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狗贼,你挺会玩儿啊!

    凉风吹着。

    闲暇下来的周叶不太习惯。

    “师兄,你说这太阳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木长寿双手抱头躺在地上,看了天空当中扭曲的太阳好一会儿之后才侧过头对周叶问道。

    周叶背贴土壤。

    “界域里的天灾都是大修行者来处理的,太阳上的天灾估计没有谁会去处理,所以说啊,估计这太阳以后都是这样了。”

    周叶回答,内心里不是特别在意太阳的形状。

    不管是什么形状,太阳永远都在运转着。

    讲实话太阳还是很重要的。

    周叶感觉如果没有太阳的话,没有踏入修行的大多数植物肯定都要嗝屁,或者说那些植物会发生异变,最后会是个什么场景也没有谁知道。

    “刚开始的时候还挺不习惯的,不过看久了之后,感觉其实也就是那样。”

    木长寿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腕,又道:“师兄,我想了想,我还是继续修炼吧。”

    周叶起身,看着木长寿。

    小伙子的精神很不错,一心想要变强,而且没有了心魔的羁绊,想来只要有足够的资源,修为境界会提升得很快。

    “加油修炼吧,师兄我很看好你的。”

    周叶伸长叶尖,拍拍木长寿的肩膀以示鼓励。

    “是!”

    木长寿面色严肃地点头。

    被师兄看好,是一种沉重的压力知不知道。

    师兄这么强大,能看好他木长寿,那说明师兄是认为他木长寿未来是会有成就的。

    那他木长寿就不能辜负师兄的期望。

    木长寿去修炼了。

    周叶继续躺在地上,意识沉入心底。

    “大哥,都说了明天就诞生,你到底是不信任我还是怎么的?”

    心魔看着周叶,苦涩得很。

    其他的心魔,哪一个不是牛逼哄哄,虽然大部分都被搞死,但是死得也很壮烈好伐,都是与宿主展开了惊天动地的大战才嗝屁的!

    那种死法,它心魔一辈子都想啊。

    但是它为什么就遇到了周叶这个神经病。

    “你误会了,一天的时间我还是等得起的。”周叶摇头。

    “我只是突然感觉比较无聊,所以来找你聊聊人生。”周叶坦然说道。

    心魔想了想,感觉还是有些不好。

    和周叶之间有什么可以聊的。

    就好像和死敌聊天,那肯定聊的都是自己要怎么弄死对方。

    一想到那个画面,心魔就有些颤抖。

    它有点害怕,主要就是怕周叶张口就说:我准备吃你,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方式,是清蒸还是红烧,亦或者说烧烤?

    浑身冰冷。

    惊恐至极。

    “你能不能和我说一说,你们心魔的诞生过程都是什么样的,我觉得你一个心魔有点不够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一万个。”周叶诚恳地问道。

    “有我一个,你就可以荣幸了,你居然还想一万个?!”

    心魔深吸气。

    这是渣男啊,拥有了自己,居然还不满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真是可恨!

    心魔咬牙切齿。

    心里有种想要弄死周叶的想法,但是它又做不到。

    这种情绪,可特么悲伤。

    “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么,需要你来变强啊。”周叶感叹一声。

    如果有成千上万的‘奢侈品’心魔,那别说是成帝了,自己能在短时间内成为仙一级的存在。

    到时候看谁不爽就弄谁。

    那种让人向往的生活,多么快乐啊。

    “唉。”

    心魔叹气,随货道:“你就只知道利用我,你一点都不懂得我的感受,你就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吗?”

    “那肯定是不能啊,你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叶理所当然的回答。

    他不认为自己所说的话又什么毛病。

    心魔也就是在他这里变得比较乖巧,要是在别的生灵内心里,肯定是狂妄的没边。

    周叶感觉,自己是代表了天下所有修行者在敲打心魔这个群体,让心魔们知道知道,活在修行者的内心里,需要低调。

    “我发现你说话怎么就是这么刺痛别人呢?”

    心魔就很纳闷。

    为什么和周叶交流,自己心里总是那么的累。

    还有就是,这株草为什么就是这么可恨!

    “和你说实话吧,我这个人吧,其实一般情况下就是比较喜欢实话实话,我从来都不虚伪的。”周叶笑道。

    心魔沉默着。

    不太想回答。

    它都不知道怎么和周叶去交流。

    “快说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能拥有很多的心魔?”周叶催促道。

    “你师弟不是拥有魔瞳吗,魔瞳能制造心魔啊,你为什么还要这么贪心?”心魔无奈。

    周叶道:“总不能累着师弟不是?”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正常情况系,一个生灵的内心里只能住一只心魔,你也别问什么不正常情况,我观察过你,你身上不可能出现不正常情况的,死了这条心吧。”心魔说道。

    根本就不给周叶发问的机会。

    “好吧,那真是太遗憾了。”

