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狐妖

    细细体会着眼眶中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变化,日向镜慢慢有了许多结论。

    其一,最显著的变化是这双写轮眼的瞳力增强了,而且这种增强是属于那种可以明显感觉到的增强,以日向镜自己的估测,增强的幅度大约在30%左右。

    其二,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排异现象。

    其三,写轮眼上的阴遁查克拉正在试图影响火遁分身。

    在试验日志上一一记录了这些结论后,日向镜陷入了沉思中。

    这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上突然出现的排异现象,令他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在此之前是根本没有这种现象的。

    所以合理推测,之所以突然出现排异现象,应该跟这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瞳力大增有关。

    也许正是因为瞳力的大幅增长,令这一双蕴含着宇智波英树与宇智波凉太兄弟俩灵魂特质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具备了些微抵触新宿主的能力。

    而这对日向镜来说,并非坏事。

    因为这意味着这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确确实实的因为吸收了初代细胞中的阳遁查克拉,而发生了变化,与之前有了本质上的不同了。

    可以说,它现在已经介于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与轮回眼之间了。

    之所以未能顺利的进化为轮回眼,日向镜猜测要么是阴遁,或阳遁查克拉的质量不够,数量不足,要么就是培育的温床不符合标准,毕竟当时进行初代细胞移植手术的止水,也不是这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原主人。

    而以宇智波斑为参照物的话,本就处在忍界巅峰的宇智波斑移植了初代细胞后,也是几十年后,才堪堪进化出的轮回眼,可见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进化为轮回眼,所需的查克拉量应该也是非常庞大的。

    “或许要专门设计一套仪式,才能满足进化所需的查克拉量...”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操控着火遁分身的日向镜,将自己的阴遁本尊封印在了随身的储物卷轴中,然后朝着木叶的方向赶去了...

    ………

    一处阴暗的地下基地内。

    鸣人‘呼哧呼哧’的吃着面条,一点儿当人质的觉悟都没有,而他边上的雏田就正常多了,小口小口的吃着,眼睛则一直担惊受怕的打量着四周。

    这时,一道人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雏田吓了一跳,连忙攥住了鸣人的衣服,将头垂到了鸣人的身后。

    鸣人大大咧咧的朝着人影喊道:“大蛇怪,我可不怕你!”

    这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影不是旁人,正是抓走鸣人和雏田的大蛇丸了,因为之前在避难所通道里听红豆喊过大蛇丸的名字,所以鸣人就直接称呼起了‘大蛇怪’。

    相比什么都不懂的鸣人,身为日向宗家大小姐的雏田可是听说过大蛇丸的名号的,很清楚作为三忍之一的大蛇丸的可怕之处,所以她压根就不敢抬头去看大蛇丸。

    “桀桀...”

    怪笑了两声,大蛇丸走了过去,似乎并不在意鸣人对自己的称呼。

    鸣人连忙将雏田护在了身后:“大蛇怪,你想干什么?”

    大蛇丸拧起了鸣人,随手甩到了一边,然后伸手挑起了雏田的下巴,端详起了雏田眼眶中那双洁白无瑕的白眼。

    雏田很想挣脱,但摄于大蛇丸的威压,她根本不敢动弹,大粒大粒的眼珠从眼眶中滑落,沿着脸颊滴落到了地上。

    “大蛇怪,你快放开她!”

    见大蛇丸抓住了雏田,正义感泛滥的鸣人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喊大叫的就要冲上去。

    “啊...蛇!”

    刚迈出步子,鸣人便发现有什么东西捆住了自己的手脚,令他无法动弹了,于是低头一瞧,只见一条如胳膊粗细的大蛇,不知什么时候缠住了他,吓得他一脸不知所措。

    这时,盯着雏田眼眶中那没有什么神异的白眼,大蛇丸有些扫兴的撇嘴道:“白眼,哼,也不过如此嘛!”

    随着越来越多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活跃在忍界之中,以及那强大到令人窒息的轮回眼的现世,之前一直与写轮眼并称为木叶两大瞳术血继的白眼,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是名不副实了。

    大蛇丸也曾研究过白眼,但很快他的兴趣就被写轮眼给吸引过去了,因为除了侦查能力外,白眼在其他方面确实没有太突出的表现,更没有像写轮眼的‘须佐能乎’那般攻防一体的强大瞳术。

    松开了雏田后,大蛇丸召回了缠住鸣人的蛇。

    鸣人连忙跑到了雏田身边,一边护着雏田,一边强撑着说道:“你抓了我没关系,但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们家可是村子里有名的名门,你...你要倒大霉了!”

    本来鸣人是不太懂名门豪族什么的,但跟佐助相处的久了,总是听佐助在耳边吹嘘宇智波一族是木叶第一名门什么的,渐渐也就明白像佐助,雏田这样的孩子,跟他这样普通的孩子是不一样的,佐助和雏田是属于那种一出生就先天高人一等的孩子,是寻常村民根本不敢招惹的大人物。

    看着鸣人一脸认真的模样,大蛇丸恍惚间想起了四代,想起了那个从他手中夺走了火影之位的男人。

    不知怎的,大蛇丸挑起了嘴角,朝鸣人问道:“小子,那你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吗?”

    鸣人闻言一下子低落了下来,好似打了霜的茄子,轻轻点了点头。

    “他知道了?”大蛇丸有些意外,暗忖道:“难道村子里有人违背了老头子的命令,将他的身世告诉他了?”

    掩盖鸣人的身世,是三代火影亲自下达的命令,所以大蛇丸以为村子里应该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违反三代的命令,没曾想鸣人竟然早已知晓了自己的身世。

    突然间,大蛇丸对这个告知了鸣人身世的人产生了兴趣,因为这个人一定有什么企图,才会特意对年幼的鸣人说出这个秘密。

    于是乎他对鸣人问道:“是谁告诉你的?”

    鸣人踢着脚边的石子,心不在焉的答道:“大家都这么说的...”

    大蛇丸皱了皱眉:“你父母是谁?”

    鸣人小声道:“狐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