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原来是天才

    295

    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不代表太子不想对付萧韶羽。现在机会来了。

    太子紧接着道:“抓云生雾就抓云生雾,你们神机营不是最擅长暗地里搞事吗?怎么这次搞这么大?霍晓这一出,给了斗战城足够的理由联合其他各国向我们发兵。而且,现在还有留言传出,他跟蝴蝶刺客是同伙。跟蝴蝶刺客是同伙那是什么概念?天下间各大门派几乎都会与我们为敌啊!包括在咱们内部,都有很多人想抓到霍晓,找到蝴蝶刺客。”

    萧韶羽不紧不慢道:“王兄有所不知,霍晓此次面对的对手,是整个天斗府与斗空楼!对手太强。无法暗地里操作!但若不灭掉凶手,对不起咱们死去的百姓。”

    这话说的,气势十足。杀我族人,虽远必诛。在战时,男儿就应该有这样的血型。

    这时,萧楠问道:“你的意思是,真正的云生雾藏在天斗府跟斗空楼里?”

    萧韶羽道:“不错,正是斗空总楼楼主,无两!”

    萧楠道:“如果是无两的话,那天斗府可能还有其他人参与,甚至,斗鬼无极,都有可能。”

    萧韶羽道:“斗鬼无极有没有参与暂时还不清楚,但无两的所作所为,他不可能不知道。好消息是,天下只知道霍晓利用蝴蝶刺客,杀了无念。却不知,在此之前,霍晓已经拿了无两的人头。”

    那一刻,萧楠几乎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一脸震惊地看着萧韶羽,道:“你说他杀了无两?”

    无两可是天邪榜排名第二十二位的顶级高手啊!又是斗空总楼楼主,智慧超群,当年联军进攻大汉之事,便是无两策划的。无两一死,对于大汉帝国而言,压力小了很多啊!毕竟那样惊艳绝伦的人物,没几个啊!

    只听萧韶羽道:“正是!之所以没有消息传出来,是因为无两之死对斗战国而言,是巨大的打击,斗鬼无极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其死讯传出。如果我所料不差,他会找人假扮无两,保持斗空楼正常运行。”

    这时,萧楠的脸上多了一份赞许之意,道:“虽是擅自行动,却能在斗战城里干掉无两,此人之勇,此人之智世所罕见。韶羽啊!你手底下有如此顶级高手,为何本王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啊!”

    萧韶羽一脸无奈地笑道:“父王有所不知,霍晓这人,随性洒脱不羁,他可以当官,但不能当大官,特别是每天要上朝的官。他觉得朝堂上的官府,会让他失去自我。”

    萧楠笑道:“这么说,他倒真有江湖大侠的风采。”

    萧韶羽道:“儿臣也是这么觉得,所以,当捕头,是他兴趣所在。除了云生雾的案子他之前没有察觉之外,在他的辖区,无论什么案子,三天之内必破,根本不用我这个总掌舵操心。所以,时间长了,我也放手让他自由发挥。纵然云生雾那么神秘而难缠的对手,他也只用了四天时间就锁定了目标。虽说这次去斗战城,他没有向我禀报,但我相信他的判断,他一定是有把握才去的。话说回来,如果他真的向我禀报了,说不定我不会同意,或者说,在向我传信的时间里,会耽误他去斗战城的最佳时机。”

    萧楠满意的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又是一通咳嗽!

    一咳,刚才的精气神又消失了。好在,他还能坐着,还有力气说话!

    太子自然又适时的关怀老父王,保重龙体!

    缓过来后,萧楠道:“虽说不守规矩,理应惩罚!但非常人办大事,必定会突破常规。守在圈子里的人,永远不会有新的突破。虽说这霍晓闹的动静很大,但听你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欣赏他了!”

    这时,太子突然上前道:“父王,关于这霍晓,儿臣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萧楠道:“说吧!”

    太子道:“我不是怀疑神机营情报的准确能力。只是,要在斗战城杀掉无两。这真的可能吗?那可是排名第二十二位的高手啊!是斗空楼总楼主,又是斗鬼无极最得意的弟子,要在高手云集的斗战城杀无两,能做到这一点的,咱们斗战城,恐怕也只有酒神吧!”

    萧楠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道:“你是在怀疑霍晓?”

    太子道:“我不是在怀疑他,我只是提出这其中的不合理之处。就算霍晓真的能灭了无两,这说明他的智慧跟武力皆在无两之上。可天邪榜上,霍晓的排名在四百二十一位。这么多年来,天邪榜的排名,就是修武大陆武力最真实的排名,从没听说出过差错。我听说这霍晓才二十出头,二十多的小子,就有能灭掉无两的实力吗?再退一步说,就算霍晓真有如此实力,那他家住那里?师从何处?这样的人,不可能毫无背景吧!”

    太子虽然针对萧韶羽但他说的不无道理。

    于是,萧楠看着萧韶羽,问道:“这霍晓到底是何来历?”

    萧韶羽道:“儿臣不知!”

    这个不知,又是让人大吃一惊。但萧韶羽不是个莽撞的人,此间必有隐情!

    萧楠道:“不知来历的人,你也敢用。说说的你理由吧!”

    萧韶羽道:“这是个赌约!”

    “赌约?”

    “当年他找到我,说想主掌仙临神机营。他给我第一感觉便与众不同,所以,我有兴趣

    与其交流。只是相当神机营掌舵,不只有足够的功力,还得有足够的智慧。可他没有展现他的武功与智慧。只跟我提出一个赌约:他给我七天时间,让我查他的底。查出一丝一毫,都算他输。”

    “结果你输了!”

    这时,萧韶羽轻叹一声,道:“是啊!我输了,别说七天,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没有查出他的底。”

    萧楠面露疑色道:“他竟如此神秘?”

    萧韶羽道:“是啊!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人,无迹可寻!可实际上,每个人都有出处!

    他能将自己隐藏得如此隐蔽。当时直觉告诉我,这是个干情报的天才。”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