    周叶很失望,随后对心魔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诞生吧。”

    说着,周叶不再理会心魔。

    回到灵田里。

    周叶开始炼化物资。

    从明天开始,就可以吞心魔了,又多了一条发财的道路。

    周叶感觉,距离自己的突破,已经不远了。

    “不朽境后期的修为,就算战斗力正常,也算是一方霸主,再加上魔道帝兵以及一系列的玄技和顶尖杀伐术,我肯定可以和不朽境巅峰的老牌修行者战斗……”

    周叶计算着。

    上次侥幸斩杀了一位顶尖仙王,周叶并不膨胀。

    那都是运气,因为对方恐惧自己,所以让自己一剑击破了对方的内心,同时也将对方斩杀。

    周叶认为,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以及战斗力,能和顶尖的不朽境修行者战个有来有回已经算是不错。

    “等修为突破,就是时候考虑外出了。”

    周叶低语着。

    他比较懒,比较喜欢咸鱼的生活。

    但是他更想变得更强,变得无敌了之后再继续咸鱼,那样的情况下,谁特么不开眼敢干扰他周某草的咸鱼生活?

    “不朽境后期,帝境中期,嘿嘿嘿,我来了……”

    周叶闭目,开始快速炼化物资。

    悬崖边。

    木长寿炼化灵晶的同时,也在吸收磅礴的天地灵气。

    听到师兄的低语,内心里有些难过。

    难过情绪所滋生的负面能量,木长寿直接吸收,修为提升了那么一丝丝。

    难受的同时,又很快乐。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折磨着木长寿的精神。

    他感觉,自己总有一天,会变成二公子那样的存在。

    ……

    远方。

    鹿小元缩成一团,被青帝提在手里。

    “师尊,是分身不听话,我去追分身去了,我绝对没有贪图人家财富的想法啊。”鹿小元捂着脸解释道。

    她居然被当场抓获。

    “是么?”

    青帝冷笑。

    鹿小元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心里是清清楚楚。

    没有什么不明白的。

    “那肯定的啊。”鹿小元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脸上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

    “周叶把该告诉我的都已经告诉我了,你还是不要掩饰了,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青帝微笑着说道。

    “啊?”

    鹿小元一愣,小脸凝重。

    周叶居然把一切都告诉了青帝。

    这是怎么回事?

    “师尊,肯定是周叶污蔑我!”

    鹿小元神情严肃。

    这个时候,就应该来一个死不认账,反正分身都已经消失了,也找不到对证。

    “污蔑你?”

    “周叶为什么要污蔑你?”

    青帝微微摇头,随后又道:“你这个家伙什么性格我还能不知道不成,周叶把你的计划都和我说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快过来抓你?”

    鹿小元有些懵。

    周叶暴露自己就算了,居然还把自己的计划都暴露了出去。

    狗贼!

    鹿小元咬牙切齿。

    “我和周叶才是一伙的。”

    青帝意味深长地说道。

    鹿小元攥紧小拳头,心中暗暗发誓,这次回去了之后,一定要揍周叶一顿,让他清楚清楚,到底和谁一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墙头草的行为,是要不得的。

    “知道错了没有?”青帝问道。

    被青帝提在手里,鹿小元努力做出乖巧状,回答道:“我知道错了。”

    鹿小元这次认栽了。

    不过,我鹿小元下次还敢。

    “把你的小心思收起来,祸害木界要有一个度,超过了这个度,别说我要揍你,连树老恐怕都忍不住想要教训你一顿。”青帝轻笑着说道。

    “嗯嗯,我明白你的意思!”

    鹿小元连忙点头。

    这是青帝的暗示,祸害可以,但是不能祸害得太狠了。

    得留一线。

    这规矩早说嘛,这样我鹿魔王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啊。

    “走了,回去了。”

    青帝提着鹿小元跨入虚空。

    鹿小元沉默着,心里还在想着周叶的事情。

    青虚山。

    “这股冷意是怎么回事?”

    周叶微微皱眉,就有些想不懂。

    不过,直觉告诉他,有危险。

    “身在青虚山,除了鹿小元之外,还有谁能给我危险的感觉?”

    这么一想,就有点不妙。

    “唰!”

    念头刚刚升起,空地上空间漩涡浮现,青帝提着鹿小元出现。

    “啪。”

    青帝松手,鹿小元顿时趴在了地上。

    扫了委屈巴巴的鹿小元一眼,青帝走进了凉亭里。

    空地内。

    鹿小元缓缓爬了起来。

    逐渐转过头,看向周叶的位置。

    四目相对。

    鹿小元的小脸越发阴沉。

    这家伙,墙头草,两面倒。

    “给我制定了完美的计划,又把计划汇报给了师尊,让师尊来揍我……”

    “狗贼,你挺会玩儿啊!”

    鹿小元靠近周叶,面色越发狰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