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决战将至

    没有时间了,江枫只能安抚心神片刻,看向了最后一枚金丹,虽然品阶只有二品,但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全知视野”下,地级修士孙宝泰和金丹修士马士凯已经恢复完毕,一前一后向这块小型灵地飞掠而来,虽然为了保持灵气充盈,两者的速度并不快,但两炷香的时间之后,两人便可轻松到达此间。

    “他们来了。”

    江枫目光坚定,看向那深邃无边的黑暗之中,借助影子的黑暗视野,他能感受到这里的无尽荒凉,决战将至,己方伙伴晏殊佳虽已没有性命之忧,但还不足以与两名同阶修士抗衡,而自己方才的晋阶尝试,甫一开始便失败了。

    “我可以与他们周旋片刻,但应该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

    晏殊佳顺着江枫的视线,同样看向远方,原本脸上的复杂情绪,已然尽数消散,宁静和沉稳,再度重回她白皙中透着孱弱未消的脸庞,自从筑基以来,她便有机会,数次离开师长庇佑的齐国,也经历了多番修士斗法,行走在濒死边缘的经历,已有三次。

    而这三次,每一次无不与眼前的江枫,这个浅山宗小掌门产生了交集。她心中思忖至此,不禁转头望向被魂火宫灯照亮的江枫,灵力乱流时而吹乱她的额头短发,带着些许微冷的气息,她古井无波的表情之下,万千感慨却挥之不去。

    而江枫也一样看着她。

    “师父,你看得痴了。”将最后一堆灵石原矿勉力塞入储物袋的江城子上前,在江枫的眼前挥了挥手。

    呵——

    江枫老脸一红,没去接调皮徒弟的话茬,“殊佳,我会做最后一次尝试,倘若事有不济,你便用那保命符宝离开吧。”事已至此,江枫并没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成功,何况,时间有限,很可能被对方突然打断,但晏殊佳仍有机会逃生。

    “我给你的,便是唯一一枚逃生符宝,其实,我之前骗了你。”晏殊佳坦然相告,感受到江枫略有亲昵的称呼,她脸颊微红,并未驳斥,而是将实情相告,“虽然有两枚,但我那枚,并非逃命之用,而是在灵力枯竭时,引爆金丹之用。”

    “这……”

    江枫陡然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对方,或者延续话题,“也好,如果你相信我,我再做一次尝试。”

    “好。”晏殊佳垂首,只说了一个字,随后补了一句,“我们共进退便好。”

    江枫不再多言,手中灵力微动,令两名还在一旁“学习观摩”的徒弟回归手臂之上,收了影子,藏入“枭纹铜钟魂蛊”之中,以便在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敛藏外放识念,尽数集中到周身百丈内的黑石之上,随着地表的不断耸动,无数或大或小的黑石,如水中气泡般浮出地表,汇集在江枫周身。

    这是他眼下能聚集黑石的最大数量。

    心随意动,黑石将两人尽数包裹,快速沉入地表之下,这蕴含原矿的灵地甚是坚硬,但在黑石面前,仍然松软得如同淤泥一般,很快,两人便沉入两丈深的地表之下,黑石游离,将周围的砂石尽数推开,形成了数步见方的耳室。

    在此之后,黑石继续下探,每下沉两丈,便重新挖出一处小型的空间,直到凑足一手之数,这才停歇,每一处耳室,都有通达到四周近十丈的微小通道,只有这样,此间才有足够的空气供两人呼吸,不至于在封闭的环境之中,窒息死去。

    寸缕念头外放,借助“全知视野”窥视,孙宝泰和马士凯已经距离此间不足五里,江枫不再犹豫,将“金玉耳环”之中最后一次“八卦小灵阵”放出,进一步凝聚这里的灵气,准备开始借丹提升。

    嗯?

    感受到聚灵阵敛藏灵气的气息,晏殊佳不禁在黑暗之中看向江枫,她掏出一枚夜明珠,将这里略微照亮。

    “太黑了,有些压抑。”

    她自顾自的解释道,这微弱的光,也驱散她心中的些许不安,这也是她如此近距离的与一名异性修士独处,而且,还是个妖族。她很好奇,江枫到底用了什么本领,如此快速的布置了一处聚灵阵,不过,她第一时间,只是发现江枫将那女式的耳环摘下,放入储物袋中,旋即将一根黄玉手链戴在了手上。

    那正是自己被对方借走,尚未归还的黄玉手链。

    哼!

