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动手打人

    第八百二十八章 动手打人

    叶天不仅没有离开,还闪身而出,挡在了张倩的身前,让她一阵感动。

    再看看她的男朋友,就如同一条丧家之狗般,跑得比兔子还快。这种男人要是能靠住,母猪都能上树。

    她真的很绝望,心底拔凉拔凉,第一次发现男朋友是这样的人。

    “放了这个女生,十秒内从我面前消失,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后果会很严重。”叶天背负着双手,直面一群凶神恶煞的暴徒,淡淡说道。

    暴徒们再次傻眼,有点懵,就像被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威胁了,让人忍俊不禁。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胡说八道什么呢?他们会打死你的!”张倩戳了戳叶天的背部,小声怒斥道,真的很怀疑这家伙是个大傻缺,脑袋不够用。

    本来事情倒也没有多严重,有些暴徒浑水摸鱼,专门就是为了抢钱的,给了钱就会放人,如果给得少了,也许还会被打一顿,但不会有生命之危。

    毕竟光天化日之下,暴徒们也不敢肆无忌惮的杀人。

    可是叶天现在胡说八道一通,后果就很严重了,暴徒被激怒,杀了他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小子刚才说的什么?我没听清。”那位领头的暴徒抠了抠耳朵,一脸夸张的表情,环顾身后的一群暴徒问道。

    “他说让我们十秒内从他面前消失,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一个暴徒很认真的回答,引地一群暴徒轰然大笑。

    “有多严重?”领头的暴徒正色,又问道。

    “不知道呢,等等看吧,十秒后就知道了。”

    十秒钟而已,暴徒们当然等得起,并没有即刻对叶天出手。他们也是玩性顿起,想耍一耍眼前这个华国小子。

    “五,四,三,……”

    有人开始倒计时了。

    领头暴徒盯着叶天看去,一脸的玩味,就像在看一个傻缺一样。他身材极其高大,近乎两米,四肢发达,粗壮有力,身上毛发浓密,跟一头北极熊似的,在一群暴徒中鹤立鸡群,右手握成拳头,比海碗还大。

    “大哥,你自己死也就算了,干嘛带上我啊!”张倩欲哭无泪,娇小的身躯瑟瑟发抖。

    现在她心里后悔死了,认定叶天真是个傻缺,早知道就不救他了,把自己也给拖下水了,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这时她的男朋友已经跑远了,根本不能指望了。

    而餐馆的大门依旧紧闭着,里面有她的闺蜜,有她的老乡,同样也靠不住。

    这时,外面的街道,暴徒们十秒倒计时很快就结束了。

    “小子,牛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吹得,小心吹炸了,崩自己一脸血。”领头的暴徒摩拳擦掌,一步步对叶天走来,气势逼人。

    “完了!”

    张倩闭上了眼睛,都不忍心直视,叶天被揍成死狗的样子。

    “哪里来的傻缺,这么喜欢逞能,倩倩会被你害死的!”餐馆内,苏灵灵急得要哭了,忍不住要对叶天破口大骂,然后向餐馆老板马哥求救道:“马哥,想想办法啊,怎么才能救倩倩?你在这里生活这么久了,应该认识一些当地的能人吧,打电话让他们来说说情可以吗?我们有钱,可以给钱,只要把人放了。”

    马哥一脸苦涩,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这一群暴徒他认得,属于当地的一个黒社会组织,领头的家伙名叫巴德尔,特种兵退役,黑白道通吃,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

    “赵斌。”

    “别看我,我没有办法。我的跆拳道黑带五段只是花拳绣腿,表演用的,没有实战经验。”

    赵斌秒怂。

    这时,巴德尔身后的一个暴徒小弟突然冲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顿时他眉头皱了一皱,握紧的拳头松开了。

    “小子,我也不为难你,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看你愿不愿意把握了。你现在跪在地上,磕头求饶,边磕头边说自己是东瀛人。”巴德尔淡淡笑道,阴恻恻地,一看就没安好心。

    这是在践踏尊严,诛心之举,简直比打人还要残忍一百倍。

    暴徒们拿出手机,要把这一幕拍下来,再传到网上。

    还有许多路人围观过来,也都各自拿出手机,拍个不停,唯恐天下不乱。他们大部分都是本地人,便是有少许的外地游客,也不敢上来惩恶扬善。

    “傻缺,赶紧跪下来啊,磕头求饶。在生命面前,尊严算个球啊!”

    餐馆内,苏灵灵急道,恨不得冲出去,把叶天按在地上磕头,替他说是东瀛人。

    “你要是现在跪在地上磕头向我求饶,我可以保证不把你打成猪头。还有你们,所有人。”

    却听,叶天这般说道。

    “小子,你真是在找死啊!”

    领头暴徒巴德尔当即暴怒,全身青筋暴起,肌肉鼓胀,猛地一拳头对叶天的面门砸了过来。

    这是个狠人,当地一个黒帮组织的头头,特种兵退役,身材高大,像蛮牛一般壮硕。他的脸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从耳根延伸到嘴角,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这道伤疤是被一只成年北极熊抓出来的,而那只北极熊,被他徒手干掉了。

    徒手干掉一只成年北极熊,那得是何等恐怖的战斗力?

    此刻,巴德尔一拳轰出,直面叶天的面门而来,劲风呼啸,虚空都是一震。

    这凶狠的一拳莫说是人类,就是成年北极熊被打中了,都得一头栽倒。

    “太狠了!这家伙肯定打过黑拳,甚至还可能杀过人。”赵斌透过门缝往外看,惊呼道。

    他好歹是跆拳道黑带五段,虽然只是花拳秀腿,但也半只脚踏入了武道界,眼神很犀利,便是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巴德尔这一拳的威力,以及那可怕的杀气。

    “小心,快躲啊!”张倩一声大叫。

    “一只蝼蚁而已。”叶天冷笑,非常不屑。

    他一只手抬起,直面巴德尔的拳芒,轻飘飘地也打出了一拳。

    “敢和老大对拳,这个傻缺真不识好歹!”

    一个暴徒小弟挖苦,结果他话音刚落,就听嘭地一声响,老大巴德尔的整张脸都变形了,血肉模糊一片,就像是被一只大铁锤砸中了一般,鼻梁骨碎裂,鼻子塌陷下去,满口喷血,牙齿崩飞,两颗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中迸出来。

    叶天的拳头神乎其神,巴德尔都没看清轨迹,就轰到他脸上了。而他的拳头却落空了。

    轰隆!

    巴德尔那庞大的身躯仰头栽倒在了地上,把地面砸得一震。

    全场震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