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章非是亲娘!

    刚才和沈星儿说悄悄话,完全就是对这个漂亮姐姐调皮一下。让她在秦音面前充满罪恶感。稍稍体验心跳。而张振东觉得这样好玩儿。

    他的年纪还不大,所以也是会调皮贪玩的。一直装逼自己是成熟稳重的大人物,那是相当的累啊。所以在这些异族面前解脱一下,真的很好。

    而沈星儿,据说也是一名护士长。

    “怕什么?快点啊!”看到两女面面相觑,半天都无法下手的样子,张振东急眼了。

    “妈的,还看,只顾占我便宜了,难道不干活了吗?”张振东也很害羞啊,所以为了隐藏自己的害羞,他只好骂娘了。

    “让你多嘴!”邱玉兰狠狠一巴掌打在张振东的屁股上,这使得张振东呜咽一声,咬着沈星儿的枕头,不敢说话了。

    这一下,张振东别提多被动,多憋屈了,当作沈星儿的面被邱玉兰毒打,这也太伤他爷们儿的自尊了。

    “我家里什么药都没有,就这样硬来,我真害怕。”

    沈星儿娇躯哆嗦的拿着削指甲的刀,还是下不去手。

    “我绝对不吭一声,你别害怕。”张振东鼓励道。

    “可我怕你会疼死,失血过多而死。”沈星儿关心的说道。

    “你怕个卵子,我他娘的今儿就告诉你,你的丈夫其实就是被老子气死的。因为老子说过,等他死后,老子不会放过你,让你永无天日的在我面前哀嚎。到你死为止!”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张振东开始羞褥这沈星儿。

    沈星儿虽然懦弱,胆小怕事,面对张振东这样的硬汉她很胆怯。可她也是有尊严,有脾气的,毕竟她娘家也了不起,她也是大小姐。

    所以,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羞褥的沈星儿,顿时就怒了,宛如长颈鹿一般的漂亮大眼睛瞪的圆圆的,一刀又刺向张振东的伤口。

    当然了,她是个很牛的护士姐姐,所以这一刀,其实是有分寸的。

    而张振东只是哆嗦了一下,死死咬漂亮姐姐沈星儿的枕头,果然是一声不吭。

    沈星儿气的眼睛发红,然后就用常规的手术方式,把伤口扩大,给张振东拿出里面的碍事玩意儿。

    张振东越来越痛苦,因为自己伤的地方不好,距离脊椎很近。

    而脊椎,用道家的学术来说,乃是支撑天与地,魂与魄的桥梁!

    头为天,身为地。神为魂,体为魄。

    所以这贯穿天地和魂魄的桥梁,十分复杂。

    乃是除了大脑之外,神经系统最为繁杂密集之所。

    所以哪怕是沈星儿已经很小心了,可张振东还是疼的鼻涕都出来了,很难控制一声不吭。

    这个时候,张振东手乱抓,就抓到一个东西,再次塞到嘴里。

    “啊,你,你给我吐出来!”看到张振东咬的东西是自己的刚刚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沈星儿羞得差点晕过去。枕头被他那样糟蹋,倒也罢了,可这罩子,绝对不可以。

    毕竟这是自己刚刚才换下来的!

    “算了,他现在很难受,你快点儿吧。”

    好在满头冷汗的邱玉兰,只关心张振东,丝毫不在乎张振东对沈星儿的过分。

    而听到邱玉兰的劝告,沈星儿一边想张振东刚才对自己的骂,一边看自己的罩子,然后泪水涟涟的给张振东挖子弹。

    不多时,子弹出来了,沈星儿猛松一口气,彻底虚脱。

    张振东已经晕过去了。

    沈星儿虚弱的爬过去,要夺走张振东嘴里的东西,但却拿不动。

    这使得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就用被子盖着张振东的头,不想看到他那个样子。

    家里没什么药,沈星儿就用常备的止血药和纱布,随便给张振东包扎了一下,就去沐浴了。

    其实刚才那样对张振东,她是很害怕的,生怕张振东死在这里,所以她已经被汗透了衣裙。再说了,张振东刚才在她腿上蹭血,她已经很脏了。

    邱玉兰吃力的把张振东翻过来,听了一会儿他的心跳,然后就松了口气。

    “他应该没事,心跳很有劲。”邱玉兰一边给自己擦汗,一边起身。

    然后他去探望自己的母亲秦音。

    主要是想问问自己是不是秦音的亲生女儿。

    张振东的那番话,彻底让她好奇了,好奇心如同有毒,让她坐立不安。

    也就是说,不搞明白自己的身世,她一辈子都不会开心了。

    “妈,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邱玉兰是个霸道又强势的女人,所以哪怕跟妈妈说话,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而是上来就问。

