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你叫楚念,清楚念

    那种感觉仿佛还是在昨日。

    那个孩子真的很会和南音撒娇。

    每每躺在自己的怀中的时候都会看着自己甜甜的笑,那笑容甚至温暖了南音的心,驱散了南音心里面的所有阴暗,并且那孩子乖巧懂事的,即便是到了现在都让南音的心里面感叹。

    小男孩儿的出现对南音来说可能只是匆匆的过客,但是对南音确实产生了很深的影响,那是第一次南音提前感受到了成为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

    还有看着襁褓中的孩子看着自己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恨不得想要将全天下最美好的事情都想要给襁褓中的孩子一般。

    当时海棠便笑着却说她若是自己腹中的孩子是个女孩儿的话,然后将那男孩儿收成女婿也便是没有什么分别于不分别了。

    当时只是海棠的一句戏言,不想如今竟然成了真,自己所生的,当真是个女儿。

    虽然不是男孩儿,让南音眉宇之间是有过一阵的失落的,但是那失落也只是一瞬间,很快的南音便想通了。

    女儿也好,女儿一样可以传宗接代。

    女儿一样可以清明时节替清如风扫墓,一样的可以照顾她百年,甚至女儿是要比儿子贴心很多的,女儿多半是要比儿子懂事的。

    “得给你取一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南音突然开始犯起了难。

    旁人家夫人生孩子都是有自己的丈夫陪伴在身边的,甚至可能在刚刚得知有孕心时候便会迫不及待的给孩子起好一大堆的名字。

    男孩儿女孩儿都有。

    然后便夫妻两个一同欢欢喜喜的等着瓜熟蒂落,亲眼看见孩子出生的时候,在从那么多取好的名字当中挑选一个最为喜欢这个适合的名字给那个孩子。

    然而南音这一路上都是在逃亡,别说是有着自己的丈夫陪在身边,周围有着一干的仆人尽心尽力的伺候,便是怀着这孩子的时候也没能得到好好的休息。

    这起名字这件事南音更是从前都没有好好地思考过。

    如今孩子又突然早产。

    所有的事情都这般的突然,以至于让南音有些初为人母的措手不及和手忙脚乱。

    别说是起名字这件事情了,就算是其他的事情,南音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都是比不上旁人那般欢欢喜喜,阖家高兴,有的只是冷冷清清。

    南音左右也没有什么事情躺在床上,脑海中更是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自己当年和清如风的种种。

    幸福的,心酸的,也有甜蜜的,也有让南音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

    思来想去,南音一边看着自己怀中的那个孩子,一边淡笑着说道:“娘的好女儿,以后你便叫楚念,清楚念。”

    “是爹爹和娘亲的宝贝念念。”

    “就算是没有其他的人爱咱们,咱们也不要紧,有娘和你海棠阿姨在你的身边照顾着你,你一定会幸福的。”南音的眼神始终落在清楚念的身上,仿佛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一般,甚至心里面已经听清楚念计划好了未来几十年要走的路该是如何?

    就连清楚念的未婚的人选也是已经给选好了。

    南音振作起来只是瞬间的功夫,便不再陷入悲伤当中。

    就算没有人爱她们又如何??

    只要有自己爱自己就足够了!

    “如风,你看到了吗?”南音紧紧的将清楚念抱在怀中,目光有些悠远又茫然的看着上空,呢喃自语道:“这就是咱们的孩子,是咱们的女儿!”

    “以后,我们也是有着我们自己的孩子了!”

    “要是你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也一定会同我这般对这孩子喜欢。”

    ——

    宴会一直到了半夜才结束。

    蓝林妄牵着自己未来皇后的手含还笑着的看着周方各国前来朝贺的使臣。

    “今夜,多谢各位使臣慷慨赴宴,过几日便是朕与朕的皇后大婚之日,若是使臣们没有什么要紧的事的话,不如索性再待在我西陵国多留几日,看着我们帝后大婚之后再行离去。”

    “我们西陵国定人会略尽地主之谊,好生的招待各位使臣的。”

    蓝林妄的声音依旧浑厚,脸上也是带着一股威严所在的。

    新皇登基和帝后大典本来就是一件很要紧的事情,二者分量相同。

    旁人一般都是先成为皇帝,而后多年之后才会和皇后举行盛大的婚礼,又或者在登基之前便已经是迎娶了正妻的。

    登基之后便直接册封为皇后,无需再行一次浩大的成亲的礼仪,可是蓝林妄的特情况有些特殊,他是先行登基,然后又在众人尚且未反应过来之时,便提出了要迎娶新皇后。

    如此一来,两件重要的事情便都赶在了一起。

    要是寻常的小事也罢,这些起来朝贺的使臣也算是有借口可以提出先行一步离开。

    可是帝后大婚乃是要紧的事情,他们恰好又已经身体到了西陵国,倘若这个时候要是说自己还有其他要紧的事情去帮忙,而要提前离开西陵国的话,难免就有伤情分了。

    况且,除了南宫冽和林婉月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西陵国,回到自己的国家之外。

    其他的人也同样是有着借口想要好好地留在西陵国的,他们这一趟西陵国之行,也并非只是单纯的那么好心想要来恭贺蓝林妄,给蓝林妄锦上添花的。

    他们还有其他未完成的事情要去做。

    云辞和林绘锦想要找到她母亲南羽的下落,若是就这么直接离开的话,岂不是白白的折腾一场???

    说什么也是要有所结果,是生是死知晓了之后才能离开的!!!

    而那兰雪国的太子和太子妃也是各怀心事,他们想要和朝旭国联姻,又或者是想要铁了心的和朝旭国为难,让云辞和林绘锦的心里面不痛快。

    要是就这么离开的话,便是连和云辞,还有林绘锦继续商讨的机会都没有。

    也是算盘白白的落落空。

    原来就算是蓝林妄不开口,主动要求他们留下来,他们自己心里面也是会努力的想着办法,想着借口多在西陵国留几天的,不想蓝林妄居然主动开口邀请他们参加他的几日后的立后大典,那便是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他们也算是省心,不用再费心焦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