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你蠢啊

    第803章 你蠢啊

    第803章 你蠢啊

    薛青山从四合院出来的时候,还不太敢相信薛双双不但没叫人把他打出来,反而会开口请他们薛家村的村民明天来吃流水席。

    美滋滋!

    薛青山觉得自己走路都有点发飘,对王方木道:“里正,王里正,里正大叔,你掐我一下,我怎么觉得我这是在做梦呢?我都梦到薛双双请我们村的人明天来四合院吃流水席。”

    王方木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是是是,你这小兔崽子在做梦,明天可以不用来吃酒了。”

    薛青山跳起来:“那不行,秀才老爷家的酒当然得喝。”

    他笑得嘴巴都合不拢,道:“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不然你不会这么嫉妒我!”

    王方木笑骂:“放屁,我还能嫉妒你个小兔崽子?”

    薛青山感叹道:“里正大叔,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话了,薛双双是真的心胸宽广,我们薛家村的人以前那么对他们一家人,她现在都能不计前嫌,让我们来吃酒。”

    王方木道:“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肚量大的人才能干大事,看看四合院的发展,这才多长时间,就发展壮大到这个程度,让人不服都不行。”

    王方木说到这里,语重心长道:“青山啊, 我是老了,有些事情做起来,怕是力有未逮,以后就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你要加把劲,把薛家村带出来。”

    薛青山忙道:“里正大叔你这年岁,正是经验最丰富,最好干工作的时候,怎么能服老呢?”

    薛青山郑重道:“里正大叔以后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我们薛家村的人能做到一定照办。”

    王方木看了他一眼道:“我能有什么吩咐?你是薛家村的村长,要带着你们薛家村的人把日子过好。”

    薛青山一个劲的点头,觉得浑身充满干劲。

    薛双双丝毫不知,因为这事,她在白溪村和薛家村两个村民的心里,落了个心胸宽广的好名声。

    说到底,她之所以能这么轻易原谅薛家村的人,是因为她两世为人,行世上或多或少都保留着前世的影响,前世那个社会,世态冷漠,各人只管门前雪,一个小区同栋楼的人住了几年,可能上下楼层之间的住望互相都不认识,那种社会下,什么家族、边坐之类的,不存在的。

    这种影响,让薛双双对薛家村的恶感,几近于无。

    在薛双双看来,和她有矛盾的,对薛顺一家造成伤害的,只是老薛家的人,薛家宗族的人只是漠视不管,没有落井下石,道德上可以谴责,律法上却没有责任。

    法无禁止即可行,薛双双不会把老薛家的账记到薛家村村民身上。

    再有一点,就是如今的她,跟整个薛家村人所站的高度不一样,她的眼光,早就投向整高远的地方,而不是只局限于薛家村这点小矛盾。

    第二天天还没亮,四合院就开始热闹起来。

    前院大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为白天的宴席做准备。

    考虑到村子里人多,一起过来院子里都坐不下,索性把宴席的位置摆在四合院外面,一字排开十几张桌子,做流水席。

    中午快到饭点的时候,村民们结伴而来,凑满一桌就坐下吃席,吃完了,换一桌人,继续上菜继续吃。

    若是饭量大,一桌吃完了还没吃饱,那就下一桌开席的时候接着吃,没有人会在意你吃得多不多,吃再多,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宴席上鸡鸭鱼肉大碗大碗的,没有什么华而不实的摆盘,满满的海碗里装满,份量非常实惠。

    哪怕白溪村的村民这两年的日子眼见着是过得好起来,那家里的伙食也没有这么吃的,便是过年,都没有这么丰盛。

    至于薛家村的村民就更不用说了。

    是的,薛家村的村民,除了跟薛双双真正有仇的薛福一家没来,薛壮一家没好意思来,另外,薛三叔公等几个族老也是没脸过来吃席,其他人,拖家带口都来了。

    村长说,四合院请他们去吃流水席,让大家想去就去,不用顾忌这么多。

    村民们有了这句话,自然就没有放过这次吃香喝辣的机会,连手里抱着的孩子都一起带来了。

    自从薛家村从白溪村独立出之后,近一年来,薛家村的村民差点没被几个族老坑死,差点吃了上顿没下顿,最近的一顿肉味还是过年的时候尝过,早就忘记是怎么样的。

    可就算是过年, 也没有钱割许多肉,只能咬牙割半斤肉回家应个节,一家大小分下来,每人大约能吃两指甲那么丁点,家里人口少的,最多也不过一人一块半个巴掌大的肉,就没了。

    如今对着满桌的大鱼大肉,吃得胃口大开,因为是让人直到吃饱为止的流水席,众人也不怕慢了等下没得吃,所以吃起来虽然凶狠,但是还记得要边喂手里的孩子吃一些。

    四合院外的流水席吃得热火朝天,四合院里面同样热闹。

    因为李县令和姜湛的夫子还有同窗要来,四合院总不能让他们也坐在外面吃流水席,所以在大厅里面开了两桌正席,用来招待李县令等人。

    里正王方木和王家几个族老,还有薛家村的村长薛青山,都被留在大厅里坐席吃酒。

    薛青山坐在屋里满是不自在,几次想跑到外面去跟村民一起吃流水席,都被王方木拉住。

    王方木低声道:“你蠢啊, 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听说县令大人都要到场,还有县衙的师爷、捕头都会来,再加上镇上学院的夫子和学生, 这么好的认识人的机会,你跑到外面去吃流水席?”

    “你还想不想把薛家村的村厂当好?想不想带着村民过好日子?”

    薛青山被他那么一说,也反应过来了,忙正经坐好,不好意思道:“我错了。”

    “我以前没遇过这种事,就算村里请客那也轮不到我上前啊,所以有点紧张。”

    王方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用紧张,你这是缺乏经验,以后经历的多了,自然就习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