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回收瞳力(求月票!)

    在转生眼的帮助下,日向镜很轻松的避开了一切阻碍,悄无声息的返回了村子。

    背着柔和的晨曦,他立在高耸的外墙上,打量着眼前这劫后余生的村子。

    此时的木叶,只有外墙以及靠近外墙的几个街区保存的算是比较完好,而越是接近中心,惨状就越是严重。

    那些位于村子中心地带的街区,全都变成了凹陷的深坑。

    附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建筑的影子,别说是什么残垣断壁了,就连砖块什么的都很难找到,全是些烂泥灰土。

    可以说整个木叶百分之九十的建筑,都在一夜之间被彻底毁去了,日向镜的小院也在其列。

    然而此时的木叶却并非一片荒凉,相反,村子里这会儿人声鼎沸,废墟上立起了一排排整齐的帐篷,村民们正井然有序的排队领取着食物。

    与原时空中长门对木叶的袭击不同,原时空中长门发动的是突然袭击,木叶一方没有任何防备,村民也来不及避难,所以一记‘神罗天征’下来,瞬间造成了成千上万的伤亡。

    而昨夜晓组织的突袭,木叶早有准备。

    在悟闯入村子之际,整个木叶就已经进入了紧急状态,经过事先演练的村民们大多都顺利的进入了避难所中避难。

    因此,等到‘天道’施展大范围‘神罗天征’摧毁木叶地面建筑时,绝大多数的村民都已经安全转移到了避难所中,而木叶的忍者们也大多聚集在村子的外墙防线,所以在人员伤亡方面,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悄然顶替了留在村子里的影分身后,日向镜在临时医院中找到了日向铃。

    虽然在避难所中经历了几场激战,查克拉耗损严重,但作为村子里的一名医疗忍者,铃还是咬牙坚持着为受伤的同伴和村民们治疗。

    等日向镜找到她时,她已经脸色苍白,双腿打颤了。

    将铃扶到了一边坐下后,日向镜长长松了口气,说道:“你没事就好,昨夜那种情况,我真担心你会出事!”

    铃似乎想起了什么,左右瞧了瞧,见附近没有人关注自己这边,于是小声道:“镜,昨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件怪事,我的左眼”

    不等铃把话说完,日向镜就拍了拍她的肩头,轻声说道:“我都知道。”

    用‘转写封印’将一部分转生眼瞳力封印到铃的左眼中,仅仅是日向镜为了以防万一,没曾想,竟真的派上了用场,这也是他担心日向铃安危的主要原因。

    要知道他将转生眼瞳力封印到铃左眼中时,并没有跟铃细说,所以铃是无法自主的发动转生眼瞳力的,只能在她最危急,最激动的时刻,才会被动的爆发出寄居在她左眼中的转生眼瞳力。

    换言之,铃昨夜必定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听日向镜这么说,铃顿时明白了昨夜在避难所通道中发生的奇异一幕,并非巧合,于是她惊疑不定的说道:“镜,果然跟你有关!”

    日向镜笑了笑,问道:“当时都有谁在场?”

    铃回忆了一下,然后报出了一个个名字,接着说道:“当时通道内的光线很昏暗,大家都以为有人在暗中出手,没人怀疑我。”

    日向镜点了点头。

    ‘轮转如意’跟轮回眼的‘神罗天征’和‘万象天引’一样,都是以无形的斥力与吸力为基础的瞳术,本就不太容易察觉。

    铃好奇的问道:“镜,那是你新开发的忍术吗?”

    “算是吧!”顿了顿,日向镜叮嘱道:“目前这个术还不成熟,所以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哪怕是你的老师纲手大人也不行。”

    铃轻轻颔首:“我明白了。”

    不需要日向镜把话说得太明白,铃就知道日向镜的这个术一定涉及到了什么禁忌,或者什么秘密,才需要暂时保密,所以善解人意的她没有多问什么,因为对一名忍者而言,只有什么都不知情,才是最好的保密手段。

    这时,日向镜将手按在了铃的左眼上,回收了封印在铃左眼中的转生眼瞳力。

    昨夜日向镜之所以在失去了月亮上的巨型转生眼的支持后,便立刻显露出了颓势,正是因为他还分割了自身的一部分瞳力,用‘转写封印’封印在了铃的左眼中,使得他的战斗力大打折扣。

    而这种将转生眼瞳力用封印术的方式寄存在他人体内,对铃这位没有转生眼的宿主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负担和危险。

    毕竟,转生眼瞳力的质量非常高,可以比肩长门的轮回眼瞳力,是一种凌驾在万花筒写轮眼瞳力之上的力量,对仅有特别上忍实力的铃来说,长时间寄存这种力量,存在极大的失控风险。

    回收了寄存在铃左眼中的转生眼瞳力后,日向镜目光一凛,体内的查克拉也活跃了几分。

    铃也晃了晃脑袋,轻轻捂着左眼说道:“突然就觉得轻松了许多。”

    日向镜没有再提转生眼瞳力的事情,而是扭头望向了四周的帐篷。

    因为医院被毁,所以临时医院是由一座座帐篷组成的,里面躺满了各式各样的伤者,其中村民的数量相对较少一些,大多数都是木叶的忍者们。

    只是一眼,日向镜就在里面发现了很多熟人,比如浑身包扎得跟个木乃伊一样的卡卡西,以及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红豆等等。

    喘了口气后,边上的铃一脸愧疚的说道:“雏田小姐是在我面前被人掳走的,我”

    日向镜回收影分身时,就已经知道了鸣人,佐助,雏田,宁次几个小家伙被人掳走的事情了,这会儿听铃提起,他旋即问道:“能确定是什么人掳走了他们吗?”

    铃连忙说道:“掳走雏田小姐的是大蛇丸!”

    “大蛇丸?”怔了下,日向镜暗暗疑惑道:“大蛇丸抓雏田干什么呀?他难道对白眼也产生了兴趣?不对呀,他不是正在研究‘鬼芽’吗,难道他还有精力去分心研究白眼?”

    铃接着说道:“大蛇丸不仅抓走了雏田小姐,还抓走了鸣人那孩子,而晓组织里叫角都的成员,抓走了宁次和宇智波家的二少爷。”

    日向镜摩挲着下巴,忖道:“他们不会是抓错目标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