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神秘强者

    自从进入这片虚空,我就感应不到自己散落在宇宙里的法则了,不过这并不奇怪,因为虚无之地已经不属于我们的领地,当初从清灵世界到大荒的时候,我们的法则也是被压制。

    只不过这里不是压制,毕竟压制是属于别人的法则压制,不让我们的法则占据空间,这里是完全没有法则,不适合法则存在。

    我强行构筑,以古字开道,在飞船周围构筑出一块方圆六十公里左右的域,但当我在想往外扩张的时候,承受的反制力突然就成倍的增加,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影,它直接就闯进我的大脑里,发出一声咆哮。

    时间极为短暂,如梦如幻,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都还有些不敢相信那是不是真实,但就是这一瞬间,我全身都被冷汗打湿,汗毛根根倒竖。

    我没有说话,回溯记忆,发现没有留下任何记忆,完全捕捉不到,但我能感觉到那一刻十分真实,那是对我的一种警告。

    菡萏察觉到我的异常,急忙问我怎么了。我没说,只是加强了昊天境的光芒,同时把我的域收缩到二十公里之内。

    我的域一收敛,那种被人虎视眈眈的感觉就没有了。可以确定只是我的域扩张侵犯到它了。

    从这点可以看出来,它对我还算友好,只是发出了警告。

    姜女察觉到我的域收敛,也示意天女把飞船的防护罩收缩。

    我在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收敛昊天镜,此时的光柱被挡住后不再是普通的光,拦住了就拦住了,而是在被挡住的一瞬间爆发出了极强的力量,开始洞穿壁垒。

    碰撞的瞬间,古字和符纹四处飞散,被重击的地方,壁垒也发出了时空特有的墨蓝色光芒。

    我排列古字,准备一次击穿,但就在这是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天书古字,不该出现在这片星宇。

    那声音十分的低沉,宛若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又宛若从虚无中传来,让我捕捉不到它的源头,而且它直接对我说话,证明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

    我第一时间收了古字,传音给菡萏他们,问她们有没有听到刚才的声音,她们全都摇头。

    我倒抽了口冷气说:刚才这里的生物跟我沟通了,说我的古字是天书古字。

    在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看着菡萏,因为天书以前她掌控过,那是一种选拔,只是选拔在仙路上就已经完成了。

    菡萏意识到我问的是这事,摇头说:我当初掌控的天书,上面的文字不是这种。

    如此说来,那人口里的天书,不是菡萏说的天书。

    但两次告诫,我也弄清楚了它的底线,不能扩张自己的域,不能使用古字,其余的它都不管。

    我让菡萏她们等在飞船里,再出现就已经到了外面,靠近壁垒,我手中小木斧落下,昊天镜的光芒也收敛在小木斧上,落下的瞬间硬生生把壁垒给劈开了一道裂缝。

    裂缝出现的瞬间,一道强烈的金光就从里面照了出来,晃得我眼睛疼。

    光芒持续了数十秒才暗淡下来,我用昊天镜撑住虚空裂缝,然后才往里面看去,里面是一片虚无,在中间,矗立着一座金色的巨碑,发光的,正是上面的字。

    亲眼见到古碑,我终于明白天古族为何只弄懂了八个字,其余的古字都没弄懂了。因为古碑很高,像是延伸到了无尽的虚空里,能看到的只有八个古字,剩下的都没入虚空,根本不可见。

    我长吁了口气,顿时明白过来,自己得到的三十六个古字,估计只有前面八个是对的,后面的全是天古族推演出来的。

    不过推演的也已经沾边了,否则古字不可能联系起来,当年推演的人,恐怕也是极为天才的存在。

    我回头看了眼飞船,回头就准备踏入裂缝,然而我才踏出一只脚进去,那古碑突然就左右抖动,上面有金光直接朝我射来。

    那一瞬间,我身上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第一时间拿出昊天镜挡在前面。

    金光瞬息而至,我想试一试强弱,昊天镜并没有开启虚空,硬接那光芒的撞击。

    碰撞的瞬间,我胸口承受了巨大的力量,脚下符纹崩碎,直接就倒飞了出去,昊天镜上发出咔嚓声,像是要崩碎一样,与此同时我的身体要被撕裂一样的剧痛。

    而且这时那股力量才开始释放,察觉到自己无法承受,我急忙开启昊天镜,金光瞬间就进入了昊天镜的空间,即便是浩瀚的空间都承受不住,昊天镜虚影上裂纹密布。

    情急下我瞬间把空间开启到虚空,金光从里面射出威力同样巨大,直接击穿了哪一方时空,形成一个数千公里大的裂缝。

    裂缝出现的瞬间,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黑影,黑影的中间有两只血红的眼眸,宛若两颗星球一样,正十分专注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我没料到它会藏匿在那片时空里,同样它也没料到我会把古碑的力量引到那片虚空,突然见面,气氛有些尴尬。

