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那人的两个选择却是无奈,

    第一个选择是及时抽身后退,躲过花知梦的长衣袖,顺便躲过南明的一拳,不过如果他抽身后退,那艾飞儿便脱身了,

    第二个选择却是受南明一拳,但解决掉艾飞儿,

    千钧一髮之际,那人抽身而退,因为他突然觉得生命是美好的,他不想用自己的命来换艾飞儿的命,

    那人抽身后退之后,南明和花知梦两人护到艾飞儿跟前,随后南明笑着问道:“这位兄台好生霸气,不知怎么称呼。,”

    那人对南明极其不屑,冷冷回道:“邬凡达。”

    南明听完这个名字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部好莱坞大片阿凡达,邬凡达见南明竟然敢笑自己,于是很生气的问道:“你笑什么。”

    如果南明说自己想到了一部电影,邬凡达也不会明白是什么,所以南明并不准备解释,只是接着问道:“你为何对我的朋友动手。”

    南明刚问完,狄小杰便将刚才的事情给南明说了一遍,南明听完之后,望着邬凡达问道:“我劝兄台还是收手的好,毕竟这件事情是你的不对。”

    可邬凡达岂是一个容易罢手的人,他冷冷笑道:“在南昌城,还没有人敢让我罢手,你的朋友得罪了我,必须向我道歉,不然我觉得不会罢休的。”

    南明见此,便看着艾飞儿和狄小杰两人问道:“你们可愿向这位邬凡达道歉。”

    邬凡达见南明这样问,脸上顿时有了光彩,因为他觉得南明是在劝艾飞儿和狄小杰两人向自己道歉,

    可艾飞儿和狄小杰两人却只是摇头:“他这种人,我们就是死也不道歉。”

    南明随即转身对邬凡达说道:“我两位朋友的话你都已经听见了,他们不肯向你道歉,所以你还是向他们道歉吧。”

    南明这样一说,让邬凡达顿时很没面子,很生气,而他这个时候才知道,南明刚才的一问,不过是耍自己罢了,

    南明见邬凡达很生气,自己心里便乐了,像邬凡达这样的人,南明就是要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邬凡达气的不行,最后大喝一声,便突然向南明出手,而他的手下也突然出手,

    南明见邬凡达出手,于是自己便也飞身迎上,邬凡达一拳打来,南明便与之迎接,因为他自信自己的内功不是随便什么人便可以抵挡得了的,

    而事情果真如此,当邬凡达与南明对过一拳之后,邬凡达但觉一股内力袭来,自己忍不住的一股血液流上大脑,接着便向后跌出几米之远,

    南明淡笑:“如今你可是还要继续攻打。”

    邬凡达如今才知道南明的厉害,他虽然生气,可那里还敢再打,他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打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大喝从不远处传来,那声大喝喊出之后,顿时有人让开了一条道,接着南明他们便看到三个长相极其粗矿,身材极其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三个男人南明并不认得,可那邬凡达见到这三个男人之后,连忙跑过去拱手说道:“三位哥哥总算是来了,他们欺负小弟。”

    其中一名男人又是一声大喝,拿着自己的大板斧便来到了南明跟前,冷冷笑道:“是你欺负了我的兄弟。,”

    南明并不认得此人,但南明也算久经江湖了,所以他一看之下,便知道来人并不是善茬,而且不易对付,

    不过南明却也不是怕事之辈,

    “你的兄弟在大家之上横冲直撞,不把人的性命放在眼里,我教训一下他也是应该,难道不是吗。”南明看着那大汉笑着问道,

    那大汉哈哈大笑几声:“在这南昌城,敢这样对我说话的还没有几人,你是一个,不过如果你知道了我们是谁,恐怕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南明淡笑:“不知阁下是谁。”

    那大汉又是几声哈哈大笑,说道:“我们三人被人称为朵颜三卫,我是朵颜卫,那两位分别是泰宁卫和富余卫,你可是听说过。”

    南明听得这人说他们是朵颜三卫,心中顿是一惊,南明对朵颜三卫也是有些了解的,他们都是蒙古人,能征善战,在靖难之役中立过汗马功劳,不过他们是宁王花钱雇的人,所以不怎么受约束,

