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后手(求月票!)

    祭台废墟上。

    癫狂至极的团藏,从心底宣泄而出的狂喜,在查克拉输送被切断的瞬间凝固住了。

    他眼眶中那正在进化,距离模糊生死界限的轮回眼,仅有一步之遥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也不甘的停下了进化的脚步,停在了这最后的一步上!

    他瞳孔中,已然变化成轮回眼那一圈圈波纹的纹路,瞬间退化回了之前墨色齿轮的图案,蜕变中的瞳孔底色,也由浅变深,再次变回了写轮眼那标志性的如血猩红!

    功亏一篑!

    进化状态,既不稳定,也无法长久保持。

    所以只要没能一举进化成‘轮回眼’这个稳定状态,那么不论走到了哪一步,哪怕只有一步之遥了,最终也都会退回到‘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这个稳定状态上。

    当初,在止水移植初代细胞的手术中,日向镜的这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也是如此的,在冲击‘轮回眼’失败后,它也退回到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稳定状态上。

    不过就算如此,冲击过‘轮回眼’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在瞳力上都会远远超出一般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一筹,因为这种状态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已经不能看作是一般的永恒眼了。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就连正在角力的两尊‘须佐能乎’,也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呼...”

    日向镜轻轻舒了口气,他那火焰图案面具下的面容,终于松弛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外面的查克拉输送阵列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查克拉的输送戛然而止,‘血继融合仪式’被迫中断,但这对他来说不是坏事。

    “好险!”

    注意到团藏眼眶中的双瞳,已经变回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模样,日向镜不禁感到一阵后怕,就差那么一点点,团藏这个疯子就要得到一双轮回眼了。

    这时,躲在远处的大蛇丸轻笑道:“哟,真是遗憾呀,差一点就能见到更高层次的写轮眼了!”

    大蛇丸的这声戏谑,令祭台废墟上走神的团藏回过了神来。

    他用空洞的目光扫了大蛇丸一眼,随后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躁中,歇斯底里的大吼道:“都是你们这些杂碎在妨碍老夫!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肯乖乖的跪在老夫的面前!乖乖的去死!”

    随着这声咆哮,团藏身上的查克拉再一次暴涨了起来。

    与之前不同,之前因为正处在仪式中,团藏必须保证自身有足够的查克拉储备,去支撑体内的查克拉性质融合,而如今仪式已然中止,团藏便再无任何负担了。

    吼...

    团藏的狂暴,令他身体里投射出来的那尊暗红色的‘须佐能乎’,也随之狂暴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如魔鬼般的嘶吼!

    同时,那暗红色的‘须佐能乎’上血雾大盛,眨眼功夫就充斥了整个火山熔洞。

    噗嗤...

    噗嗤...

    猛烈的腐蚀声,在熔洞中不断回响!

    “啊...”

    “救救我们...”

    “我的胳膊...”

    没有逃出熔洞的根部忍者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血雾中一点点消融,仿佛烈日下溶化的雪人一样。

    因为有自己‘须佐能乎’的保护,日向镜的身体暂时还没有受到血雾的腐蚀,但他清楚团藏那尊‘须佐能乎’上的血雾邪性的很,连自己能灼烧查克拉的金焰,都只能跟那些血雾勉强斗个旗鼓相当,所以他也不敢在祭台废墟边多呆,身形一闪,来到了大蛇丸的身旁。

    日向镜没好气的说道:“喂,这烂摊子都是你搞出来的,你要想办法解决呀!”

    要不是大蛇丸横插了一手,团藏这会儿早死翘翘了,根本就不会有眼下的麻烦事。

    大蛇丸这会儿的处境也不太妙,保护他的那条大蛇也无法抵挡血雾的腐蚀,皮肉都被消融了,看起来非常的凄惨,不过大蛇丸对此似乎并不在意,他嘴角仍旧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指了指远处正发狂的团藏说道:“让这种疯子死在这里,应该是你我的共识吧?”

    日向镜瞥了大蛇丸一眼:“有什么后手,就快用出来,再藏着掖着,等会儿你可能连用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蛇丸到了这个地步都还没逃,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还有后手没有用,他还惦记着团藏的这具躯体。

    而在这种情况下,日向镜显然不可能先跟团藏拼个两败俱伤,然后便宜了大蛇丸。

    知道日向镜不会让自己坐收渔翁之利的,大蛇丸也不废话,旋即双手结印,往地上一按,喝道:“秽土转生!”

    哗啦...

    霎时,两具分别刻有‘初’与‘二’的棺材拔地而起!

    日向镜眉头一拧:“这就是你的后手?!”

    初代和二代的秽土体虽然不弱,但也没有超出影级的范畴,而眼下拥有‘森罗万象之力’,并掌握着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在内的七种‘血继限界’的团藏,显然已经超出了影级的范畴,是一个比卑留呼更加恐怖的怪物,初代和二代的秽土体显然是压制不住当前的团藏的。

    大蛇丸笑了笑,没有答话。

    啪啪...

    这时,两具棺材的棺盖应声而落,紧接着,两道身影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在这一刹,日向镜眼眶中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仿佛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瞳孔微微一缩,产生了应激的反应。

    “大蛇丸...你这家伙...”

    感受着初代秽土体和二代秽土体身上猛烈的查克拉波动,日向镜这时才后知后觉,明白大蛇丸为什么如此的笃定了。

    因为大蛇丸根本就没有像之前一样,对初代和二代的秽土体施加任何禁锢,而且从两具秽土体庞大到令人窒息的查克拉量上来看,大蛇丸这次准备的肉身祭品似乎也不一般。

    身披战国时期风格红甲的初代秽土体,这时喃喃自语了一句:“又是这个术么?”

    而身披蓝色铠甲,一头白发的二代秽土体,望向了远处因改造手术而恢复了年轻的团藏,一脸疑惑的问道:“团藏!?是你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