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司徒允哲篇20:此情不移

    我是该走了,我该回去做我的第二次手术了,只是我的双腿如灌了铅般,无法挪动脚步。

    此次离去,更不知我们何时才有机会再相见,若真有那一天,想必早已物是人非,那时候,她和段若尘,一定是儿女绕膝了吧!

    那时候,我会后悔今天的成全吗?

    “慎儿,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原谅我不能长伴你身边,也原谅我从今往后,真的不会再出现在你的视线中了,希望你和他、一生幸福……”临走前,我对她说道。

    我的第二次手术,是九月六日,躺上手术台前,并没有第一次那么紧张,这次手术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完成了,而且医生宣布等身体完全恢复后,我会同正常人无异,至少可以保证在十年之内不会再复发。

    医生宣布结果的那一天,我悄悄哭了好几回。

    当我幸福拥有慎儿时,我没有健全的身体、没有陪伴他一生的信心与勇气,如今我的身体无异于常人,却永远失去了她,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来说,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刚刚做完手术的那晚,林宣竟然来看我,也不知她是怎么找到医院来的,当时我手上正吊着药水,身上正压着沙袋,根本不能动弹,所以样子看上去有些惨不忍堵,好在我的脑袋还是清醒的,嘴巴还能说话。

    林宣看到我的模样后,竟蹲在病床前嚎啕大哭起来,不需要过多的解释,林宣已经明白我为何当初舍得放弃慎儿的原因。

    我心里一阵感动,轻松地安慰着林宣,心里却暗暗感到庆幸,幸好没让慎儿知道,连林宣见到我这幅模样后,都同情万分,还不知道她见到我这幅惨状后,会哭得有多么凄惨了。

    还好,我当初的做法是对的,爱的情世界真的很奇妙,爱一个人有很多种方式,有的恋人选择共同面对生死,有的恋人面对生死时会弃而远去,我的方式却是最让人唏嘘的,我宁可躺在手术台上静静死去,也不愿意我的爱人为我伤心哭泣,即便是我已经重生了,可我依然不愿意让她为我掉一滴眼泪。

    我让林宣帮我保守秘密,林宣又哭了好一会儿,才答应帮我瞒着慎儿。她来时气势汹汹,走时早已成了泪人儿。

    妈咪终于知道了慎儿最终要同别人牵手,她成日以泪洗面,身体也每愈况下,竟在慎儿婚礼那天,焦虑至昏迷,至今未醒。

    一周后,是慎儿和段若尘大婚的日子,那日,她必定是盛装出席,在誓言的见证下,牵手成为正式夫妻。

    唯愿段若尘言出必行,能像我爱她那般爱她,像我珍惜她那般珍惜她。

    相比于第一次术后恢复时间,我的第二次手术后,身体恢得得快多了,出院没几天,我就开始了工作,我用了半年时间掌控了莺歌全局,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把莺歌彻底变成一个走向国际市场的全球性电器企业,我一边忙着奔波在世界的每个角落,一边默默地关注着和慎儿一切相关的消息。

    得知她婚后并没有那么顺利,所有的矛盾,竟来自于段母其人、那个世间最薄情的母亲。

    她婚后的不幸,以及和段母日益加深的矛盾,起先我并不知情,后来她和段若尘闪电式离婚后,我方才知晓。

    我早该替慎儿想到的,我之前在医院领教过段母,慎儿是那般的善良,那般的珍惜亲情,她一定不愿意和段母正面冲突,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她一定会隐忍,将所及委屈都藏在心中,乱在心里。

    如果不是陈琛将段若尘狠狠揍了一顿,我想,我也会对段若尘出手的,那个当初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的说会好好珍惜慎儿的混蛋,竟然会在和慎儿离婚后不到一个月,怀抱里又有了别的女人。

    带着疑问,我开始找人调查段若尘,原来,慎儿突然同我提出分手的原因,是因为那个曾经无故出现在我车上的陌生女人,在慎儿面前又上演了一场戏,而导演这场戏的人,依然是段若尘。

    而那部戏中,也真的有一个孩子存在过,只是那个孩子丝毫不和我相关,却和他段若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的慎儿,正是因为那场戏,不再理睬我,才会同我提出分手的。

    震惊加愤恨交织,我恨不能将段若尘揍得满地找牙,可是即使揍了他,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吗?