    如今南明遇到这三个人,倒有些难办了,

    朵颜卫见南明脸色有变,于是笑道:“怎么样,刚才的话你还敢说吗,你若再敢说,我一斧头劈死你。”

    南明本来已经想息事宁人了,可这朵颜卫竟然如此说话,让南明很是看不过去,所以南明突然笑道:“当然要说,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都是大明的子民,而大明是有法律的,古人常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们不过是朵颜三卫而已,犯了法就想了事吗。”

    南明的举动,倒是让朵颜三卫意想不到,不过他们也不怕这个,对他们来说,如果口头不行的话,他们就只好用武力,在武力上,还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至少在南昌城是这样的,

    “好小子,看来不给你的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啊。”朵颜卫说着便突然出手,而南明自然也不好站在那里让朵颜卫给打,所以当朵颜卫出手之后,南明也马上出手,

    南明的功夫已经渐入化境,岂是一个朵颜卫便能够斗得过的,所以不出三招,朵颜卫便露出败迹,而其余泰宁、福余两卫也突然出手,他们朵颜三卫从来都是一条心,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分开,他们谁都不是,可若他们在一起,则可傲视群雄,

    所以他们三人突然一起出手了,街道上的百姓见此,有些胆小的人已经偷偷的跑了,更有一些人嚷着要去报官,

    朵颜三卫同时出手,南明也就突然将自己的雪舞剑拔了出来,雪舞剑出,只见南明挥出三招,便突然收剑入鞘,

    南明的这一举动让众人很是不解,他们不明白南明这是要做什么,

    南明三招剑入鞘,不仅让街上的行人不解,就是朵颜三卫也都是不解,

    可就在朵颜三卫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他们头上的头髮突然落下一缕下来,而当他们发现这个情况之后,便不敢再动,

    他们知道,南明能够斩断他们三人的一缕头髮,那南明便可斩断他们的性命,只是他们是南昌城鼎鼎大名的朵颜三卫,如果就此罢手,恐怕太失面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南明淡然一笑:“我们是来给宁王过寿的,但是却没想到宁王的手下竟然如此不识大体。”

    南明这样一说,那朵颜三卫就算再觉得没面子,也不敢再动手了,虽然他们知道,来给宁王过寿的人很多,而且更多的人是来巴结宁王的,但南明的这种气势和武功,想来应该不是那些想要靠宁王来博取官位的人,

    “原来几位是给宁王过寿的,那我们刚才就有些失礼了,我那兄弟平时专横了一点,但人其实不坏。”朵颜卫突然笑着说道,

    南明也不想继续深究,毕竟他们孤身来此,若真惹到了朵颜三卫,他们想安全离开也不是一件易事,

    “客气,这件事情就算了,如今天色已晚,明天我们亲自去宁王府拜见宁王。”

    朵颜卫以为南明这是想逃跑,于是连忙说道:“没事,宁王一向喜欢热闹,而且此时已经是春天,夜色更袭人,我们这就去见宁王如何。”

    南明又何尝不知道朵颜卫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南明却也不想反驳,于是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朵颜卫微微一笑,随即便领着南明他们向宁王府赶去,

    此时正是黄昏薄暮时分,西边的一抹残阳是如此的美丽,让人望之便不忍移开视线,

    宁王府门口有两只大石狮子,很是威武,而在石狮子两旁有两名守卫,那两名守卫见朵颜三卫跟邬凡达来了,连忙开启大门让他们进去,南明他们几人进得宁王府之后,朵颜三卫便领着南明他们向客厅走去,

    而南明在这个时候环视了一圈宁王府,这里的确够威武,不愧是王爷待的地方,不是一般府邸可以比拟的,

    亭台楼阁,山石水榭,四季之花,应有尽有,

    朵颜三卫在这一路之上却并未问南明他们是什么人,这让南明很是奇怪,不过朵颜三卫把南明他们几人让进客厅之后,朵颜卫说道:“几位在这里稍坐,我这就去请宁王。”

    南明点头,可当朵颜三卫离开之后,南明突然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宁王什么身份,会在乎他小小的南明,

    南明突然一阵紧张,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批官兵拿着大n将客厅给团团包围了,

    就在南明他们几人诧异的时候,朵颜三卫和那个邬凡达笑着走了进来,说道:“对不起的很,我们必须除掉你。”

