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崽儿啊,我肺癌晚期,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滚回地狱,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康斯坦丁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刀片,放在了手腕之上,想想死得太慢改为放在了脖颈的大动脉上。

    “康斯坦丁,这是我听过最无力的威胁,你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附身安琪拉的曼蒙笑了:“难道你觉得我会心生怜悯,为了你的小命,放弃统治人间的机会?”

    “你当然不会心生怜悯,但你要想清楚,如果我死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曼蒙闻言愕然,是了,他还真承受不起康斯坦丁死去的后果。

    一直以来,康斯坦丁的灵魂都被地狱之主,也就是他神经质的老爸撒旦视为囊中之物,加了长期关注。

    如果康斯坦丁挂了,他的父亲撒旦会立马从地狱中走出,亲自到人间取走这个人渣的灵魂。

    届时,父子碰面,尴尬的大眼瞪小眼,恼怒的撒旦或许会给他留点颜面,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揍得他满地打滚。

    可一旦回到地狱,回到撒旦的主场,等待他的,将会是一场暗无天日的吊打,往死里打的那种。

    曼蒙并不害怕会被撒旦打死,作为地狱之子,他想死很难。说句不客气的话,即便是撒旦,想要杀死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但死不了恰恰才是最糟糕的,因为撒旦可以尽情施展才华,换上无数种手段花样来揍他。

    保不齐一万年的毒打之后,地狱又多出了几百上千种酷刑!

    想到这,曼蒙打了个哆嗦,悬浮在半空的身躯退后远离两步,康斯坦丁不能死,至少在他成功降临人间之前,绝对不能死掉。

    “呵呵呵……”

    见曼蒙想通了,康斯坦丁朝午夜递了个嘚瑟的眼神,挥挥手让他们赶紧滚蛋,晚了被曼蒙杀掉别怨他。

    而后,他兰花指捏着烟屁股扔在地上,狠狠一脚将其踩灭,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晃啊晃的,来到了曼蒙身边。

    换在以前,康斯坦丁绝不会这么做,但现在不同,他笃定曼蒙不但不敢杀他,还会主动保护他。

    “小曼蒙,你知不知道你选择降临人间的母亲是我女朋友?”康斯坦丁慈祥和蔼道:“要是你生出来,我将接下撒旦的盘,成为你爹!”

    曼蒙心头火气,他的确不能杀掉康斯坦丁,但这不代表他不能揍康斯坦丁。看到下方那张嚣张的嘴脸,很适合自己的手型,他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巴掌。

    没打下去!

    康斯坦丁将刀片架在自己脖子上,另一手对曼蒙勾了勾:“下来,站这么高干什么,安琪拉穿的是长裤,又不是裙子,你站再高我也看不到,况且我也看够了。”

    曼蒙深感羞辱,缓缓降下身躯,打定主意,靠近康斯坦丁之后,便折断他的双手,用他痛苦的哀嚎洗刷耻辱。

    康斯坦丁嘿嘿一笑,直接扔掉刀片,撩起自己的卡其色风衣。在曼蒙惊讶的注视下,他解开衬衫扣子,胸膛上用不知名颜料画着简陋的魔法图案。

    “自杀的魔法,只能用于自己身上,一旦我受伤或是感觉到疼痛,我储存在心脏里的魔力就会‘boom’地一下炸开,然后喷你一脸血。”

    康斯坦丁说着,得意洋洋比了个爆炸的手势:“我劝你别想耍花招,想让这个魔法失效,或者让我失去对它的控制,唯一的方法就是杀掉我,打昏或是抽出我的灵魂都不行,那只会用另一种方式启动魔法立即生效。”

    曼蒙闻言,顿时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而且这种苍蝇刚从公厕里飞起来,之前才被他滋了一身黄汤,路过局部部位时,还挨了他用力一崩!

    太糟糕了!

    曼蒙冷冷看着康斯坦丁,要不是仪式就在泳池,他保证立马走人。

    康斯坦丁可不打算放过曼蒙,笑呵呵凑了过去,一把揽住他的肩膀,也就是安琪拉的肩膀:“崽儿啊,我肺癌晚期,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没有!”

    “不可能,你再想想,肯定有。”

    曼蒙没好气道:“我有,但是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你不帮我,我就会死!”康斯坦丁理所当然说完,脸色一变:“哎呀,我突然心口好疼,感觉马上就要爆掉了,喷你一脸血哦!”

    曼蒙快气炸了:“混蛋,就算我有能力给你治好肺癌,但过程会很痛苦,触发魔法你依然会立马死掉!”

    “傻崽儿,用不疼的方法治疗,不就ok了。”

    “……”

    “自信点,我相信你,可以的!”

    (???)

    康斯坦丁说得很有道理,曼蒙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在他的催促声中,曼蒙不情不愿伸手贴在了他肋骨处,将癌变的尼古丁肺复原,并牵扯出了大量恶臭的黑色粘稠液体。

    期间,曼蒙也曾试过将魔法图案销毁,奈何康斯坦丁早有准备,刻画阵图的涂料非常神奇,直接涂抹进入了血肉之中。

    无病一身轻,英俊的样貌也回到了脸上,康斯坦丁闭目享受起来。

    这是不受拘束的自由气息,是回归人渣之路的前兆!

