地位并不重要,袭击自己也没有意义’等等内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