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激将之法

    “老夫自然是能理解的,但老夫更知道,若是老夫……绝对会把战队的事情放在首位,毕竟你身份不同。你代表的是战队,你的进步其实就是战队的进步。再观你之所为,可见你心中亲情太甚,不适合老夫的博弈之术,莫说你来晚了,就是你准时过来,老夫也不会教授……”

    “可是,前辈……”苒燃有些无奈,想再次争取,低声道,“莫非前辈就能放弃亲情……”

    不等苒燃说完,棋生斩钉截铁道:“不错,若是战队的事情和亲情的事情放在一起,老夫必然是要选择战队的事情,毕竟战队的安危关乎仙界安危……”

    棋生刚说到此处,苒燃眉头一扬,低头看看自己的甲胄,一个赤红的传讯仙器正发出刺目的光耀!

    苒燃毫不迟疑的将仙器拿起,仙诀打入之后,微闭双目细听,约是片刻他的脸色大变了,低呼道:“怎……怎么可能?”

    说完,苒燃抬头看向棋生道:“前辈,界冲之地被敌人攻陷,我浩辉战队十数步耀,甚至越啸都被困住,战队传讯让晚辈立即回去……”

    “嗯……”棋生摆手道,“你且去吧!”

    苒燃施礼告辞,刚要转头飞走,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棋生道;“前辈,若是晚辈刚刚听得无误,前辈似乎说过……当以战队安危至上,毕竟战队的安危关乎仙界安危吧?”

    棋生愣了,似乎明白苒燃要说什么,不过他转念一动,笑道:“怎么了?”

    “前辈……”苒燃单膝跪倒道:“传讯中说得明白,我战队被敌兵围困,想必敌方是有极其厉害的行兵布阵者,否则也不可能困住越啸帅。战地十万火急让晚辈回去,就是想借助晚辈在前辈这里所学。可实际上,晚辈什么都没学!晚辈不怕牺牲,但晚辈怕让战队失望,让更多的袍泽丧命,所以晚辈恳请前辈随晚辈返回界冲之地,救战队那些陷落敌阵的袍泽!”

    “唉……”棋生叹息一声,苦笑道,“老夫随便说的话……倒是把老夫自己装进去了!老夫若是不去,以后还如何见人?”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苒燃大喜了,说道,“前辈今元日什么都没说!前辈放心……”

    “稍等……”棋生略加思忖,探手拿起一个墨仙瞳写了些什么,随手布下仙禁,将墨仙瞳和一个传讯仙器留在这里,说道,“走吧,希望老夫能给你再找一个帮手!”

    苒燃哪里还顾得上问棋生再找的帮手是谁啊,催促棋生道:“多谢前辈,请……”

    再说太古仙界碎片之内,还不等萧华把目光从日月两部星将身上移开,“嗡嗡嗡……”四方天际,星光如火般燃烧,金水火土四部星将扬手间十六道飞剑破空,这飞剑并非袭向四季剑阵,而是在带起数不胜数的仙器,这些仙器莫不是闪动星晕,随着十六口飞剑流转。

    不过是数息,星晕凝做星河在四部星将之间略加流转,汹涌澎湃的扑向木部星将!

    “该死……”眼见此等阵相,莫说萧华了,就是冬季剑阵头前的魔尊弑也咬牙乱叫了,“这二十八星宿大阵居然还隐含五行之道!”

    “何止是五行之道?”萧华按捺住飞起前往春季剑阵相助的冲动,咬牙切齿道,“金木水火土五部之上,还有日月两部,若是可能,还要催动七星大阵呢!”

    “二十八星宿大阵怎么有如此之多的变化?”魔尊弑有些骇然了。

    “你这厮!”萧华在心里骂道,“你吞噬了多少魔阵?而且你本是还是魔阵阵灵做根基的,这些都不清楚?”

    “大哥……”魔尊弑有些委屈道,“您老吃仙丹……还要知道仙丹怎么祭炼么?”

    萧华听了,也忍俊不禁了,笑道:“怕了你!你要记住,这仙界之仙阵,除了基本的太极阵、两仪阵、三才阵等等,还会有复合大阵,这些大阵是基础阵法的叠加,比如星空万域河洛混元大阵,内中就有三才阵和四象阵,甚至还有戮仙剑图。而这二十八星宿大阵,仅从目前来看,就能演化四象、五行,七星,说实话,五行、七星这都是可以推演的,只有四象隐藏的较深……”

    “那大哥还如此惊讶?”魔尊弑有些不解了,不过随即的他又心里笑道,“莫非是……”

    “莫非个头!”萧华低骂急忙关切的看向春季剑阵。

    星宿大阵的五行演化看起来转瞬,但真正催动起来倒是跟四季剑阵的速度相似,根本快不到哪里,毕竟星阵对剑阵较量的不仅是速度了,更关键的还是威力!

    其实在星宿大阵的演变时,春季剑阵的时间涟漪已经入沁人心扉的春风,悄然刮到了夏季剑阵!

    夏季剑阵人数跟春季剑阵一样,但弟子又多是男仙,当先掌阵的掌教老爷是雷霆真人,最后镇后的掌教老爷是龘真人,眼见春风吹起,春花烂漫了,雷霆真人心头微微发急,转头看向已经镇守夏季立夏节气的无情。

    无情不敢怠慢,略微催动剑意,虽然没有天象变化,那如春风徘徊的时间涟漪骤然加速,从春季剑阵第三次撞入夏季剑阵,一股子炎热莫名生出!

    此时,星宿大阵五行之力刚刚生出,星力状若浪潮以相生方向涌向甲乙木部,每过一部都会卷走一部星将和星兵凶魄的力量。

    无情身后乃是立夏的三候战队,当先一个是初候蝼蝈鸣,执掌战阵的是身材略矮小,眉清目秀的宋小笛。

    感觉燥热涌来宋小笛心底生出难言的感觉,就好似眼前有条不可以逾越的荆棘,自己只要一跳进去就会被刺伤,他不仅体表生出鸡皮疙瘩,就是握剑的双手手心也生出汗水。

    这对一个真仙来说,实在有些反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