    在获知曼蒙降临的情报后,他就将罗素的圣光治疗术降低一个等级,做为备用方案,默不作声等待机会到来。

    康斯坦丁很清楚,罗素是靠不住的,因为他们俩有着同样的眼神,左眼写着‘卖队友’,右眼写着‘你去死’。

    他唯有依靠自己的头脑,险中搏一把,成功的可能性才更大。

    显然,他成功了,至少又能抽上50年香烟了!

    “哈哈哈————”

    在曼蒙气得浑身哆嗦的背景下,康斯坦丁放肆大笑,摸了摸口袋取出最爱的香烟,用薄幸的嘴唇轻轻叼住,而后将打火机递在曼蒙手上。

    “?”

    “瞅你那傻样,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怎么在地狱当得儿子,还不赶快给你人间的爸爸点上。”

    “……”

    曼蒙大怒不已,他堂堂地狱之子,论身份地位和耶稣平起平坐,在地狱享受无数魔鬼朝拜,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当下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紧紧握住打火机,微眯双目隐藏杀意,冷笑着……

    为康斯坦丁点起了香烟!

    曼蒙默默品尝屈辱的苦果,并告诫自己,成大事者一定要会忍,现在不忍,回到地狱不知道要忍多久!

    一时而已,忍了!

    “哈哈哈哈,点得好!点的好啊!”

    康斯坦丁大笑不止,拍了拍曼蒙的肩膀,深深吸了一口香烟,用清爽的肺部过滤一遍后,全部吹在了曼蒙脸上。

    “爽!!”

    “啊啊啊啊————”

    曼蒙受够了,怒吼着朝康斯坦丁咆哮一声,挥手震碎旁边的墙壁,黑雾化作漆黑蝠翼,振翅消失在夜色之中。

    曼蒙等不了了,他要去找加百列,他要立即降临人间,哪怕时间地点不对,他也认了。

    他要杀了康斯坦丁,永生永世折磨康斯坦丁的灵魂!

    “哈哈哈哈……”

    康斯坦丁对曼蒙消失的背影比了个中指,得意站在原地抽着香烟,不急不慢从口袋里取出画笔。

    他在泳池周边绘画一圈复杂繁琐的魔法阵图,而后口中念念有词,在一阵升华的蓝色光芒亮起之后,彻底毁掉了曼蒙降临人间的最佳地点。

    生与死的桥梁,就此被中断!

    “罗素,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想必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康斯坦丁两手夹着香烟,顺便在心头骂了两句‘沙雕曼蒙’。

    他这么怕死的人,怎么可能在身上种下自杀式诅咒魔法,小孩子都不会信的!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响起,午夜等人去而复返,一群人望向地上的魔法阵,皆是狠狠松了口气。

    午夜笑着上前,拔掉康斯坦丁嘴里的香烟,从怀里掏出一根雪茄,亲自给康斯坦丁点上:“约翰,干得漂亮,论骗人的手段,你永远是最优秀的。”

    “当然,我可是约翰·康斯坦丁!”

    午夜连连点头,取下自己的毛皮大衣给康斯坦丁披上,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刚刚我都听见了,曼蒙害怕你死掉,引来撒旦降临,对吧?”

    康斯坦丁弹烟的手一哆嗦,面色如常道:“怎么可能,那是他自己骗自己,他害怕撒旦才会相信我的话,其实都是谎言。”

    午夜仿佛没听到康斯坦丁的解释,冷笑着说道:“一旦撒旦降临,他就会发现准备另起炉灶的儿子,如果曼蒙成功将人间化作地狱,撒旦只得和自己的儿子平起平坐,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地狱只有一个就够了。”

    “午夜,你说得很有道理……”

    康斯坦丁点点头,深表赞同,似是想到了什么,将雪茄往地上一扔:“突然想起来了我在你的酒吧安了一个炸弹,我得立马去把它拆了,晚了你的酒吧就没了。”

    唰唰唰!

    午夜带来的一群人堵住前后左右所有的通道,将康斯坦丁团团围住,吓得他小脸刷白。

    “午夜,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刚刚还共同击退了魔鬼,我们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康斯坦丁环顾四周,竟是一条逃跑的去路都没有,这是要弄死他的节奏啊!

    他才刚刚治好肺癌,还有大把的妹子等着他祸祸,他还不能死!

    “约翰,危机还没有结束,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一个黑翅膀的天使身上,毕竟连百加列都想着要毁灭人间,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午夜眼中泛着如同魔鬼一样的红光:“但只要你死了,撒旦就会带走曼蒙,人间也就安全了。”

    康斯坦丁惊呼不已:“午夜,你们不愿意相信我的兄弟,却愿意相信撒旦,这是什么道理?”

    “约翰,别说了,死掉你一个,可以救活60亿,你会上天堂的!”

    “没错,现在死掉,你将会成为一名英雄,你的人生也会充满意义。”

    “想清楚了,约翰,你那屎一样的人生,不会再出现更有意义的牺牲了!”

    “……”

    不止是午夜,周边的一群人也纷纷劝说起来,可能是觉得缺乏说服力,他们拿出武器准备动手。

    明明是让同伴牺牲的悲剧,可大家伙儿脸色都洋溢着无比冲动的笑容,康斯坦丁死了,他们以后就不怕被人卖了。

    牺牲一人,造福全世界,而且他们还是双重受益者,简直完美!

    “狗屎,你们休想!撒旦都无法让我屈服,更何况是你们!”

    康斯坦丁深吸一口气,对着破开的墙洞放声大喊:“曼蒙,加百列,赶快来救我啊————”

    关键时刻,他还是得靠队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