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0章,暮檐凉薄270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蔡文财的迷糊是蔡文财的心腹,对费远明的事也算知根知底,立刻找蔡文财。

    蔡文财眯眸,“你是说,费远明姓薄的女儿?”

    “对,她说来找你谈生意。”

    “她?”蔡文财哼了一声:“她比费远明那个女儿还小,这些年被费远明压榨得一文不剩,她有什么条件跟我谈生意?”

    “她既然敢来,或许是因为手头上,有费远明的把柄呢?”

    蔡文财依旧不以为然,“也罢,正好我待会有几分钟空闲,叫她过来吧。”

    “是。”

    薄凉被“请”上了候客室,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见到人。

    她也不急,安静的坐着。

    她等这天都等了这么多年了,自然不会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得。

    蔡文财在办公室里悠闲的喝着咖啡,他秘书提醒他,“总经理,费远明的女儿,已经等了您快一个小时了。”

    “怎么?不耐烦了?”

    “这倒没有,”他秘书说:“我觉得她气定神闲,那拿了手机出来玩游戏,好像也没有把见您这件事放在心上。”

    蔡总心一动,“哦?”

    “嗯。”

    “看来,还挺有心机,”蔡文财有了点兴致,起身道:“过去看看也无妨。”

    两人过去时,薄凉悠悠然抬头,起身态度随意,却也算恭敬的叫了一声,”蔡总。“

    蔡文财和她握手打过招呼后,仔细的打量着她,“薄小姐?”

    “正是。”

    “听说你来跟我谈生意?”蔡文财背靠沙发,翘起二郎腿,不以为然的问。

    薄凉废话不多,把手中的文件递到了蔡文财的秘书手里。

    蔡文财的秘书随即翻开看了起来,不过三分钟的时间,他的秘书脸色微变,“资料的内容,可是千真万确?”

    “当然。”

    秘书立即俯身到蔡文财耳边说了几句,蔡文财看薄凉的脸色也变了,却依旧很冷淡:“你所说的帮我,该不会就是让我把这件事闹大吧?”

    就算这件事闹大,项目都已经给人抢走了,他闹又有什么用?

    他可不多管闲事。

    再说,就算他闹,费远明这么精明,他一样有实力把事情掩盖住,他也奈何不了他。

    “对,”薄凉眯眸,“如果蔡总担心动不了费远明,如果再加上叶家呢?”

    蔡文财彻底变了脸色,“你还能动得了叶家?”

    薄凉不回答他,悠悠然继续道:“让他们狗咬狗,格局重新洗牌,蔡总不但能有重新拿到项目的可能性,没有了两家死对头,蔡总岂不是一家独大,好处多多。”

    说实话,叶家和费家没落,他一家独大,他做梦都想着能有这么一天。

    但……

    他哼了一声,“叶家和费家关系密切,他们也不是傻子。再说,费家对叶家还有救命的恩情在,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被挑拨?” “利益面前感情都是虚的,什么比得过利益二字诱人?”薄凉轻笑,“这么清浅的道理,蔡总不会不懂吧?还是蔡总以为,我今天过来,只是为了跟你侃侃而谈的?蔡总,我其实也很忙的,蔡总要是感兴趣了

    ,想知道计划详情,随时可以来找我。”

    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她的电话。

    薄凉说完,转身走了。

    秘书说了自己的见解,“总经理,我觉得她来头不小。”

    资料上面的内容,费远明肯定是遮盖遮盖再遮盖了,一般人可查不到这么私密的事情。

    “我知道,她有这些资料,她一个人也可以将它曝光,为什么要找上我?岂不是多此一举?”

    秘书恍然大悟,“那您的意思是,她在利用您?”

    “不,我们是互惠互利,她找我,对我也有好处,不过……做生意嘛,分多分少还有的谈。”蔡文财笑,“她比我急,我等她先亮底牌。“

    秘书了然的点头。

    薄凉刚走出蔡氏大楼,整个人爽快的吐了一口气,立即拿起手机,想要联系沈慕檐,忽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汽车喇叭的声音,薄凉分心看了眼,就见到沈慕檐坐在后座,含笑的凝视着她。

    薄凉激动不已,立刻跑了过去,沈慕檐也从车子里走出来,刚出来,就被薄凉扑了满怀。

    拨了拨她散乱的发丝,笑:“这么高兴?”

    “嗯,非常高兴!”

    除了报仇之日即将到来的喜悦外,她还有一股恍若重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畅快了。

    她喜欢。

    重要的是,他竟然在这里等她!

    她抬起装满星星的眼睛,“你……你什么时候到的?该不会是一直在等我吧?”

    “我带了电脑来,有电脑,我在哪都一样。”

    差不多是这个道理,但想到他一直在身边等她,薄凉心一动,脑袋埋在他的胸口,“嗯。”

    “这里不适合多留,先上车。”

    沈慕檐拉着她往车上走,薄凉乖巧跟上,到了车上,果然还见到沈慕檐摆在桌子上的电脑,薄凉只是看了一眼,见到页面还停留在她离开时的上面,薄凉心里一甜,抱住了他的脖颈,“你骗我。”

    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电脑上嘛,只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故意这么说的。

    沈慕檐回味过来,垂眸转移话题,“檐檐那边估计差不多了,我们去接他?”

    薄凉皱了皱鼻子,食指挑起他的俊脸,“别转移话题,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害羞了?”

    沈慕檐俊脸微红,“凉凉——”

    “我就知道。”

    薄凉心情愉悦到了极致,抱着他的俊脸,低头就亲了上去。

    沈慕檐愣了下,也不客气的回应着,薄凉主动的吻着他,主动的坐在他的怀里,热情得跟当年一样,在沈慕檐投入期间,她已经伸手把他夹进去裤子里的衬衫拉了出来,小手还在他衣服的纽扣上流连。

    沈慕檐爱她,哪里经得起她这番折腾?

    片刻间,他已满头大汗。

    可车上还有司机,司机就是不回头看,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沈慕檐努力遏制自己的邪念,勉强将薄凉从身上拉下来,声音沙哑道:“凉凉别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