    “你为什么这么问?”秦音脸色惨白的看着邱玉兰。

    “哥哥邱克秋说,我的身世很古怪。”想了想,邱玉兰撒了个小谎。

    “他乱嚼舌根!他知道什么?”秦音慌张的趴在床,捏着拳头。现在她还不能躺,只能趴着。

    “你小看邱克秋吗?他可是我爸和大伯都尽心培养的人才,将来是要接替大伯的位置,主管家务和家族商业的。并且,他都做了四年警察了,不管是家族的秘密,还是外面的一些事情,他都能知道一些。”邱玉兰奸诈的说着谎言。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你其实是你大伯的私生女。”秦音闭着眼睛,无奈的叹息道。

    “什么?”邱玉兰大吃一惊。

    “邱林军的小姨子,才十七岁的时候,就有了孩子,而那孩子就是你……害怕得罪老婆,丑闻暴光,邱林军只好把她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生下你。然后又把你丢在我们别墅门口。然后邱林军通知我去捡回孩子,让你做我的养女。这样,你既可以活在他身边,又能隐藏秘密,遮掩丑闻。”秦音声音颤抖的叹息道。

    “你就那么听他的话?他那分明是伤天害理的行为!”邱玉兰崩溃了,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不敢不听他的。”秦音闭着眼睛,脸色惨白。

    “为什么?”邱玉兰大声问。

    “因为,邱克泽其实也是他的儿子。”

    “什么?难道他刚才不是说错话?情急之下,他说的都是真的?难怪听闻邱克泽死了,他会吐血!”邱玉兰跳了起来,想起刚才大伯对张振东的嘶吼。

    “嗯……”秦音屈褥的叹息道。“当年我就是个贫民女子,能嫁入豪门,是我的幸运。哪怕结婚第二天,我被他伤害了,我也不敢说出去。好在他也怕了我鱼死网破的威胁,后来就不敢在对我下手了。但是为了你,他威胁过我。说我要是不收养你,他就找人杀了我。”

    “好啊,这个混蛋,竟然连你也被伤害过!”邱玉兰被气疯了。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做邱林军的女儿!

    “所以,邱克泽死了之后,你们是三个人伤心,你,我爸,还有邱林军那混蛋!我爸到死都不知道,邱克泽那混蛋不是他儿子?”

    邱玉兰满脸痛哭的落下泪来。

    虽然她不知道邱山野是自己的养父,但邱山野一定知道她是养女,可是这些年来,邱山野极其宠爱她!丝毫没有把她当养女对待,那就是亲生女儿!

    这让她忽然开始有些讨厌秦音这个女人!

    竟然那么自私的欺骗她的爸爸!

    心里憋屈万分,无处倾诉痛苦的邱玉兰,自然想到了张振东。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只有张振东是对自己好的。

    因为张振东最真诚了,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隐藏他的丑态,邪性。也从来不撒谎。

    所以除了张振东,似乎其他的都是假的!

    “事情就是这样,那个无耻的老女人,为了自己的地位,名声。竟然让我爸临死之前,都不知道真相!”跟张振东说完自己和邱克泽的身世,邱玉兰如同迷路的小女孩儿,躺在张振东的身边哇哇哭泣。

    “我想让邱林军死。”张振东咬牙道,嫉恶如仇的性子又来了。

    “可他毕竟是我爸,并且这些年来,他即便是假装大伯,可他对我也是极好的。”邱玉兰猛然坐起来,正所谓血浓于水。何况邱林军对她真的很好。

    “看着他,我就糟心。”张振东说。

    “那,那我们控制他吧,当奴才用他,但不要杀他。”邱玉兰说。

    “他有什么利用价值?除了玩儿女人,什么用都没有,不及你爹万分之一!”张振东说的是邱山野。这个时候,他和邱玉兰的心里状态很相似,总是习惯性把邱山野当作邱玉兰的亲生父亲。

    “他有用啊!这个朝廷的人,三分之一的关系都跟他不错呢。”邱玉兰算计人的时候,就变得冷酷而自私了。”我们先把邱家的财产拿到手。然后再逼他用人脉,给我们工作。”

    这个时候,沈星儿表情呆滞的从浴室出来了,裹着浴巾,径直朝张振东和邱玉兰走来,然后一屁股在张振东身边坐下来,看看张振东,又看看邱玉兰,惊讶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要算计大伯?”

    “是的。”张振东突然拽掉沈星儿的浴巾,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拿起自己刚才咬的罩子,吃惊的道。”我以为你长得没这么大,原来还真是颇具规模。”

    “你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张振东,老娘受够你了!”虽然是落魄的大小姐,可也是大小姐,三番五次被张振东不尊重,这沈星儿的确是恼火了,也懒得保护自己的身子,就扑过来,狠狠的给了张振东一耳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