    但裂开的虚空在快速愈合,十几秒后裂缝彻底复原,只是从始至终,我和它的目光都一直在接触。

    正如菡萏说的,我无法形容那是什么生物,只是从它身上能感觉到强大的力量,而就在黑影的周围,游走着许多的金光。

    裂缝关闭,它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我第一时间收了昊天镜,没有昊天镜的支撑,古碑所在的空间也速度极快的关闭。我回到飞船,第一时间就让天女离开。

    天女他们也看到了刚才的黑影,还沉浸在震惊中,直到飞船飞出很远,菡萏才问我说:童童,我们就这样离开?

    我点点头,心里对古碑不在有任何幻想,至少在没有天古族天帝的实力前,我是不会再踏足这里。

    跟黑影对视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极为冰冷的杀意,顿时就明白过来,它不对我出手并非是友好,它只是把我当做棋子,想让我破解古碑,它坐享其成。

    何况那古碑上的力量根本不是掌控者能承受的,加上它插入虚空的样子,给我的感觉跟通天柱很像,或许他们原本就是同一个来历。

    虚无之地,恐怕真的隐藏了一个宇宙的秘密。如此大的秘密,惦记的人不会只有我一个,先不说在虚无中的那黑影,恐怕散落在宇宙中也有不少的强者都在盯着。

    他们不是掌控者,但实力肯定也不是半步掌控者可以比的,我没有必要做这个出头鸟,何况比起他们,我对古碑的了解比任何人都多。

    现在想想,当初掌控者抢夺天古战甲,恐怕不仅仅是它能对付不灭星虫母体。

    但这些都是猜测,无法确定下来,只是我跟八个掌控者迟早要见面,到时候地位平等,这些问题可以跟他们沟通,必要的时候可以把虚无之地的情况告诉他们。

    来的时候因为摸索,速度不快,离开的时候速度一直都很快,用了二十五天就出了虚无之地,我们出来的时候虚无之光再次出现。

    这一次它像是不在隐藏,里面的黑影清晰的显化了出来,像一个恶魔一样在里面俯视着我们。

    我没有理会,相信它在我身上看到了希望,在古碑没有解开的时候不会对我出手。

    但如果它出手,恐怕苏岩苏东加上我都不是它的对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虚无之地不是它的领地,它跟我们一样也只是闯入者,至于它是什么来历,恐怕短时间内我们是弄不明白了。

    而且我有种感觉,它蛰伏在虚无之地,好像就是在等待有人能解开里面的秘密。

    到了外面,我心里的紧张感也没有了,把想到的都跟菡萏她们说了。

    菡萏听完久久不语,跟我说:童童,你在古字上的参悟,我看有必要停下来了,现在没有古字,你也一样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

    我点点头,明白她的担心。

    虚无之地的黑影现在只是观望,并不代表它会一直以旁观者的姿态来观望,如果我对古字有了绝对的了解,恐怕它就不会那么安分,而是会主动找我了。

    出来的第三月,我们回到了域里,跟离开时候相比,里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天老的科技帝国已经有了规模,而且在中间还停放着一艘庞大的战舰,战舰的能源是一颗中子星星核。

    在中子星战舰旁边,是一艘宛若星球的战舰壳子,无数的无人机械正在忙碌的穿梭其中。

    我记得走的时候天老跟我说过,想要发展的速度够快,前期就不能把资源全部用在战舰的制造上,需要打造出一个庞大的无人智能系统,现在看来他已经做到了第一步。至于那空壳战舰,毫无疑问,那就是掌控者文明的母舰。

    碍于承诺,现在它不可能真的使用,但我们也不能放弃就说不制造,现在只要造出来,需要的时候,只要装上能源核心就行。

    回来,我第一时间自然是要了解一下宇宙边缘的情况,所以第一时间见了吴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