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委屈吗?

    慕浅与霍靳西对视片刻,很快挽起笑容,伸出手来拉住了他,“久等啦!”

    霍靳西静静地看了她两眼,握住她的手,转身往外走去。

    夜已经很深了,一上车慕浅就倚在霍靳西肩头,闭目养神。

    霍靳西握着她的手,偶尔转头看她一眼,始终也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意外地还亮着大灯。

    慕浅跟着霍靳西进门,刚走进客厅,就看见阿姨送时常出入家里的汪医生下楼。

    霍靳西眉头微微拧起,“怎么了吗?”

    阿姨微微叹息了一声,回答道:“祁然感冒了,好像有些发烧,所以我刚刚通知汪医生过来给他检查了一下。”

    慕浅一听,连忙道:“好好的怎么会感冒了?严重吗?”

    “不严重。”汪医生笑了笑,“就是普通感冒,发烧也不算厉害,过了今晚应该就会退了。”

    慕浅听完,冲汪医生说了声“谢谢”,便快步上了楼。

    霍靳西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随后才收回视线,跟汪医生寒暄了两句。

    汪医生是霍祁然一直以来看的医生,因此他对霍祁然的情况十分了解,眼见着慕浅匆匆上楼去看霍祁然,他不由得笑了起来,“霍太太很疼祁然嘛,之前给他看病的时候,祁然就一直眼巴巴盼着你们回来呢。”

    霍靳西听了,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楼上,慕浅推开霍祁然的房门时,那小子正贴着退烧贴躺在床上,微微撅着嘴,分明是委屈的模样。

    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霍祁然一转头看见慕浅,嘴巴顿时扁得更加厉害。

    “不许哭啊。”慕浅伸出手来指着他,“堂堂男子汉,一点小病小热就哭,会被人瞧不起的。”

    霍祁然听了,硬生生地抿了抿唇,将那股子委屈的情绪憋了回去。

    慕浅这才上前来坐在床边,伸出手来探了探他的体温,一面检查一面嘀咕:“好端端地怎么就感冒了呢?你啊,就是体质太弱,回头要让你爸好好锻炼锻炼你才是……”

    霍祁然也不知道听进去没听进去,只是拉着慕浅的袖子不放。

    当霍靳西送走汪医生上楼来时,慕浅已经躺在了霍祁然床上,将他护在怀中哄他入睡。

    霍靳西走上前来,也伸出手来探了探他的体温。

    霍祁然迷迷糊糊睁开眼来,看了他一眼之后,便又闭上眼睛,往慕浅怀中埋了埋。

    霍靳西看到,闭上眼睛之后,他一只小手又悄无声息地攥住了慕浅的袖子。

    慕浅跟霍靳西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没办法,生病的人最大,我得陪着他啊。”

    霍靳西没说什么,替霍祁然掖了掖被角,又看了慕浅一眼,就转身走了出去。

    ……

    这天晚上慕浅睡得不是很好,一来是霍祁然随时都黏着她,二来,是因为她心里还想着其他的事。

    早上醒来,霍祁然烧果然退了,睡得还很香。

    慕浅轻手轻脚地起床,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冲个澡。

    时间还早,再加上她睡得也不好,因此整个人有些迷糊,进门之后便直往卫生间而去。

    谁知道刚打开卫生间的门,眼前骤然就出现了一具男人的躯体——

    霍靳西就站在淋浴区,大概是刚刚冲完澡,正拿着毛巾擦拭身上的水渍,而她正好就推门走了进来。

    慕浅有片刻的呆滞,“你怎么在这里?”

    问出这句话之后,她才猛然嗅到危险的气息。

    她的房间的卫生间里,一个刚洗完澡的男人……

    慕浅转身就想逃,却已经迟了。

    霍靳西一手拉住她,另一手重新拉开淋浴,随即就将她拖进了细密的水帘之中……

    ……

    慕浅有些搞不清楚目前的状况。

    她在霍祁然房间里睡了一晚,而一早上,霍靳西竟然在她房间的卫生间里。

    且一碰面就是这样的情形。

    直至霍靳西抱着她回到床上,慕浅一跌倒在床,猛然意识到霍靳西昨天整夜都是在她的房间里度过的。

    她的床被人睡过,她的书架被人翻过,那些被抽取出来翻阅的书,这会儿还放在写字台上。

    慕浅大概瞟了一眼,都是她高中时候的课本和一些读物。

    这人大晚上不好好睡觉,跑来她房间翻这些东西干什么?

    慕浅抬眸看向自己身上的男人,霍靳西同样看着她,眉目深深的模样。

    慕浅想,他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说的。

    果不其然,下一刻,霍靳西便伸出手来,轻轻按住了她的唇,反复摩挲之后,才缓缓开口:“委屈吗?”

    委屈?

    慕浅微一怔之后,反应过来。

    昨天程烨对她说的那句话,他果然是听见了。

    程烨说,让她不要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尤其是……对着霍靳西的时候。

    所以,他耿耿于怀。

    慕浅静了片刻之后,微微抬起身来,往他身上蹭了蹭。

    “委屈不委屈的……我不知道。”她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来,在他结实紧致的身体上戳戳搞搞,“我只知道,霍先生给了我这么多,我可是一点都不亏的……”

    话音落,她自己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同时主动缠上了他,又道:“当然,如果能再多一点,那就更好了……”

    霍靳西沉眸看了她片刻,又一次将她压进了被窝深处。

    ……

    也不知过了多久,慕浅房门口忽然传来一阵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咚咚咚的,一听就知道是谁。

    慕浅猛地睁开眼睛来看着霍靳西,“你儿子!”

    霍靳西却仿若未闻。

    下一刻,慕浅仿佛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她有些急了,“霍靳西!”

    霍靳西依旧圈着她的腰不放。

    门把反复转动几回,终于被人从外头拧开。

    与此同时,霍靳西终于松开慕浅。

    霍祁然从房间门口探头进来,隐约听到呼吸喘气的声音,便大步走了进来。

    慕浅已经飞快地裹了睡袍坐在床边,霍靳西却依旧躺在床上。

    霍祁然站在床尾的位置,看着原本应该躺在他床上的慕浅,此刻不知为什么又跟自己的爸爸待在一个房间,他大概觉得有些生气,嘴巴一撅,扭头就又走了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