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围城

    大家在客栈大堂里热烈地讨论了一夜,关于城防调度,关于安抚城内居民,直到天都快亮了,因为实在太疲倦,才各自在椅子上闭目养一会儿神,稍稍休息一下。

    毕竟,明天清晨,他们将要面对的是千军万马,惨烈的战斗。

    天边才刚刚现出鱼肚白,大家就被一阵阵的嘈杂声吵醒了。仔细分辨,那似乎是城外传来的隆隆战鼓的声音,以及军队之中将士们齐声喊杀的呐喊之声。

    是宋琥的军队,终于还是来了!

    叶枫只感觉胸口一阵剧烈地跳动,抬眼看去,肃王朱已经站起身来。他的表情很镇定,一点也没有慌乱,先正了正衣冠,再稳稳地迈开步子向客栈门口走去。

    叶枫打心眼里觉得佩服,面对这样的时刻,自己也禁不住心悸神摇,难免感觉到紧张,然而肃王殿下却表现得如此的气定神闲,镇定自若,真不愧是太祖皇帝的儿子,皇族的血脉。

    肃王朱的身后,监军马靖也站起身来,神色平静的对着叶枫点了点头,跟在肃王后面向外面走去。

    而一旁的荒月先生也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叶枫的肩膀,转身背着双手跟了上去。

    看着他们大步走出客栈,叶枫脑子里忽然闪过“视死如归”这四个字,这一去必将面对一场恶战,真不知到最后还能不能有人回到这里来。

    他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理解到这四个字的意思,但是现在,他好像懂得了一点了。

    他的心里感觉到有些惭愧,为了刚才那一瞬间的紧张,准确的说,其实在那一瞬间,他是害怕了。

    面对生死关头,为一个人其实很难不感到紧张害怕,可是前面的这几个人让叶枫感觉到从心底又涌出来一种力量,勇气!

    他霍然推开椅子站起身来,一抬头,看见程念真正倚在客房的门口,带着几分幽怨几分担心的眼神正在远远的看着他。

    叶枫不喜欢告别,尤其是那种充满忧伤的生离死别。他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见过,哭哭啼啼的生离死别最会消磨和动摇战士的勇气和决心。

    所以他没有去告别,只是对着程念真笑了笑,坚定地点点头,转身迈着坚毅的步伐向外走去。

    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在想,真的记不得是哪一本书了,要是张胖子在的话就好了,他那么博闻广记,一定能记起是哪本书上记载的。

    来到客栈门口,叶枫不禁一愣,他看见小桑吉正背着手站在门口,双眼之中闪着深邃的光芒在看着他。

    要是平时,一个**岁的小孩子做出这样老气横秋的模样会让人觉得很可笑,可是现在,叶枫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对了,小桑吉不是自称是活佛的转世灵童吗?不如问问他此行吉凶如何。

    没等叶枫开口,小桑吉却仿佛未卜先知的对他一笑,说道:“去吧,不必担心,车到山前自有路,记住,永远不要放弃希望!”

    连这话也说得这样的老气横秋,而且还让人感觉高深莫测,叶枫有些无奈的也对他笑了笑,抬头迈开步子去追赶前面的肃王朱他们一行人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心里已经不再感觉到紧张,也不再害怕了。

    穿过兰州城的街道,街道上已经站满了那些听见战鼓和喊杀声而走出家门来,想要一探究竟的不明就里的好奇民众们。

    肃王朱镇定自若地迈步从他

    们身边穿过,民众们看见肃王朱走过,纷纷下跪参拜,从他们的眼神中,叶枫看出他们并不慌乱,有肃王殿下在,他们就有了主心骨,他们就有信心。

    叶枫这时候开始理解为什么之前肃王朱会为了救这些百姓免遭刀兵之祸,而宁愿自己出城投降了。有这样信赖你的人民,无论做出什么牺牲,都是值得的。

    而当他们来到了城门前面的时候,还是发现前面发生了骚乱。

    一群消息灵通的民众,显然已经知道了重兵围城,以及即将到来的攻城的消息,扶老携幼,带着大小行李,聚集在城门口,要求开启城门,放他们出城逃生。

    守卫城门的军士没有得到军令,岂敢私开城门?更何况城外就是千军万马的战场,此时出城无异于送死,自然是坚决阻拦。

    于是这些想要出城逃难的民众和军士之间,一时间吵吵闹闹,推推攘攘,城门前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肃王朱皱了皱眉,他此时已经顾不上去安抚这些满心恐惧的民众了。他领着大家绕开了混乱的人群,直接登上了兰州城的城楼。

    站在城楼之上,向下看去,所有人顿时都感觉到气息为之一紧。

    在兰州城墙前的一片开阔地上,整整齐齐的林立着五六个士兵结成的方形军阵,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不知有多少人马,这些将士们手中明晃晃的兵刃,身上金灿灿的铠甲,映着初升的阳光,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军阵之中传来的隆隆的战鼓和士兵们齐声咆哮的喊杀声一阵阵传来,充满杀气,让人听了只觉得不寒而栗。

    看见眼前这杀气腾腾,无坚不摧的军阵,叶枫才终于真正体会到了以前读的唐代李贺的那首《雁门太守行》:

    黑云压城城欲摧,

    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

    塞上燕脂凝夜紫。

    原来真正的军阵,真正的战场竟然是这样透着冲天的杀气,让人见之胆寒。

    肃王朱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压抑住狂跳的心脏,语气尽量柔和地问站立在身边的守城将官:“准备得怎么样了?”

