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应该感到荣幸才对(求月票!)

    轻轻拨开了面前遮挡视野的树枝,映入卡卡西眼帘的,是一片整齐而又庞大的忍者阵列,不,应该说是一支庞大的忍军!

    “嘶...”

    这一幕令卡卡西倒吸了口凉气。

    他眼前的这支忍军,横竖皆有十多行,粗略一数,至少在千人以上,换言之,被代理火影团藏秘密抽调出村子的木叶忍者们,只怕都集中在这里了。

    可卡卡西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一千多名木叶忍者聚集在这荒郊野岭中。

    按捺下了心中翻涌的惊诧,他从忍具囊里取出了一只单眼望远镜。

    左眼的那只万花筒写轮眼被夺走后,虽然让他整个人轻松了许多,不用时刻因为查克拉的拮据而感到苦恼了,但也同样因为失去了万花筒写轮眼,他的洞察力直线下降,所以有些时候不得不借助以往根本用不上的观测设备了。

    “不对,他们脚下的地面上似乎刻录了某种术式,而且...他们之间好像还有管道连接,这...这不是普通的集结!”

    很快,通关单眼望远镜的观测,卡卡西发现远处那列成整齐阵列的一千多名木叶忍者们,并不是在单纯的列阵集结,而是分布在一座巨大的术式阵列上。

    “团藏究竟要干什么?!”

    一时间,卡卡西心中惊涛骇浪!

    虽然不知道团藏究竟要干什么,但卡卡西的直觉告诉他,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他不再犹豫,立刻将眼前看到的一切详细的记录在了通讯卷轴中,然后通灵出了村子里的通讯鹰,将眼前这份机密情报送回了村子。

    做完了这一切,他的目光循着连接了上千名忍者阵列的查克拉输送管道,一路望向了火山熔洞的入口,暗道:“答案应该就在山洞里!”

    然而山洞入口处的守卫十分严密,明面上的守卫就有四个小队,十多名忍者,隐藏在暗处的暗哨,恐怕只多不少,所以就算掌握着‘飞雷神之术’,卡卡西也不禁感到一阵为难:“可恶,究竟该怎么潜入进去呢?”

    ………

    火山熔洞内。

    相视一笑的三人,很快便默契的错开了目光,在压抑的气氛下,各自做起了最后的准备。

    祭台上的团藏缓步走到了祭台的中央,随后将手里的柺杖抛给了身边的侍从,然后盘腿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祭台下。

    日向镜从腰间的忍具囊中取出了一卷特殊的储物卷轴,解开了上面的封印,从里面取出了两台大型的观测仪器。

    按常理,以日向镜眼眶中的那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洞察力,在没有遮挡物的情况下,他无需借助任何观测仪器,就能轻易观测到‘血继融合仪式’中发生的所有细节,收集到一切他想要收集的数据。

    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带来了这两台监测仪器。

    毕竟这场‘血继融合仪式’是不可重复的,不论成败都仅有一次,所以容他收集宝贵数据的机会,也仅有这一次,他不能容忍任何意外的发生!

    看着一丝不苟的调试着观测仪器的日向镜,大蛇丸的目光深邃了起来,故作随意的问了一句:“你们神组织中,今天只有你一个人旁观仪式吗?我还以为至少‘风铃’也会来呢。”

    日向镜说道:“采集数据而已,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看来‘风铃’的身体情况,比我预料的还要糟呀...”笑了笑,大蛇丸又不露痕迹的瞥了眼正在四周悄然集结的根部忍者们,压低了音量:“团藏好像也有别的心思...”

    完成了仪器调试的日向镜,随意扫了眼四周,发现确实有不少根部忍者在朝自己这边暗暗靠拢,而且从他们身上洋溢的查克拉上看,似乎都是上忍一级的高手。

    收回了目光后,日向镜对大蛇丸的提醒,以及根部忍者们的举动,全都置若罔闻。

    他不确定团藏这是要在事后对自己和大蛇丸动手,还是单纯的只是在防范自己和大蛇丸,反正不论哪一种,现在都无关紧要了。

    不多久,祭台上忙碌着的根部忍者们一一退下了祭台,这时,整座祭台上就只剩下了盘腿坐在正中央的团藏,以及绑在刑架上的那五名血继忍者了。

    缓缓睁开了轻阖的双眼,团藏站了起来,威严的说道:“开始吧!”

    噙着微笑,台下的大蛇丸走到启动仪式的封印阵上,双手结了一串复杂的印式,随后猛地按到了封印阵上,喝道:“开!”

    呼...

    随着大蛇丸启动了仪式,瞬时,祭台上光华大涨,并出现一道涡旋的气流!

    陡然生成的气旋,裹着祭台四周岩浆池里翻涌的热浪,令祭台上的空气都变得粘稠了起来,好似这一片区域中的时间都变慢了。

    “我...这是在哪?!”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

    “呜呜...请不要杀我...”

    刑架上的血继忍者们,这时全都苏醒了过来,除了云隐的那位‘岚遁’忍者和雾隐那位‘沸遁’忍者外,其他三名平民装束的血继忍者纷纷哭嚎了起来。

    显而易见,这三名平民装束的血继忍者,与其说是‘忍者’,还不如说他们是拥有‘血继限界’的普通人。

    因为从他们的神态举止上看,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经受过正规的忍者训练,只是幸运的继承了血脉中遗传的能力,他们或许有成为优秀忍者的天赋,但因为各种原因错失了接受忍者训练的机会,而觉醒血继的‘幸运’,反而令他们成为了团藏的目标。

    与哭嚎中的三人不同,拥有‘岚遁’的那名云隐忍者,在仔细观察了熔洞中的情景后,对团藏厉声喝道:“团藏,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因为之前的第三次忍界大战,云隐和木叶相互渗透,双方上忍一级的忍者对敌对方的高层都有所了解,所以这名云隐的‘岚遁’忍者一眼就认出了团藏。

    另一边雾隐的那位‘沸遁’忍者也附和道:“你竟敢对盟友下手,水影大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面对云隐与雾隐忍者的喝问,团藏轻哼了一声:“哼,你们这些空有血统的废物,能够成就老夫,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