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就在这个时候,魏胖子微微一笑,突然吸气吐气,他的肚子先是一陷,随后又猛然一挺,那邬凡达突然觉得一股力道袭來,身子被震的后退几步,差点站不稳,

    魏胖子淡淡一笑,说道:“邬护卫小心。”

    邬凡达何时被人这样羞辱过,他突然取过一柄大刀,向魏胖子砍來,魏胖子也不畏怕,只是突然动手了,

    魏胖子的动手很奇怪,他的动手并不是躲闪,也不是向邬凡达的身体攻击,他的手只是迎上了邬凡达手中的刀,

    邬凡达一刀向魏胖子劈來,可魏胖子突然伸出双手,双手合十,夹住了邬凡达的刀,邬凡达见自己的大刀被夹,便向将刀抽出來,可无论他怎样用力,他手中的刀在魏胖子手中竟然纹丝不动,邬凡达这个时候才真正知道魏胖子的武功究竟有多厉害,

    而就在这个时候,魏胖子突然大喝一声,将双手向外一掰,邬凡达手中大刀竟然嘎嘣一声断了,

    这种力道,让在场的人很是惊讶,

    可这个时候,也给了邬凡达进攻的机会,刀虽已断,但仍旧是刀,是刀,便能够杀人,

    就在魏胖子掰断邬凡达手中大刀只是,邬凡达手中的断刀已经如风般的向魏胖子刺來,可这个时候,魏胖子突然闪开了,

    就在魏胖子闪开之时,众人惊呼,他们沒有想到,魏胖子这样的一个胖子,在闪动之时,竟然是如此的快,本來断刀离魏胖子只有两个拳头的距离,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魏胖子竟然在瞬间闪到了邬凡达的身后,

    邬凡达一刀刺空,而此时魏胖子在邬凡达的身后,已经一掌打去,邬凡达想躲,可已经來不及了,魏胖子的出手太快,他根本就躲不开,邬凡达被魏胖子一掌打的跌落台下,不过他却丝毫沒有受伤,魏胖子拿捏的恰到好处,让人不得不佩服,

    这个时候,台下掌声一片,那自然是跟随魏胖子一起來的人在呐喊,在欢呼,

    冷锋挥手,台下顿时安静,凌风然后说道:“魏嘉武功高强,合格,可以参加这次围捕采花大盗的事情。”

    魏胖子对冷锋拱手,然后又漫步走下了比武场地,而且走的还是那样的慢,就好像他一点武功都不会似的,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沒人敢取笑他走的慢,或者看不起他了,

    就在魏胖子走下去之后,冷锋接着问道:“还有谁愿意上台比试。”

    众人相互对望,肯上台來的已经沒有几人了,

    沒有几人,可还是有的,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吼从人群之中传來:“我來。”

    声音落下之后,一人已经大踏步走上了比武场上,那人正是南明觉得在人群中很出众的那人,而且是那个长相魁梧,英俊的人,

    那人上台之后,说道:“我是一名捕头,叫宁胥,特來领教诸位高招。”

    宁胥的气势逼人,朵颜三卫相互之间望了一望,然后福余卫站了出來,冷冷道:“好,你既然要來领教,就请显出真本事來吧。”

    宁胥点头一笑:“这个自然。”

    福余卫用的是霸王枪,他将霸王枪在手,耍了一耍,台下众人纷纷高声呐喊,随后福余卫问宁胥:“你用什么兵器。”

    须知霸王枪是一种极其霸道的兵器,在这众多兵器之中,能够克制霸王枪的兵器并不是很多,若宁胥选错,要取胜便困难了,

    宁胥淡淡一笑,将自己腰间的衣衫解开,当宁胥的衣衫打开之后,只见他的腰上缠着一样闪闪发光的兵器,宁胥将那兵器取下,笑道:“我用九节鞭。”

    宁胥掏出自己的九节鞭之后,台下众人更是欢呼,因为众人都知道,在众多兵器之中,最难练的便是九节鞭,

    福余卫也沒想到宁胥竟然是用九节鞭的,他的霸王枪虽然霸气十足,但遇到九节鞭却也无用武之地,

    不过就算如此,福余卫并不担心,九节鞭难练,如果不是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想胜他却不容易,

    冷锋退后,随之福余卫便跟宁胥打斗起來,

    福余卫先发制人,一柄霸王枪凌厉的向宁胥刺來,宁胥连忙躲闪,可霸王枪还是挑破了他的衣衫,宁胥猛然后退,然后望着福余卫淡淡一笑,道:“好枪法。”