    南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问道:“哦,你们这些人不一定能够杀得了我,只是我能不能知道,你们为何要杀死我们呢。”

    “你可是南明。”朵颜卫突然问道,

    南明有些吃惊,他并未通报过性命,这朵颜三卫是怎么知道的,不过南明还是点点头承认,

    “昨日我们接到锦衣卫来报,说那个南明此来是行刺我们宁王的,要我们小心,没想到今天让我们在街上遇到了。”

    南明听完朵颜卫的话之后,顿觉自己这次真是委屈死了,他们何时想过要刺杀宁王,

    “我想这事一定是误会,我是皇上御赐的天下行走,我怎么可能行刺宁王呢。”南明连忙辩解道,

    朵颜卫哈哈大笑:“正是因为你是皇上御赐的天下行走,所以你才会想要杀死宁王,众人皆知,当今皇上忌惮我们宁王,所以将宁王从河北调到了这里,这里本是穷乡僻壤,宁王手中又无多少兵马,自然威胁不到皇上了,可皇上猜忌之心甚重,所以派你们来刺杀宁王。”

    “这些都是锦衣卫的人告诉你们的。”

    “没错。”

    南明长歎一口气,如今无论他怎样解释,恐怕都难解释清楚了,

    朵颜卫见南明不说话,便以为南明预设了自己的罪行,于是便对自己的手下说道:“将他们几人关押起来,等候宁王发落。”

    南明见此,连忙说道:“宁王在什么地方,我要见宁王。”

    朵颜卫嘿嘿一笑:“宁王陪一些道友讲经,要很晚才回来,所以你们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

    朵颜卫说完,便突然出手,他已经知晓南明的厉害,所以这次他要出其不意,让南明没有拔剑的机会,只是朵颜卫的武功跟南明相差太大,所以当朵颜卫出手之后,南明突然飞身迎上,而南明迎上之后,雪舞剑已经出鞘,

    雪舞剑出鞘之后,朵颜三卫突然不敢动手了,他们对南明多少有些忌惮,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所以朵颜三卫还是得必须出手,

    就在朵颜三卫出手之后,那些官兵也都突然围攻上来,只要人多,他们要打败南明他们不是什么问题,

    这从来都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南明知道,落到朵颜三卫手里便不会有好结果,而且他也不想让花知梦他们跟着自己受苦,所以南明突然一剑斩向一名士兵,

    那名士兵突然用n来挡,可他那种n又怎么可能挡得住南明的雪舞剑,所以在南明一剑挥出之后,整个客厅便传出一阵凄厉惨叫,

    那么士兵的手臂已经不复存在了,南明不想杀人,可他却也必须震慑住这么多人,所以他只有斩断那名士兵的一条手臂,

    可是南明却忘记了,血除了能够让人产生惧怕感觉外,也能够激发人的嗜杀,所以当凄厉惨叫落下之后,那些士兵和朵颜三卫便疯狂般的冲杀进来,

    就在南明跟这些人厮杀之时,突然一个声音从外边传来:“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声音很有力量,当这个声音落下之后,打斗随即停止,朵颜卫跑出去之后连忙跪下,说道:“回王爷,我们遇到一群刺客,正在围杀。”

    朵颜卫这样说,分明是想致南明于死地,

    宁王却只是淡淡问道:“什么样的刺客。”

    南明在屋内突然大声喊道:“我们不是刺客,我们是来给宁王拜寿的。”

    宁王听得南明的话之后,便走进屋里,看着南明问道:“你们既然是来给本王拜寿的,那朵颜三卫为何要围攻于你。”

    南明知道,此时他若回答不出,今天恐怕很难离开这里了,

    “回王爷,事情是这样的,我是皇上御赐的天下行走,前些日子路经桂花香,从祝巩口中得知最近宁王大寿,所以我们便决定来拜访一下,可谁知我的朋友在街上遇到了一个叫邬凡达的人,这人横行街道,不把人命看在眼里,我朋友看不过去,便教训了一下那人,谁知这朵颜三卫为此便公报私仇,非得说我们是刺客,要替他的那个邬凡达兄弟报仇。”

    南明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话,但也不排除有一分的夸大或者扭曲意图,不过为了他们几人的安全,他必须这样说,他相信动嘴皮子,朵颜三卫还不是他们的对手,11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