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龙脉封印

    刚一走进楼兰遗址,日向镜就感到了一股压抑感。

    这股压抑并非体现在查克拉方面,而是体现在心灵上,就仿佛一个普通人,误入了猛兽的狩猎区中的感觉一样。

    “白眼,开!”

    低喝了一声,日向镜开启了白眼,一边朝着楼兰遗址中央塔楼走去,一边仔细的留意着四周。

    在他白眼的视野中,周围的一切充满了死寂,整个楼兰古城遗址完全没有生命活动的迹象,就更别提查克拉反应了。

    “咦,有点奇怪呀。”

    见此情景,日向镜的心头顿时涌起了一丝疑惑。

    沙漠中就算生物再少,蛇虫鼠蚁这类的生物总归还是有不少的,按理说,这楼兰古城遗址有这么多建筑遗留,正是个挡风遮沙的好地方,不该一点生命活动的迹象也没有。

    虽然心有疑虑,但日向镜没有半点胆怯。

    不论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对如今的他来说,威胁都不会太大,毕竟就算最坏的情况发生了,龙脉查克拉暴走了,他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不多久,日向镜就来到了四代封印龙脉的地方。

    “果然是个复合型的封印术!”

    只是一眼,日向镜就辨别出了四代对龙脉施加的封印术,乃是采用了多种封印术混合而成的复合型封印术。

    走近后,他蹲了下来,细细辨别起了每一个封印术式。

    他一边分析,一边喃喃自语道:“基础应该还是四象封印,里面还掺杂了契约封印的封印术式,以及另外一种封印术式”

    经过粗略的分析,日向镜可以断定,四代的这个龙脉封印,至少融合了三种强力封印术,而他目前只认出了其中的四象封印和契约封印。

    至于第三种封印术,日向镜则没有半点头绪,似乎不是漩涡一脉的封印术。

    “当时,四代应该还没有继承火影之位,那他学习封印术的途径就只有两种,一种是从妻子玖辛奈那儿学习漩涡一脉的封印术,另一种就是从老师自来也那儿学习妙木山一脉的封印术。”

    想到这,日向镜有了一个猜测。

    这龙脉封印中的第三种封印术,十之八九是妙木山一脉的封印术。

    起身退了几步,日向镜单手托腮,琢磨了一阵,觉得以自己的封印术造诣,突破四代的龙脉封印还是有几成把握的。

    毕竟整个龙脉封印是以四象封印为基础的,而四象封印恰恰是他吃得最透的封印术了,所以强行解除的话,不是没有机会。

    只是四代的龙脉封印中包含了契约封印的部分术式,从侧面证明了楼兰女王一脉的血脉跟龙脉之间有某种契约关系。

    所以想要稳妥的话,在破除四代的龙脉封印时,最好把楼兰女王一脉的血脉带在身边,以免龙脉查克拉暴走后难以降服。

    “可是去哪儿找楼兰女王一脉的后人呢?”

    木叶村,根部基地。

    唰

    一道身影落下,半跪在了团藏的面前,报告道:“团藏大人,我们已经检查完丁酉的尸体了。”

    拄着?收鹊耐挪赜?收戎刂厍昧饲玫孛妫骸八到峁?

    半跪着的根部成员立刻答道:“丁酉的尸体上一共有三十七处伤口,致命伤在头部,因为脑组织彻底损坏的缘故,我们无法探知到任何信息。”

    团藏越听,脸色越是阴沉。

    当得知丁酉被杀的消息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事肯定是日向镜干的,可考虑了一阵后,他又不那么确信了。

    因为在他心中,丁酉的实力应该是在日向镜之上的。

    更何况丁酉还执行过多次暗杀任务,其中不乏上忍级别的暗杀目标,不论是实力,还是经验,丁酉在根部里面都是排得上号的。

    所以哪怕丁酉不敌日向镜,也不至于连一点消息也传递不出来,莫名其妙的就死掉。

    这时,根部成员继续说道:“尸检时,我们还在丁酉的尸体中发现了少量的铁砂。”

    团藏目光一凛:“铁砂!?”

    “是,那些铁砂很细腻,大小均匀,而且查克拉传导性很好,似乎长期处在查克拉的温养下,就好像是”

    根部忍者很想说出自己的猜测,但又觉得自己的猜测太过荒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汇报好。

    团藏长期执掌村子对外的间谍,见识之广,在整个木叶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不需要根部忍者说出口,他就已经猜到根部忍者想说的是什么了。

    “砂隐么”若有所思中的团藏,又突然问道:“送丁酉尸体回村的那个中忍,你们查过了吗?”

    根部忍者答道:“是的,他的履历没有问题,与日向一族也没有关系。”

    团藏厉声道:“搜索他的大脑,我要知道一切!”

    根部忍者闻言一愣,小声道:“团藏大人,我们这么做,三代那里”

    强行搜索大脑,有不小的隐患,一不小心就会对忍者的大脑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所以这种残酷的拷问方式,往往只会对敌村的俘虏和叛逃的叛忍使用。

    团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按我说的去做!”

    “是!”

    根本忍者只得应了一声,然后悄然退下了。

    不多久,那位根部忍者再次返回,对团藏汇报道:“团藏大人,我们拷问过了,那个中忍确实与日向镜没有关系。”

    团藏问道:“日向镜将丁酉的尸体交给他时,身上有伤吗?”

    根部忍者摇头道:“没有,在那位中忍的记忆画面中,日向镜身上看不出任何伤势。”

    团藏接着问道:“那日向镜后来去了哪里?”

    “他也不知道。”

    团藏暗忖:“杀丁酉的,究竟是日向镜,还是盯上日向镜的赏金忍者呢?”

    这时,那位根部忍者弱弱的说道:“团藏大人,在拷问的时候,我们一时失手,损坏了那位中忍的部分脑组织,他以后也许不能继续做忍者了。”

    团藏冷漠的说道:“直接处理掉吧。”

    “可是”

    这位根部忍者自然明白‘处理掉’这三个字的含义,而且他也做过不少这类事情,只是以前针对的都是敌人和叛徒,处理无辜者,他还是第一次。

    望着眼前这个加入根部不久的忍者,团藏冷酷的说道:“不要让老夫重复说两遍!”

    根部忍者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点头道:“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