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别发呆

    日向镜叹了口气,然后上前扶起了忏悔中的巫女:“现在可不是忏悔的时候,等封印了魍魉,你有的是时间去赎罪。”

    巫女默默的点了点头。

    与止水对视了一眼后,日向镜对巫女说道:“等会儿,我们俩可能会使用禁术,希望你能为我们保守秘密,不要将我们的禁术泄露了出去。”

    巫女无比郑重的保证道:“请两位放心,我一定不会向任何人吐露有关两位的任何信息的!”

    话一说开,三人间的隔阂也就消失了。

    巫女开始忙碌起了布置封印术式,而日向镜和止水两人则在山洞内寻找起了合适的战斗地点。

    这封魔山的山腹内,环境十分险恶,到处都是沸腾的熔岩,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跌入熔浆中,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因此,在这儿战斗,所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敌人,还有这复杂恶劣的环境。

    巫女似乎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只见她娴熟的在熔岩上来回穿梭,布置着一道道复杂而又晦涩的封印术式。

    用转生眼细细打量了四周一番后,日向镜对身边的止水提醒道:“山腹内的地面看起来不太坚硬,等会打起来了,要格外留神。”

    止水点了点头。

    此时他也开启了写轮眼,三颗勾玉在眼中缓缓旋转着,似乎在用瞳力细致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这一边,日向镜和止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另一头,巫女的封印术式似乎布置完成了。

    望着隐秘的布置在山腹内的那些封印术式,日向镜发自肺腑的赞叹了一句:“巫女殿下的封印术果然高明啊!”

    止水颔首道:“鬼之国巫女的封印术,可是跟涡之国的漩涡一族齐名的,如今随着漩涡一族的消亡,忍界中,单论封印术,鬼之国的巫女应该是最出名的了。”

    似乎联想到了什么,止水又有些意兴阑珊:“太出名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宇智波就是名气太大了,导致族中子弟一个个眼高于顶,嚣张跋扈,始终与村子格格不入,以至于陷入了眼下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

    日向镜见巫女拥有如此高的封印术造诣,心思已然转到了自己人造尾兽的计划上了。

    大蛇丸交给他的人造尾兽资料中,封印术式几乎占了所有术式的七成以上,可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封印术造诣,人造尾兽是没办法完成的。

    而对日向镜来说,封印术无疑是他的短板。

    因此,鬼之国的巫女此时在他的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个宝藏。

    不过鬼之国的巫女在周边几国中颇有声望,想要从她手中学习封印术,必须要注意方式方法,否则,很容易引起外交风波。

    一想到这些,日向镜又联想到了更多。

    在人造尾兽的资料中,村子采用的是漩涡一脉的封印术,漩涡一族虽然在封印术方面造诣极高,但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如果在人造尾兽的术式上加入鬼之国巫女一脉的封印术,两种封印术取长补短,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正当日向镜想入非非之际,脚下的地面突然震颤了一下。

    哗啦啦

    同时,山洞穹顶上也坠下了许多碎石。

    端坐在封印阵法中央的巫女高声道:“它来了!”

    日向镜和止水对视了一眼,各自躲藏了起来。

    不多久,伴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魍魉那庞大的身躯如山洪暴发一般,气势汹汹的涌如到了封魔山的山腹中。

    “弥勒,你不该拒绝我!”

    几乎堵塞了整个山洞入口的魍魉弓起了身子,发出了低沉的仿佛来自阴间的声响。

    巫女沉吟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是你错了!”

    魍魉一边向巫女缓缓靠近,一边蛊惑着:“与我合二为一吧,你的力量再加上我的力量,我们将无人能敌,整个世界都将匍匐在我们的脚下!”

    “那样做,只会给世间带来无穷灾祸,而最终,我们都将堕入万劫不复中。”

    为了拖延时间,巫女语气有些松动,拒绝的并不决绝。

    见此情景,魍魉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大声质问:“你究竟在担心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的,你我合二为一之后,这个世间根本没有力量可以与我们抗衡,那些什么忍者,武士,统统都是蝼蚁,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巫女摇头道:“你太狂妄了!”

    “狂妄!?”重重的哼了一声,魍魉怒道:“是你太愚昧了,你忘了我们是多么高贵的存在,你也忘了我们曾是不,你在干什么!”

    话说到一半,魍魉悚然察觉到了山洞中危险的气息。

    见伪装败露,巫女已经拖延不下去了,日向镜和止水立刻从藏身处窜了出来。

    不等魍魉反应过来,日向镜就大喊道:“动手!”

    随着日向镜的一声令下,紧闭着双眼的止水,猛地睁开了眼睛,写轮眼中的三颗勾玉迅速的交融在了一起,化作了形状犹如四刃手里剑般的万花筒。

    “须佐能乎!”

    在止水一声低喝中,通体翠绿的须佐能乎从他的体内展现了出来,横亘在了巫女与魍魉之间。

    这一刹。

    巫女也好,魍魉也罢,都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了。

    显然,他们都没有料到这个身形瘦小,带着猫脸面具的小鬼头,竟能使出如此威风赫赫的招式来,而且只凭感觉,就能发现这须佐能乎不好惹!

    维持须佐能乎对当下的止水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负担,所以他不敢耽搁,立刻催动须佐能乎展开了双臂,一手一端,一前一后,死死按住了魍魉。

    魍魉大怒,吼道:“卑微的人类,你竟敢”

    轰

    这时,一根巨大的铁矛从天而降,狠狠插在了魍魉的嘴上,打断了它的怒吼!

    巫女一脸目瞪口呆的望向了空中的日向镜。

    只见此刻的日向镜正立在一片由铁砂组成的铁砂团上,悬在半空,而他的身旁,则飞着一个拥有一对铁翼翅膀,浑身上下绑着绷带的陌生忍者。

    瞥了眼有些发懵的巫女,日向镜淡淡道:“殿下,别光顾着发呆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