    “过奖。”福余卫说完,突然再次出枪,不过这次宁胥已经早有准备,就在福余卫出枪之后,宁胥突然甩动自己的九节鞭,九节鞭如灵蛇一般缠上了福余卫的霸王枪,而且九节鞭缠上之后,还真的像灵蛇一般,顺着霸王枪向福余卫袭來,

    一时间九节鞭与霸王枪的碰撞之声响起,让台下的人感觉甚是振奋,

    眼看九节鞭就要袭到福余卫的手背,就在这个时候,福余卫突然将霸王枪向上挑动,霸王枪向上挑,无疑是增加了宁胥离福余卫之间的距离,所以那九节鞭的攻势戛然而止,

    可就在九节鞭停下之后,宁胥突然欺身上前,一拳向福余卫打來,宁胥自然知道霸王枪不易近攻,若自己与福余卫打的近了,福余卫的霸王枪便发挥不出威力,

    而福余卫显然也看出了宁胥的意图,所以就在宁胥欺身之前,福余卫突然将霸王枪从顶上劈下,而自己的身子则连忙后退,福余卫与宁胥的身子再次拉远,而他的霸王枪已经危及到宁胥的生命,

    不过宁胥也不是泛泛之辈,就在霸王枪劈下之时,他的九节鞭也突然向一侧甩去,一股很强的力道袭上霸王枪,霸王枪一下劈偏,

    霸王枪重重打在了地上,激起一层尘土,而宁胥的九节鞭也被霸王枪压了下來,宁胥突然后退,而自己双手却不停的转,福余卫手中的霸王枪被带的也转了起來,

    福余卫竟有些把握不住自己的霸王枪,

    就在这个时候,宁胥大喝一声:“走。”

    福余卫手中的霸王枪真的脱手而去,啪的一声插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可地上除了霸王枪外,还有一条九节鞭,九节鞭的一节被霸王枪压在地上,而另外八节则从霸王枪头处向下滑落,原來,当霸王枪快要脱手之时,福余卫突然将自己的霸王枪向相反方向转了一下,结果自己的霸王枪便跟宁胥的九节鞭死死的缠在了一起,

    如今福余卫和宁胥两人手中都沒有兵器,而他们还沒有决出胜负,所以他们仍旧必须打,

    宁胥大吼一声,便挥着拳头向福余卫打來,福余卫自然也不肯落后,也抡起拳头迎了上去,可就在他们两人的拳头快要碰撞在一起之时,宁胥突然闪身,一拳打在了福余卫的腰间,

    腰间最软,被打中也最疼,

    福余卫被宁胥一拳打的跌倒在地,当福余卫起身之时,他的腰已经有些难离起來了,

    宁胥拱手说道:“承认。”

    福余卫虽然不服,可也沒有办法,他的确是败了,而这场比试是宁王住持的,他也不敢耍赖,只好认了,

    冷锋再次上台,对台下众人喊道:“还有谁愿意上台比试。”

    花知梦看着南明笑道:“你要不要上台教训一下朵颜三卫。”

    南明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花知梦,问道:“我为何要教训朵颜三卫。”

    “几天前他们诬陷我们,现在这样的机会,不教训一下他们岂不是太可惜了。”花知梦辩解道,

    南明淡淡一笑:“教训他们一下自然是可以的,不过我却对南昌城采花大盗的案子感兴趣。”

    南明这样一说,花知梦他们也觉得奇怪,两天前他们的确听说过采花大盗的事情,不过这种事情不管怎么说都算是小案子,怎么会惊动宁王呢,

    “这么说你还是要去教训一下朵颜三卫。”花知梦笑着问道,

    南明点点头,他的确要教训一下朵颜三卫,不过目的却是采花大盗的案子,

    就在南明跟花知梦谈话间,一名男子已经踏花飞到了台上,艾飞儿见那人的轻功之后,暗自惊奇,他好久沒有见过轻功这么好的人了,

    南明抬头望去,发现台上之人正是自己所认知的另外一人,那人修长身材,手摇一柄折扇,

    只见那人上台之后,淡淡一笑:“在下是名师爷,叫田磊,平时也喜欢舞刀弄枪,所以特來领教。”

    泰宁卫见田磊这人长的一表人才,简直让男人看了都嫉妒,可他的名字却是如此的俗不可耐,不过泰宁卫并沒有将田磊放在眼里,

    对泰宁我來说,要打败一个师爷,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泰宁卫的兵器是一柄大刀,他看着田磊问道:“你用什么兵器。”

    田磊淡然一笑:“扇子。”