    看起来,那耳环也是哪位女修的。晏殊佳脸上多了些许清冷,“你借了我的黄玉手链,还欠我一件饰品,如果我们能离开,可是要兑现的。”

    夜明珠的光亮,早已让江枫发现了晏殊佳的异常,他也略微懂了对方的意思,心中未免有些波动,这才明白方才在地面之上,对方面色有异的原因。

    原来是这个样子,看起来和萧明真一样,误会了自己,不

    过与萧明真不同,晏殊佳没有隐藏念头的技能,将真相告诉她,恐怕只会害了她。

    “我早已备好。”

    江枫不想留下执念,冲关地级,并不一定会顺利,无论他接下来的借丹,还是晏殊佳尝试祭炼涂山的法器,带着这缕残念,都不合时宜。而且,万一身陨道消,岂不是空留许多遗憾?他甚至想说点什么从未说过的话,但想想还是不合时宜。

    决战将至,他在心中不由自主的提醒了自己一句。

    事实上他还没来得及准备晏殊佳所说之物,便拿出了原本苏黎清为其备好的大婚礼仪饰品,其中那卷“团花雕纹腰带”尚未交给苏锦,便递给了晏殊佳,这金玉相间,闪闪发亮的物事,在凡俗界,算得品相不错的馈赠之物。

    只是,似乎这东西有点过于贴身私密了,江枫瞥见了对方脸上泛起的一团红潮,旋即想到,倘若真相大白,自己是不是会被人称作“渣男”?

    在此之前,他将余小曼的“松石项链”送给了萧明真,这次,又将本来应该交给苏锦的“定亲信物”赠给了晏殊佳,虽然前者是为了让技能“银羽箭”助力萧明真的安全,后者是为了免去两者心中的些许遗憾,毕竟接下来的大战,很可能会身陨道消,但前后并未用多少心思,也没花一枚灵石的江枫,多少还是有点心虚的。

    好在她们并不会见面。

    “是你为我挑选的?”

    “现在不方便戴上,先收起来,祭炼法器要紧。”江枫没敢正面答复,打着哈哈,感受到手臂上两团温热和一团炙热,脸上不禁有点烧,好在此间不算明亮,脸皮厚点,倒也不打紧。

    古宝永恒之塔传递出一丝波纹般的威严,将这种晦涩但又迷离的情绪驱散,江枫旋即重新感受到紧迫和不安,似乎古宝,也因自己大战前的拖沓生气了,之前,它便已经放出了不再相救的意念,如今的不满,看起来它还未放弃自己。

    这就好,想来古宝之灵还是有些人情味的,总算是没放弃。

    江枫便重新静下心来,如法炮制,再次以范西海的金丹为引,催动自己体内积存的力量,开始冲击地级境界,方才被刘奎一的残念所困,此番,江枫便小心了许多,灵力熔炼对方金丹的速度,慢上了许多,但此枚二品金丹,却是比之前的五品,要容易祭炼得多,表面繁复但却纹饰简单,不经雕琢的丹纹,便已说明了这一切。

    不敢过多去想,一枚品质才二品的金丹,会为自己将来的大道,带来怎样的负面影响,眼下,他只需要尽快晋升,二品金丹也是金丹,一样能带来地级实力,相较自己的玄级八重,不可同日耳语。

    在行将口渴而亡时,试问,又有谁介意,不去喝掉一杯可能在七日之后,毒发身亡的毒酒呢?为了活命,能解渴就好,至于之后是否洪水滔天,再去想办法吧,借丹之人,虽然没有公开记录,但为数定然不少,恐怕早有人想出了应对之法。

    金丹逐渐融化,化为重重影像,种种印象,以及千百种记忆中的情绪,再次向江枫的识海涌来,尽管已经千疮百孔,但此番控制了节奏的江枫,并未任由这些残念一齐冲进自己的识海,而是有意的限制,减速,缓缓消解。

    不过,江枫很快便觉得自己有些多虑了,在范西海的记忆之中,多半是专心炼丹的画面,欣喜的情绪居多,负面的情绪很少,这是个经常宅在丹房之中的修士,即便有些画面涉及斗法,也大多并不在阵前,而是隐在后方出手,其中更有不少暗算队友的手笔。

    死得不冤!

    江枫心中暗忖,随即识海之中,便被一幕幕让人脸红心跳的记忆充斥,这是范西海的第二个个人爱好——双修之道,他似乎有不止一位夫人,在那些残缺但却关键的画面之中,出现了数十人,有凡俗女子,更多的是修士之身,他似乎使用了相关的术法,通过此术,排解心中的负面情绪,以及略微改善自己的体质。

    倒是个行事荒谬之人,只是这画面让江枫心中气血翻腾,他更不敢睁眼,生怕被这种情绪左右,铸成错事,虽然他也感受到晏殊佳的些许情愫和好感,但尚未到那个阶段,并且,人妖殊途,修为和地位都迥异,他不禁思绪有些纷飞,识海再次泛起层层波澜,直到古宝永恒之塔陡然出现,才抚平了心中悸动。

    刺痛!

    古宝永恒之塔愤怒的情绪传导而来,引动江枫的魂灵和身体,都一阵猛烈战栗,还未等江枫自行引动寄存的历练,那古宝便释放出无形的抽吸之力,将那历练尽数拍散,灌注到江枫每一寸经脉之中。

    轰!

