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越冬以眠352,黎越铠和叶画的婚姻观

    第1279章,越冬以眠352,黎越铠和叶画的婚姻观

    她和覃竟叙的相处挺简单的,也不会刻意的在对方面前美化自己,自然就会多了解一些了。

    他没有再塞回去,而是把钥匙和卡都摆在了茶几上,“难得。”

    她没跟上他的思路, “嗯?什么?”

    “以前,你总是迷迷糊糊的,根本不懂看人,在你眼里,基本上什么人都是好人,说起来, 在各方面都有进步了。”

    “也……也不是……”

    她觉得她还是没有变。

    只是,覃竟叙好懂而已。

    但这句话,她没说出来。

    黎越铠看了眼窗外,往外面走,“外面雨停了,风也不大,要现在回去吗?”

    她忙说:“好。”

    “路上小心。”

    “ 嗯,再见。”

    再见。

    董眠刚想开门,黎越铠忽然又叫住了她,董眠不解,回头看他,“还有什么事吗?”

    “以后,常回家看看,黎家的长辈,是我和你共同的长辈,都是我们的亲人,既然是亲人,就不该太疏远了。”

    董眠心一动,鼻头涌上了一股酸意,“……好,我知道了。”

    董眠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说:“谢谢。”

    她感谢他这么多年来对他的照顾,也感谢他由始至终都这么关心她。

    还是那句话,到目前为止,他还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那个人。

    也或许,她以后都不会有一个她这么好的人,永远在她身边照顾她了。

    黎越铠笑:“不客气。”

    董眠走了。

    黎越铠目送她离开。

    在她的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后,他也出了门,车子渐渐的跟上了董眠的车子,一直到她进去了邱家所在的小区之后,他才驾车离去。

    途中,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 妈?”

    “ 哎,小铠,你在哪?晚上回家吗?”

    “ 回,现在在路上。”

    “好,路上小心点。”

    “ 嗯。”

    那边没挂断话,也没再说话,黎越铠主动问:“妈,你想说什么?”

    倪舒忙笑着说:“是这样的,刚才我和叶家的人聊了一会,叶太太说她女儿对你印象不错,不介意跟你试一试,妈也觉得这个叶画很好,就打个电话来,问一下你的意思。”

    “我都可以。”

    “都可以?你的意思是……”

    “ 嗯。”

    倪舒简直要喜极而泣了,“好好好,那妈现在就联系一下叶家那边,跟他们说一声。”

    “ 好。”

    十多分钟后,黎越铠回到了家里。

    他一回到家,倪舒就走了过来,“小铠,妈刚才跟叶家联系过了,我和叶太太的意思都希望你们年轻人尽早约个机会见一见,大家好好聊一聊,培养培养感情,你觉得呢?”

    “嗯。”

    倪舒别提多满意了,笑道:“这个是叶画的私人号码,小铠,你记着,你是男孩子,要主动一点。”

    “  好。”黎越铠看了眼另外两位长辈,“那我先上楼去了。”

    “去吧去吧。”

    倪舒看着自己儿子的别硬,眼眶泛红,“真是老天开眼了,我们小铠,终于走出来了。”

    黎靳北也看得出来儿子是真的想去相亲,他也很高兴。

    黎老爷子推了推老花镜,笑了。

    ***

    黎越铠上楼,洗了个澡,出来后,看到他母亲塞给他的纸张,他拿了起来,给叶画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黎先生。”

    叶画很快接起了电话。

    黎越铠废话也不多,直入主题,“嗯,明天有空吗?一块吃个饭?”

    “ 好。”

    “ 先这样?”

    “嗯。”

    “两人挂了电话。”

    把电话扔到另一边,黎越铠躺在床上吸烟,任凭烟雾四散,遮挡住他的脸。

    翌日中午,黎越铠下楼。

    倪舒笑:“去和叶画约会?”

    “算是吧。”

    黎越铠勾唇,车钥匙往空中一抛,又准确无误的落回了手里,出了门。

    叶画显然也是一个很准时的人,他刚到,叶画就到了。

    叶画也是一个挺矛盾的人。

    她长相柔美,话却不多,骨子里,还住着一个女强人的灵魂。

    或许,搞艺术的人,都是矛盾的吧。

    “ 喝点什么?”黎越铠笑。

    “ 我自己点吧。”

    “好。”

    各自点了菜,茶水都换了一轮,他们都没有再开口。

    最后,还是叶画开的口,“ 黎先生,你今天赶时间吗?”

    “还好,怎么了?”

    “没事,我看你似乎不急。”

    “我确实不急,叶小姐很急?”

    “也不是,我今天的约都推掉了。”

    “所以,叶小姐是有话想问我?”

    “对。”

    她抿了一口水,说:“我平常工作忙,没时间谈恋爱,你是军人,平常也鲜少有时间在家,这点,是我答应今天到这里来的理由。”

    黎越铠点头,笑了,似乎是告诉她,他不讨厌她来这里的理由。

    “我对婚姻的要求不多,我只是希望能多一点自己的自由空间,如果我们真的成了,我希望就孩子方面,只要一个就够了。”

    黎越铠点头,笑:“可以啊。”

    说完,他看了她柔美的脸上一眼,“还有吗?”

    叶画摇头。

    “这么说,轮到我提要求了?”

    叶画点头,“你随意。”

    “我对婚姻的要求也不多,我仔细我孩子的母亲能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给自己的孩子足够多疼爱和关怀。”

    叶画一愣。

    没想到他们对彼此的要求竟然都是和孩子有关的。

    而且……

    他竟然如此在意孩子。

    黎越铠看她,“有问题?”

    叶画摇头,“当然没有,我自己的孩子,我自然是会好好照顾,好好待他的,我是工作忙,但我不是冷血。”

    “ 很好。”

    叶画相亲次数不低,却很少能像今天这样,有机会谈这么多自己的要求。

    因为,以往相亲,一般都是对方先提的要求。

    而她,还没开口,听到对方的那些要求,她就已经没有开口的必要了。

    “还有……”

    她想了下,又开了口。

    “请直说。”

    “该尽的义务和责任,我会尽量做到,我也希望你和你的家人对我不要要求太多。我说过了,我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忙自己的事。”

    “我也不是虐待妻子的变态狂,我只是找一个孩子的母亲,不是一个供我只配和发泄的人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