    “好,开始吧。”泰宁卫说完便挥舞着大刀一刀向田磊劈來,

    那一刀似乎有千斤重,劈下來之时,简直如泰山压顶,那气势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可田磊手中只有一把折扇,他的轻功又极好,要躲开这一刀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在泰宁卫一刀劈下之际,田磊突然闪身,擦着刀身躲开了,那刀的气势逼人,将田磊逼退两步,眼看那一刀便要将比武场地劈开,泰宁卫突然收手,那千斤重的大刀顿时停下,

    这样的臂力,恐怕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田磊后退几步之后,望着泰宁卫笑道:“早就听说泰宁卫力大无穷,耍得一把好刀,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泰宁卫淡淡一笑:“知道就好,拿命來吧。”

    说话间,泰宁卫已经再次劈刀袭來,而田磊已经见识泰宁卫刀法的厉害,自然更是小心,所以当泰宁卫一刀劈來之时,自己再次悄然而退,

    泰宁卫一刀再次劈空,

    田磊飞身退后,将自己的折扇微微打开,对着泰宁卫笑道:“好刀,好刀法,不过要伤到我,却不容易。”

    泰宁卫淡淡一笑,能不能伤到田磊,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泰宁卫突然挥刀飞身而來,不过这次却又不同,这次的大刀不再力重千斤,而是突然变的轻灵起來,那刀就好像沒有了重量似的,在空中挥舞就像是一只蝴蝶飞舞,

    飘然的很,

    而这点,却是众人所沒有料及的,

    田磊更是难料,他怎么都想不到,本來一刀挥下,犹如千斤重的大刀,此时怎么突然轻的好像沒有了重量呢,

    思索间,泰宁卫的大刀已经飘來,田磊连忙闪避,可最终还是被泰宁卫的大刀给划破了衣袖,

    此时的刀,好像无处不在,又好像无处都在,让人防不胜防,

    泰宁卫一刀得手,望着田磊笑道:“如今如何。”

    田磊惊魂刚定,将自己的折扇合起,笑道:“果真是奇了,在下十分佩服,不过要我输,却是不能。”

    泰宁卫见田磊如此,只得长叹一声,他对这个田磊还有些好感,不想让他太难堪,但如今田磊执迷不悟,他只好给田磊些颜色瞧瞧了,

    所以就在田磊话音刚落之后,泰宁卫再次出刀,而刀仍旧轻灵,

    只是当刀逼近田磊之时,田磊突然将自己的折扇打开了,那是一把春天里的扇子,

    扇子都是夏天用的,但田磊却在春天拿,这很奇怪,很多人都想知道为什么,而当田磊将扇子打开之后,很多人也就知道为什么了,

    刀劈到了扇子上,可扇子丝毫不损,而田磊在这个时候,突然闪身,來到了泰宁卫的一侧,就在他來到泰宁卫的一侧之后,他的手中突然又多了一把折扇,而那把折扇只有一面,

    另外一面还留在泰宁卫的大刀上,

    而只有一面的折扇此时已经打在泰宁卫握刀的手上,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快,让人无法料及,难得思考,所以泰宁卫也还沒有反应过來,他那里知道田磊的扇子是两个扇子合在一起的,

    扇柄打在了泰宁卫的手背之时,一刀细痕马上显现出來,泰宁卫突觉自己的手好痛好麻,他的大刀突然重了起來,最后啪的一声跌落在地,

    就在大刀跌落在地之时,刀尖上的另一面折扇突然飞起,田磊顺手抄起,将两面折扇合并在了一起,

    泰宁卫手中已无大刀,他并不算输,可此时他的手却不听使唤,他想握拳,可却握不到,

    田磊淡淡一笑:“每个人的手背之上都有很多穴道,很多根筋,只要拿捏的好,我便可以让你无还手之力。”

    本來大家还惊奇泰宁卫为何不再继续动手,等田磊解释完之后,众人才明白,而这个时候,泰宁卫不服也得服,

    田磊望了一眼泰宁卫,拱手说道:“承认。”

    冷锋再次上台,而田磊已经來到了台下,冷锋望着众人说道:“还有谁愿意上台挑战。”

    敢來挑战的已经不多,但南明至少还是一个,所以在冷锋话音落下之后,南明突然飞身來到了比武场上,而朵颜卫见是南明上台,心中不禁暗自震惊,他根本不是南明的对手,他要不要打呢,

    如今朵颜三卫和邬凡达已经败了三场,如果他再败了,岂不是让宁王很沒面子,可如今对手是南明,他又怎么可能赢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