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一、不斗剑

    王崇哈哈一笑,问道:“看你们两人,颇有兴奋之色,是否有什么事儿了?”

    安羽妙被齐冰云压下一头,又被王崇打击,虽然口出抱怨,却反而显得洒脱。

    王崇也并不想接话,只是他见两人神色,颇有些激荡,这才有此一问。

    齐冰云含笑说道:“确有一件大事!我们十二派弟子,要举行一次斗剑,天罡境和大衍境两场,我和安姐姐都要参加,不知师叔有否此雅兴?”

    王崇想了想,他并无什么兴趣,当即回绝道:“我就不参加了。”

    安羽妙颇有些失望,叫道:“师叔难道不想在天下人面前杨威?”

    王崇心道:“我能活得,就就算不错,扬的什么威风?”

    王崇没有说话,安羽妙也醒悟,不在劝说,齐冰云却有些敬意,油然而生。

    她加入踏魔营也颇有些时日,知道王崇每日都在苦修,比她在峨眉山上,所有的师兄弟,都要努力十倍。修行之外,王崇似乎就没有任何兴趣,便是巡猎,也极少出手,除非是有什么危险,才会力抗魔物,从不避让危险。

    比如才入接天关的两场战斗,王崇为了救同门,独自断后,力抗大魔妖,正道各大派的门人弟子,都钦佩非常。

    齐冰云正色说道:“季观鹰师叔果然有道德之相,只可惜冰云尚要维护师门之誉,绝无法退出此番比剑。”

    安羽妙瞧了瞧两人,一个是自己的好友,一个是自己的师叔,叹了口气说道:“我却是俗人,只想要突破大衍,去跟冰云你斗一场剑。”

    齐冰云噗嗤一笑,说道:“我可等着安姐姐!”

    齐冰云和安羽妙,两姝时常在一起,都是出身名门,也都是各派好事的年轻人,公推的十仙子之一,早就结成了闺中蜜友。

    王崇微微一笑,举手跟两女告别,径自出了踏魔营。

    他刚出了营门,就见一个“熟人”,当风而立,笑吟吟的瞧着自己,似乎来见什么好朋友一般。

    王崇当然绝不会这么以为,淡淡喝道:“原来是千叶魔子,怎么不见你那位双身一体,一念两分的道侣?”

    千叶笑道:“不才区区的小秘密,似乎已经尽人皆知。季观鹰道友许久不见,才见面就道破了我的来历。”

    王崇嘿嘿冷笑,他还真不怕这位魔极宗的阴阳子,毕竟有数位金丹的妖身,还有天下驰名的仙家飞剑,他若是再宰不了此人,可就白混了道魔两家。

    千叶伸手一点,说道:“不久,就要十二派斗剑,此乃接天关的传统。我等你来,咱们大战一场。”

    王崇冷笑道:“我不参加此次斗剑。”

    千叶有些愣神,忽然哈哈一笑,叫道:“也对!就算你参加,也不能跟我一场,毕竟你才是个天罡。”

    王崇是天罡境界,却得了唐胤赠送一头大衍妖身之事,早就传遍了接天关。

    他可以参加天罡境的斗剑,也能参加大衍境的斗剑,但千叶却是魔道金丹,如何能参加此次斗剑?

    千叶就似能看破王崇心底所想一般,笑吟吟的说道:“我们金丹境,也有一场斗剑,不过是魔门六宗发起,也邀请三宗两派一府的人参加,只是每次都少有人回应。”

    王崇大袖一拂,说道:“这些都不关我的事儿。”

    他本想去虚空,猎杀几头魔物,试演山海经的道法。此时却没了兴致,虽然他不怕去虚空外,跟千叶恶斗一场,但却不是这个时候。

    王崇走向了市坊,千叶居然也跟了上来,跟王崇并肩而行,他沿途指指点点,给王崇介绍风土,言笑晏晏,就如两个好友一般。

    “我来接天关,已经有二十二年,大衍境进来,在此处突破的金丹。这里魔物无数,实在魔道中人,修行圣地。”

    “你要去何处?小兄可以做个向导。”

    王崇想了一想,忽然问道:“不知千叶兄,可知哪里有飞剑出售?”

    千叶瞧了王崇一眼,忽然哈哈笑道:“这你可问着了,我这里就有一口。你且放心,不是胡乱在接天关杀人得来,是我当年横扫西南六凶,杀了几个不成器的散修,随手捡来的玩意。”

    “你也知道,我们魔极宗乃是天魔正宗,有天魔万化玄变经的全本。此经分为《玄玄天书》有七十三卷,《紫府秘箓》有一百零七卷,《星君神册》有二百八十三卷。”

    “紫府秘箓和星君神册都是旁支外道所炼,我修炼的是无上天魔大法,玄玄天书的天魔幻身和万魔山。若是季道友有兴趣,大可去城外虚空,咱们玩两手,见识一番我魔门大法。”

    王崇嘿嘿一笑,不接这话,千叶才继续说道:“所以一口旁门的飞剑,与我没有半点用处,我也用之不上。若是季道友有什么我用得上之物,大可把这口飞锥剑拿走。”

    千叶见王崇不上勾,也不勉强,随手取出了一口飞剑,这口飞剑还不如说是飞锥,宛如一根长刺,只是通体螺旋,怪异莫名。

    王崇想了一想,问道:“我有一件小物,若是道友觉得可以,就做更换,若是觉得不成,此事便罢。我身上甚穷,也没第二件东西了。”

    他取出来当初在碧波洞,击杀了浮玉公子,得到的尸身,所化的翠绿妖虫。

    浮玉公子不过是个大衍境,虽然叔叔玉神宵是八大奇妖之一,这具妖虫之身,说不定血脉相继,也有些灵异,但王崇也用之不上,故而才拿出来试探。

    千叶眼光一亮,叫道:“玉神虫!你从哪里得到此物?”

    王崇哪里会说实话,答道:“师父随手赐的,说让我炼一件护身法宝。”

    千叶沉吟良久,才说道:“玉神虫,炼什么法宝?此物是炼制通玉丹最要紧的主药。我们魔门能修成玲珑玉身,你们道家能修玉肌仙体,轮价值,这头破烂的飞锥剑,便有十口也比不上。”

    王崇也未料到,这头小虫居然有如此来历,跟不曾想,千叶居然会说实话,言明飞锥剑远不及玉神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