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暂别

    慕浅走出医院大楼,回到车子旁边的时候,霍靳西依然在通电话。

    见到慕浅过来,他才匆匆结束通话:“好,暂时先安排,过两天我会过来。”

    慕浅坐上车,听到他说的话,不由得问:“去哪儿?”

    “德国。”霍靳西收起手机,转头看向她,“跟我一起去?”

    慕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明知道我要忙画展的事,这个时候我可走不开。”

    霍靳西听了,缓缓道:“我看你接下来要忙的可不止画展的事。”

    慕浅忍不住捂唇笑了起来,转头对上霍靳西微微有些沉晦的目光,这才作势讨好地开口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正面危险的。你山长水远飞去国外,才要注意安全呢。”

    说完,她便主动凑上前来,仰头在霍靳西唇角亲了一下。

    霍靳西垂眸瞥她一眼,忽然又低下头来,重重吻了她一下之后,泄愤一般地张口咬了她一下。

    “啊!”慕浅吃痛,忍不住恼怒起来,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你属狗的!”

    她那些拳拳脚脚轻而易举地被霍靳西制住,下一刻,便又陷入了他怀中。

    她越是挣扎,霍靳西却越是咬上瘾了一般,反反复复。

    慕浅冷静下来的时候,微微眯了眯眼睛,忽然想起了从前的一些情形。

    她倒是忘了,这原本是她擅长的事情才对!

    “喜欢玩这个是吧?”慕浅说,“那我陪你玩个够!”

    话音落,她便主动扑到了霍靳西身上,十分主动地封上了他的唇。

    而霍靳西甘之如饴。

    车内暖意融融,熏人欲醉;

    而车外,凛冽寒风之中,始终未曾得到上车允许的司机默默地背对着车子站着,偶尔察觉到车身传来的轻微震动,也只能装作不知。

    ……

    三天后,霍靳西动身前往德国。

    慕浅原本很忙,却还是被迫抽时间去机场送他。

    哪怕她在整个过程中都忙着看各种资料,却还是被霍靳西锁在贵宾休息室里足足陪了他将近一个小时,直至他登机,慕浅才终于得以自由。

    得了自由,她反倒不着急离开,仍旧在机场休息室待着,直至收到霍靳西飞机起飞的消息,慕浅这才收拾好资料,前往停车场。

    她这边刚刚走进电梯,忽然就听见外面有人喊:“请等等。”

    吴昊站在慕浅身前,顺手按下了开门键。

    慕浅却忽然从他身后一偏头,看向了站在电梯外的人,“孟先生。”

    电梯门外,同样站在助理身后的孟蔺笙看到她,缓缓笑了起来,“浅浅,这么巧。”

    “对啊。”慕浅说,“这可真是凑巧了,我原本也打算找你呢!”

    孟蔺笙听了,不由得微微一挑眉。

    离开机场的时候,慕浅就坐上了孟蔺笙的车。

    与此同时,飞机已经升空的霍靳西接到卫星电话。

    “霍先生,太太在机场遇到孟蔺笙,说是有事想要跟他谈,现在坐上孟蔺笙的车子一起回市区了。”

    霍靳西听了,淡淡应了一声,放下电话之后,仍旧继续看自己先前还没看完的报纸。

    原本正在专心制定行程安排和项目策划的齐远却忽然打了个寒噤,猛然间一抬头,却只见四下并无异样。

    霍靳西仍旧静静地看着报纸,容颜一如既往地清冷,并无异常。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齐远很是纳闷。

    ……

    “孟先生这是从哪里回来?”坐在孟蔺笙的车里,慕浅却是什么都察觉不到,神情自若地跟孟蔺笙聊着天。

    “刚刚从纽约过来。”孟蔺笙说,“回来处理一些事情。”

    慕浅笑了笑,道:“我前两天还打听过你的消息,知道你不在国内,就没打扰你。”

    “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我在不在国内,你都可以随时找我的。”孟蔺笙笑道,“不是吗?”

    慕浅点了点头,“行啊,那我记住了,以后不会跟你客气的。”

    孟蔺笙应了一声,随后道:“所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慕浅也不再客套,开门见山道:“以你对陆家的了解,陆与江这个人,您知道多少?”

    孟蔺笙听了,淡淡道:“陆与江是跟陆与川感情最好的兄弟,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行事手段如出一辙,若有不同,那便是陆与江比陆与川更狠,是陆与川最得力的爪牙。”

    这一点,慕浅倒也有所察觉。

    “那他身边,有没有什么姓鹿的故人?”

    “姓鹿?”孟蔺笙眸光隐隐一动,“我印象中,倒是有一个,鹿依云。”

    “鹿依云?”慕浅微微一顿,“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的确是女人。”孟蔺笙说,“而且还是一个成功的女人,在九十年代末,已经是建筑装修装潢业的佼佼者。”

    “那现在呢?”

    “死了。”

    “怎么死的?”

    “一场大火,死在了正在装修中的写字楼里。”孟蔺笙说。

    慕浅继续道:“那她跟陆与江的关系?”

    孟蔺笙缓缓呼出一口气,道:“当年陆与江也主要负责陆氏的建筑工程,所以他们之间,是有过深入合作的。鹿依云突然死在大火之中,警方当时也调查过陆与江。”

    “结果一无所获?”慕浅说,“那除此之外呢,他们之间还有没有别的关系?”

    慕浅并没有明着问,孟蔺笙却已然猜到了她想问的问题,缓缓道:“男女之间那些事,除了双方当事人,外面的人能知道多少呢?你要问我他们有没有男女关系,我没办法告诉你。但是陆与江这么多年独身一人,也许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不是吗?”

    “他可不是独身一人。”慕浅说,“他收养了鹿依云的女儿,鹿然。”

    孟蔺笙似乎并不惊讶,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我也有所耳闻。只是他似乎将那个孩子保护得很好,很少有消息外泄。”

    “他认识鹿依云的时候,鹿依云是单身还是已婚?”

    “是离异。”孟蔺笙说,“离了婚,独自带着一个女儿的单身女强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