    段若尘说,爱一个人就应该不择手段拥有她,虽然他的方式不对,可是我无法否认,他对慎儿的痴情程度,绝不亚于我。

    所幸的是,离婚后的慎儿,并没有过多的颓废,调整了一周后,她又变得生龙活虎般,穿梭在湛阳市各大招聘公司,可是选来选去,她最终选择了去给一个叛逆的高中女生做家教。

    她为了让那个女孩考上心中的大学,经常去图书馆一泡就是一天,这劲头,比以前在b大时更加拼命了几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那丫头不负众望,等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转折。

    金榜题名那天,慎儿和李家三口均笑逐颜开,为了庆祝李云隽顺利考上b大,李常林特地带李云隽母女及慎儿去了西餐厅庆祝,慎儿一向不爱吃甜食,以往几乎不去西餐厅用餐,可是那天,她竟没有半点犹豫就去了。

    对于李云隽,她是投入了十分的精力和情感的,所以李云隽的成功,等于是她的成功。

    李云隽在人生最迷茫的时候,能遇到慎儿,算是她的幸运,而慎儿在人生的最低谷遇到了女房东和李家人,也算是她的幸运吧!

    出于对李家的感激,我主动找到了李常林,我给了他一笔价值不菲的大订单,有了那笔订单,李常林的贸易公司将会做得更大。

    李常林曾问我,为什么会如此帮他,我只对他说了一句,因为你值得!

    这世间总会有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发生,在我好不容易接受了慎儿闪婚闪离的婚姻状态时,慎儿却发现已怀有身孕多时,那个孩子,不用想,必定是段若尘的。

    得知她要生下这个孩子时,我如同晴天霹雳般,心中的震憾不亚于当初她与我决绝分手、另嫁他人。

    可是我深知慎儿的性格,她一旦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陈琛不能、陈琛的母亲也不能,我不清楚慎儿是如何说服陈妈妈的,可是陈妈妈真的同意了慎儿在离婚后,选择了将前夫的孩子生下来这个决定,听着有些荒唐,可是的的确确发生了。

    那几天,我趁陈琛不在医院时,时常坐在慎儿的病房外,感受着她的矛盾与不舍,见证了她从犹豫到决定生下孩子时的坚决。

    我从不责怪慎儿傻,她的所有决定,我都照单全收,她从小失去亲情,对于亲情自然更加渴望,比别人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亦或是这个孩子与她注定了有母子缘,能来到这个世上,喊慎儿一声妈妈,是她的幸运,而慎儿能生下她、拥有她,给予她全部的爱,也是她的幸运。

    陈琛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虽然表面上与慎儿显得格外生分了,也很少往慎儿那里去,可是我很清楚,因为他的母亲正在全力照顾慎儿,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小囡囡出生的那天,我得到消息后,丢下手中的工作朝医院赶去,我远远地看着产房,我想将痛得撕心裂肺的慎儿搂在怀中好好安慰,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直到那道响亮的啼哭声传出产房,医生抱着小囡囡出来告诉陈妈妈母女平安时,我心头的石头方才落地。

    母女平安!

    慎儿,你的决定是对的,正所谓母女连心,从今往后,你重新有了血脉相连的亲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虽然那个家是残缺的,可是因为有了你,那个家会变得无比温馨。

    后来,她盘下那家小超市,再后来,慎儿经过努力,买下我曾经要送她、却被她拒绝的红色小奥迪。

    那时候,她已有能力买更好的车,可是她偏偏选了那辆好几年前的旧款,只因为那辆车有着我们共同的回忆,所以,当她把那辆车提回家时,我的心里暖暖的,我的慎儿,心里依然有我,她的心里依然存留着我们所有的回忆。

    在慎儿的勤奋打理下,她的叶氏百货发展成一定的规模,在这种情识下,她应该趁胜追击,抓住最好的时机,成立分店一展鸿图才对,可是她突然消停了下来。

    或许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可是我却知她所想,从她爱小囡囡的程度和给囡囡冠上她自己的姓氏来看,她是万般不愿意让段家知道囡囡的存在的。

    正所谓树大招风,如果她将叶氏百货一直这么发展下去,那么她必定会成为这湛阳市的公众人物,小囡囡被曝光的可能性将会无限放大,到那时候,许多局面一定是她不能完全掌控得了的。

    我一直深爱着的女人,果然冰雪聪明,深刻理解物极必反、水满则溢的道理,适时收手,才能够这般幸运,让家庭和事业两者兼顾,才能一直这么幸运地陪伴在小囡囡的身侧,看着她渐进成长……

    我把记忆碾成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