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VS晓

    立在一棵半边被雷遁忍术轰得焦糊的大树上,宇智波真一一手叉着腰,嘴里囔囔道:“喂喂喂,角都,你连这么一个家伙也收拾不了吗?”

    角都这时不慌不忙的从地底探出了身子,沉声道:“这家伙可不简单。”

    背着斩首大刀的枇杷十藏一边环视着战场,一边说道:“这么厉害的水遁忍术,哪怕是整个雾隐,能办到的也不多!”

    蝎将双手伸进了忍具囊中,笑道:“让我来吧,我对他很有兴趣。”

    双手抱胸的大蛇丸,倚在一棵大树上,目光只是在日向镜的身上稍稍停留了一下,就转移到了对面的宇智波真一身上。

    对大蛇丸来说,寻常的忍者已经提不起他半点兴趣了,他真正在意的,只有对面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真一。

    “大蛇丸,蝎,枇杷十藏,宇智波真一”

    被围在中央的日向镜,环视着突然出现的四位晓组织成员,脸色有些黑。

    不喜欢被人居高临下望着的他,纵身跃到了一棵大树上,对着这群仿佛吃定了他的一众晓组织成员们说道:“你们组织的人还真不少啊!”

    宇智波真一说道:“喂,你还是别反抗了,免得等会儿一不小心把你给弄死了。”

    日向镜瞪了宇智波真一一眼,暗骂道:“这个白痴!”

    枇杷十藏这时挥动斩首大刀,遥遥指向了日向镜:“你所在的是什么组织?那个叫阎罗的赏金忍者又是谁?”

    日向镜思忖了一下,笑道:“你告诉我,你们组织的名字,我就告诉你们,我组织的名字!”

    之前他使用了大量龙脉的查克拉,体内积郁了不少的自然能量,所以他需要时间稍微缓一缓,等待身体自然的排除掉这些散逸在体内的自然能量。

    否则,身体内的自然能量一旦积郁过多,就会跟上次一样,身体出现石化现象。

    枇杷十藏似乎起了招募日向镜的念头,说道:“我们所在的组织叫做‘晓’,你的实力不错,加入我们吧!”

    “‘晓’么”笑了笑,日向镜说道:“我所在的组织叫做‘神’,我觉得你们几个的实力也不错,不如加入我的组织吧。”

    “神!?”蝎一边从忍具囊中取出了一个卷轴,一边说道:“口气还真不小啊!”

    大蛇丸这时也对披着‘川主’马甲的日向镜,稍稍提起了一些兴趣。

    以目前场上的五位晓组织成员联手,在大蛇丸看来,哪怕是五大忍村之中背负着‘影’之名的强大忍者们,来了也一样要折戟沉沙。

    而这个‘神’组织中的川主,在这样的局面下竟还能保持如此的淡定,仅此一点,就足以引起他的关注了。

    目光在五位晓组织成员间巡视着的日向镜,暗中盘算着对策。

    他不慌,是因为他现在的躯体只不过是一具克隆体罢了,实验室里还有备用的一具b型克隆体,所以这具a型克隆体舍弃就舍弃了。

    唯一需要在意的,只是身上封印着龙脉的葫芦法器。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只要他抽空将野猪通灵出来,然后把葫芦法器存进野猪嘴里,再解除通灵,就能安全的送走葫芦法器了。

    正是因为有退路,所以他想尝试一下,看能不能保下这具a型克隆体。

    毕竟经过刚才的一番激斗,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具a型克隆体,与自己的灵魂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共鸣现象。

    这种共鸣,无疑是契合度提升的最直接反应!

    突然间,目光停留在宇智波真一身上的日向镜,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如果凑效,或许能保住这具克隆体。

    哗啦

    对面树上的蝎这时抖开了手中的卷轴,卷轴中写了一个‘冰’字。

    伴着一阵白烟,一具人傀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日向镜将目光投了过去,发现蝎操控着的那具人傀儡一副雾隐忍者的打扮,额头上还戴着一块雾隐的护额,生前明显是一位雾隐的忍者。

    “冰遁忍者?”

    雾隐忍者的身份,再加上之前卷轴上的那个‘冰’字,日向镜很快就猜出了这具人傀儡生前应该是一位冰遁血继的拥有者。

    冰遁对水遁具有天然的克制性,所以日向镜不敢再耽搁,立刻结印,喝道:“水遁,水冲波!”

    顷刻,大量的水如龙卷一般,拔地而起,形成了一个巨型的水龙卷。

    当水龙卷攀到极致时,以日向镜所在处为圆心,水浪向四周汹涌而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水浪,五位晓组织成员都没有浪费查克拉硬挡,而是各自散开,分散到了四周大树的树梢上。

    这时,令谁都没有料到,日向镜竟趁着水浪的掩护,欺到了大蛇丸的身前。

    “水遁,水流波!”

    一道细长的水刀从日向镜口中喷出,画着一道弧线,斩向了大蛇丸。

    舔着嘴唇的大蛇丸,身形如蛇一般陡然一矮,轻松的躲开了日向镜的‘水流波’,然后朝着日向镜伸出了右手,右手的袖口中立时射出了几条迅如闪电的毒蛇!

    早有预料的日向镜在之前就结好了印,喝道:“水遁,水墙术!”

    从大蛇丸袖口射出的毒蛇,顿时被水墙冲飞了出去。

    而日向镜跨过了水墙,一边扑向大蛇丸,一边嘲讽道:“先解决掉你这个最弱的家伙!”

    “最弱!?”

    大蛇丸轻轻一笑,迎上了日向镜。

    如果熟悉大蛇丸就该知道,虽然他此时面带笑意,但闪烁着凶光的瞳孔,已经反映出他心底的凛冽杀意了。

    见日向镜和大蛇丸缠斗在了一起,蝎也没有急着催动冰遁人傀儡,而是立在一旁看起了戏。

    角都,枇杷十藏,宇智波真一几人听着日向镜对大蛇丸的嘲讽,也没有急着插手,和蝎一样立在一旁看起了戏。

    与大蛇丸缠斗了一阵后,日向镜突然抽身,朝着宇智波真一的方向逃去了。

    大蛇丸自然不会放过他,于是也尾随着追了上去。

    眼见日向镜离自己越来越近,宇智波真一呵呵笑道:“喂,想从我这边逃走?呵呵,你可是打错主意了!”

    紧追着日向镜的大蛇丸,见宇智波真一的注意力全在前头的日向镜身上,与万花筒写轮眼近在咫尺的他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