    那将官躬身答道:“回禀殿下,经过一夜的准备,如今城上滚石檑木,弓箭长矛均已齐备,所有士兵都已经上城守护,不过……”

    他说到这里,低着的头忍不住瞟了一眼城外那浩浩荡荡的军阵。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无论他们做了多么充分的准备,面对城外占有绝对优势的这群虎狼之师,恐怕他们还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肃王朱长叹了一声,尽人事,安天命吧!但愿援军能够早些到来,能够守护住这满城的百姓。

    就在这时候,城楼下面的城门之处,却忽然乱了起来。

    大家从城楼上俯身看去,只见原本守护城门的军士们忽然都纷纷被人击倒在地,想要出城的难民们密密麻麻地全都涌进了内门之外的瓮城之中。

    紧接着有人打开了瓮城外面的城门,这些难民顿时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出了城门,直向城外跑去。

    肃王朱见状大急,连忙吩咐身边的将官带一队官兵赶去控制住城门,制止难民出城。

    叶枫眼尖,他这时早已看清,那些制服了守护城门兵士的和打开城门的人,身手不凡,武功高强,显然不是寻常难民。而且,他们都是板寸头,衣服里面隐约露出了僧服。

    是那群恶喇嘛!

    叶枫心中顿时一凛,看来是这些恶喇嘛想要制造混乱,从而混在难民之中逃出城去避难。

    他想起了那个长眉毛的老喇嘛,这些个官兵可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叶枫正要转头嘱托身边的荒月先生出手,这时候,城门口的情形却又变了。

    只见一条青色的身影如同一只大鸟一般,飞快的从城里直扑向城门口而来。守在城门口的那几个喇嘛还想要动手阻拦,那个青色的身影掠过,这几个喇嘛顿时全都颓然倒地不起。

    叶枫看见这个青色的身影,只感觉心花怒放,差点高兴得叫出声来,唐大,是唐大来了!

    唐大来到城门处,举手投足之间就制服了那几名喇嘛,立马又逼退了涌向城门外的难民们,一返身重新关上了城门。

    紧跟着守城将官带领着一队官兵也及时赶到了,他们把这些难民全部驱离出了瓮城,重新守护住了城门。

    城楼之上的众人这才算松了一口气,可是刚才那一场混乱,仍然有百余名难民已经涌出了兰州城。

    马靖看着城下的这些难民,有些焦急地问肃王朱:“他们怎么办?”

    肃王朱闭着眼睛摇摇头,叹息道:“没有办法,只希望宋琥能看在他们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份上,放过他们。”

    马靖低头默然无语,现在确实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他们只能自求多福。

    城下的这些难民们面对城外的军阵无处可去,只能跌跌撞撞地向着对面的军阵奔去,一面高举双手一面嘶喊着:“我们是逃难的老百姓,我们不是军人!”

    这时对面中央的那一方军阵忽然动了,军势一开,一个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越众而出,锦袍金甲,正是西宁小侯爷宋琥!

    宋琥冷冷地看着这群奔跑过来的难民们,忽然一抬手,他身后的副将令旗疾挥,左右两个军阵忽然迅速向中间移动,阵型一变,顿时把这群难民全部围在了当中。

    在明晃晃的长枪利刃之前,这群手无寸铁的难民们纷纷跪倒在地,求饶哀告,一时间哭声震天。

    宋琥的手依然抬着,他的眼睛望着对面高高的兰州城楼之上,嘴角挂着一丝残酷的冷笑。

    肃王朱站在城楼之上,见此情形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声喝问:“他们不过都是些老百姓,宋琥想要干什么?他要干什么?”

    大家盯着城下的形势,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终于,宋琥带着那残忍的笑容,他的手忽然放下了,他身后的副将举着的令旗也随之落下。

    城楼上,肃王朱手扶城墙,带着哭腔声嘶力竭地高叫着:“不要,不要啊!他们只是百姓!”

    可惜他的声音传不了那么远。

    随着令旗的落下,围在难民四周的军士们,在震天的齐声喊杀声中,手中的长枪短刀纷纷向着被围在中间的这群无辜百姓身上招呼过去。

    难民们一片一片如同被收割的稻田一般的倒下,鲜血飞溅,残肢乱飞,到处倒充斥着绝望的惨呼声和哀求声,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人间地狱!

    宋琥骑在高头大马上,冷眼看着眼前的大屠杀,脸上还带着那种残酷的笑容。

    他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在成片成片倒下的难民之中,忽然暴发出一声怒吼,一条身影飞身跃起,竟然向着小侯爷宋琥直扑了过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