    他听到体内阵阵爆裂的声音,正是强行拓脉的回响,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周身一阵猛烈的震动,应是孙宝泰和马士凯到了。

    …………

    地表之上。

    “他们藏在地下,使用的,应是那黑石导引之术。”马士凯周围雪亮,数枚光幕符将这里照得通明,没有方寸空间,可以藏身。

    “这里竟然有一块三阶灵地,虽然很小。”

    孙宝泰能感受到地下的江枫和晏殊佳,手中用于追踪的柳枝已经干枯,跟踪范围十分有限,但如此近的距离,那柳枝还是绽放出一抹绿意,明确表明,那两人就在此间。受困于灵地中灵石的气息扰乱,两人没法判断对方到底在多么深的所在,但确信是这里无疑。

    “之前我们过于谨慎了,倘若方才一力赶来,在这灵地之上,我们可以轻松取胜,活捉这两人。”

    “重要的是晏殊佳,江枫是死是活无所谓。”

    同门刘奎一已死,孙宝泰自忖如果能够离开,便可以和冷听涛,左子蝉三分金城派领地,即便自己修为不及二人,家族实力也差上很多,但也能分润七八座城,即便没有浅山宗这块贫瘠之地,也足以安身立命,远胜之前了,在此间拖了这么久,想必冷听涛和左子蝉早已得手,如今,早些离开此间,才是正道。

    “想办法将他们逼出来。”

    马士凯手中多了一根手臂粗的长棍,正是器灵双头妖犬容身的那件法宝,手中祭出大团灵力,将那长棍层层包裹,随后,他给自己加持了数道临时符箓,一把将那长棍擎起,陡然杵到地面之上。

    乱石纷飞,无数的气浪将岩层爆裂,更有数枚大大小小的灵石原矿从其中飞溅出来,很多更是直接化为齑粉,虽然这东西有些价值,但相比两人眼下目标的重要性,还是差的远。

    再来!

    蕴含灵石的地面,在这种蛮力下,并未像普通的岩层一样深入太多,只是仅仅被凿出数尺见方,一尺来深的小坑,也正是因为如此,灵石矿的开采需要大量人力,否则,便只需修士动动手,便可以随意捡取了。

    不过,即便只有这样小的“成绩”,身在灵地之下十丈的江枫和晏殊佳,还是感受到了迫近的压力,同时,也有被压缩的耳室空间。

    江枫排解心头的些许慌乱,重新回到金丹的熔炼之中,范西海的记忆碎片,他已经消解排遣大半,余下的记忆,或是斗法经历,或是日常点滴,并无太多情绪附着,不会妨碍自己晋升,故此,他打算在这种驳杂之物混入识海的情况下,强行提升。

    马士凯的一棍,便是一尺,想必此间很快就会无法安坐,好在之前用黑石开辟了五层,江枫很快便退至第三层,一旦事有不利,仍可继续向下,虽然这样看起来像是缩头乌龟,但忍得一时,方可与之一战。

    呼!

    感受到古宝主动释放的一丝机缘,江枫迅速将其捕捉,将归属于自身的串串记忆碎片锁定,这个时候,他蓦然发现,识海之中,这种碎片少之又少,即便自己年龄不大,但也不应该如此稀疏,而且,有很多透明,像是空白的记忆碎片,仿若被什么东西仔细冲洗过一般,混杂在识海之中,虽然可以读取,但却什么都没有。

    真是件怪事!

    无暇思考自己身体的特别之处,遵循兄弟雷右旗的记忆,江枫引导着已经化为无形的金丹,向着丹田之处凝聚,这是关键的一步,也是即将到来的决战,左右战局的关键一步。

    聚!

    意念丛生,从四肢百骸之中,从无波的识海之中,从既往和憧憬之中,丝丝缕缕的穿出,纠缠,在那丹田之处,法相空间之上,渐渐织成一块纵横交错,细密凝实的茧,那茧便是“假丹”,它仿佛能凝聚意念一般,将那融化的范四海金丹之念,重新凝聚在一处,从空虚到坚实,从黯淡无光到芒刺四射,而江枫,也因同时消解了体内历练,窥到了地级的边界。

    无尽的灵气从四周冲涌而来,不甚明亮的魂火宫灯骤然打灭,四周坚实而又冰冷的石壁之中,灵石原矿点点消解,灵气被强制抽吸而出,凝聚在江枫周身,化作水润般的屏障,涌入江枫的体内,锤炼,锻打,他的身体因而变得凝实,他的道心因而变得坚定,法相空间胀大,以便承受金丹的气息威压,就在这时,江枫感到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躯壳,进入到了某处光明辉煌的殿堂。

    那里,似有无数的强者气息投射过来,令人烦乱的意念声声入耳,他却不敢停留片刻,只是看到了眼前一个触手可及的高大台阶,便奋力跃了上去。

    轰!

    更多的灵气涌来,与此同时,他所在的耳室,再次坍塌了一片。无暇多想,黑石涌动,凝练成一层密匝的护罩,借着其散发的氤氲光芒,他迎上了晏殊佳镇定待战的眼神,便直接御使黑石,紧紧的裹着对方,冲出了此间。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