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 赢者全拿,输了的赔命!

    “这……这怎么可能?”这中年文士一脸难以置信的轻声呢喃。

    其他的文生门客更是满脸震骇之色。

    因为就算是个胸无点墨之人,也能听出这首小词的清新可爱。

    更何况这帮一辈子钻研诗词歌赋的文人门客。

    在他们眼中。

    薛安这首小词,笔调轻松活泼,但内里却蕴含着一丝寂寞的萧索。

    这等寓情于景同时又以景叙情的作品,已经不是能胜过中年文士那首词的问题了。

    而是直接将咏春词都往前推动了一大截。

    甚至可以称作三年来咏春第一词。

    这等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令这帮人全都张口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同样感到惊诧的还有唐盛以及唐凌儿父女。

    唐盛是没想到这个落魄的少年居然能写出这般诗词来。

    而唐凌儿却悲从中来。

    因为她读懂了这首词。

    身为女子,心思自然要比旁人细腻的多。

    所以在她眼中,这哪里是一首咏春词,分明是一个男子对自己心爱之人的痴情。

    比如开头两句。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试问若不是对女子喜爱到一定程度,又怎能写出这般惊世之语?

    至此。

    这唐凌儿终于明白薛安为何要拒绝了。

    但同时,她却感到了一种强烈的不服。

    她试问自己不比任何人差,所以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这个薛安如此一往情深。

    在商场之中磨砺出来的坚韧和自信,让她充满了不服输的干劲。

    她想比一比!

    因为她不相信自己会输。

    正当满屋众人尽皆默然之时。

    姚超峰终于按捺不住的站了起来,然后一脸怨毒和嫉妒的盯着薛安,阴恻恻的说道。

    “词是真不错!可我怎么觉得,这词根本不是你所做呢?”

    “哦?”薛安淡淡一笑,“何以见得?”

    姚超峰一脸蛮横的说道:“因为我当年曾恰巧买到过一本绝版古籍,然后从这本残缺不堪的古籍之中,我曾见到过这首小令!只是因为年代久远,作者已经不可考证罢了!怎么就是你所做的了呢?”

    姚超峰的这番话让很多人面面相觑,然后暗自摇头。

    就是傻瓜也能听出这姚超峰是在信口胡说。

    因为这等诗词绝不会轻易散佚。

    还什么绝版古籍,要是真有的话,那这姚超峰岂不是早就应该写出这首诗词了么?

    可姚超峰在唐家积威甚重,很多人都不敢吭声。

    只有唐凌儿冷笑一声道:“哦?那这么说的话,姚少便将这古籍拿出来让我等开开眼,如何?”

    姚超峰却连眼睛都没眨,“实在是不凑巧,在年前守岁的时候,这古籍被我失手掉进了火盆之中烧毁了!”

    “你……。”唐凌儿简直怒不可遏,便想直斥姚超峰的无耻。

    可就在这时。

    薛安淡淡一笑,“你说我抄袭?”

    姚超峰冷笑道:“可以这么说!”

    薛安笑了。

    只是看着他的笑容,姚超峰却觉得心里直发凉。

    “那你看的古籍之上,除了这首词外,可还有其他的作品么?”薛安淡淡的问道。

    姚超峰摇了摇头,“自然没了!我没说么,这本古籍已经残缺不全,很多字迹都已经看不清楚了,只有这首词还能依稀辨认!”

    薛安点点头,“很好!这个解释简直完美!”

    姚超峰刚想说什么。

    薛安一摆手,淡淡道:“你说的我都相信,但我想说的是……接下来这首词,你该如何解释?”

    众人闻言一惊。

    难道……。

    只见薛安跨出一步,轻声吟道:“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似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一曲清平乐,转瞬即成。

    这一下,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又是一首丝毫不逊色于刚刚那首卜算子的惊世佳作。

    一般的文人一辈子能写出一首这样的作品来,就足够欢欣鼓舞了。

    可这薛安却在短短一盏茶的光景内连做两首诗词。

    这要是传出去,简直能令无数人为之震动。

    至于姚超峰刚刚所言的抄袭……。

    自然是不攻自破。

    实际上,此刻的姚超峰正满脸呆滞的看着薛安,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喉咙里更是发出咯咯的声响。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薛安居然能通过这种方式来翻盘。

    而薛安则冲他微微一笑,“现在……你还有何说?”

    姚超峰渐渐恢复了清醒,然后恼羞成怒的冷哼一声,转身就想离开。

    “慢着!”

    “嗯?你想怎样?这首诗词算是你做的又能怎样?刚刚我所言的也不是假的啊!”姚超峰开始耍起了无赖。

    “不是那个意思!”薛安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森然一笑。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刚刚我可是说了,这场赌斗……赌的可是命!”

    “你……你什么意思?”姚超峰面色大变。

    薛安好整以暇的摆弄着手指,淡淡道:“很简单,只要你做出一首超过我的诗词,那就放过你,不然……把命赔出来!”

    什么?

    姚超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禁怒极反笑道:“薛安,你是不是……。”

    他正想说薛安是不是脑袋坏掉了,不然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

    可还没等他说话。

    薛安随手一挥。

    一缕剑芒飞过。

    站在一旁的那位中年文士的咽喉便被直接割开。

    鲜血喷涌而出。

    这中年文士做梦也没想到薛安居然真的敢下手,因此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咽喉,用无比恐惧的目光盯着薛安,然后死尸缓缓倒地。

    这一下。

    全场众人皆为之震动。

    而薛安则冲着面色惨白的姚超峰淡淡一笑,“刚刚他输了,所以他死了!现在……轮到你了!”

    姚超峰浑身巨震,终于从震骇之中清醒过来。

    “你……你……你居然真敢杀人?”

    薛安淡淡道:“为什么不敢?因为刚刚我可是说了,输了的,赔命!现在我给你十个数的时间,到期做不出来,那……你的脑袋就会跟你的身体说再见!”

    “所以……请珍惜时间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