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八、剑仙学院

    韩嫣美目迷离,她恍惚看见了,王崇气度威严,和一个一身白袍的仙人,谈笑风生,却似乎不大理会自己。

    韩嫣心头羞恼,伸手一抓……

    王崇正在跟演天珠询问,毒龙寺铁犁老祖的旧事,忽然被被韩嫣伸手一抓,一股绝大的力量袭来,让他挣脱不开。

    “韩嫣怎会有如此大力气?”

    王崇没敢运劲挣扎,他修炼的是山海经,此时更修炼到了第四重山海,手脚力气奇大,若是真个用尽全力,只怕就要伤到了韩嫣。

    就差这一丝犹豫,王崇就被韩嫣抓住,一股奇异的力量猛然一带……

    整个人就似乎脱离了一方世界,进入了一个玄妙之极,难以形容的变化。

    也许是那么一瞬,也许是……千年万年!

    王崇回过神来,已经不是在天元绝壁之前,而是躺在一株巨树的树枝上,远眺前方,就是一个极大的学院。

    在他的脑海里,有无数崭新记忆,似乎想要代替原本的旧有记忆。

    这些全新的记忆里,他叫做王崇。

    是剑仙学院一年级新生。

    剑仙学院是一种,完全有别与门派的传承模式。学生再无固定的老师,取而代之的是导师,每个导师也只会传授一种剑术。学成之后,就会升入更高年级,换新的导师,学习新的剑术。

    直至完成全部的学业,学员就算是毕业了,甚至有资格申请做导师,指点学生修业。

    王崇一方面极端好奇,不住的翻阅这些记忆,一方面又知道,自己须得抵制,若是被这些记忆,取代了原本的记忆,他就再非本来了。

    这些崭新的记忆,来源神秘而强大,王崇纵然有天魔识傍身,也抵挡的非常辛苦。

    就在他几乎快要不支的时候,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轻轻把这份记忆中的王崇,替换成了季观鹰。

    有了演天珠的帮忙,王崇缓过一口气,催动了天魔五识,形成了一个虚假的元灵,把这些崭新的记忆,尽数挪移了过去,再也不会对自己造成影响。

    王崇刚搞定这些强迫灌输来的记忆,演天珠就送出了一道凉意:铁犁居然搞出来这么个玩意,他是这么多年,终于憋的真正疯了吗!

    王崇正要问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就听得一个娇叱的声音,韩嫣足踏玄光,腾空而来,见到王崇就叫道:“季观鹰!你又在逃课。”

    王崇的虚拟元灵之中,全新的记忆泛起,把韩嫣的新身份给调了出来。

    韩嫣是王崇的学姐,剑仙学院三年级学生,旷世难寻的剑术天才。

    两人是世交,父母都有数十年交情,故而早早的就给季观鹰和韩嫣订了娃娃亲,只是韩嫣不大满意这段婚事,经常没事就欺负季观鹰,让少年季观鹰心底对这位学姐未婚妻,有极大的阴影。

    王崇刚看完了这段记忆,演天珠就送出了一道凉意:韩嫣的记忆已经被取代,她不记得你吞海玄宗的身份了。

    王崇心头讶然,问了一句:“她还能恢复吗?”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你若是能离开这里,并把韩嫣也带出去,就能让她恢复原来的记忆。”

    王崇倒抽了一口冷气,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我哪里知道?

    他又问了一句:“怎么才能离开这里?”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我特么怎么知道!

    王崇听到这么不靠谱的回答,伸手扶额,十分之无语。

    韩嫣落在了他身边,一巴掌就拍在了王崇的脑袋上,心神不属的小贼魔,被这位学姐未婚妻从树枝上给打落了下来。

    王崇人在半空,轻轻的一翻身,施展了一式剑法,飘然落地。

    他也没有去瞧一眼韩嫣,而是追问道:“你真不知道?”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我猜……

    王崇伸手再次按住自己额头,说道:“不用猜了,爱咋滴咋地吧!”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这里十之**是铁犁搞出来。最悲观的估计,百年后铁犁重归人间,你和韩嫣应该也会被一起带出来。

    王崇忍不住叫道:“一百年!要那么久?”

    他整个人都呆掉了,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会被卷入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怎会成为一个不知所谓的剑仙学院学生,又怎会跟韩嫣,有这么古怪的关系。

    韩嫣的记忆里,应该是十分讨厌和季观鹰的婚事,故而才会总是欺负他。但是韩嫣拍出一掌之后,忽然就觉得这个家伙,莫名的看着就很顺眼,心头浮现了一个念头:“他生的也不错,眉清目秀,性情又好,被我欺负多年,也从不跟我生气……其实,嫁给他也不错啦。”

    韩嫣也跟着飘然落地,笑吟吟的替王崇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怎那么不小心?居然还会从树上衰落下去。”

    王崇没好气的说道:“是你打我下来的好吗?”

    韩嫣忽然凑过去,轻轻一碰,王崇顿时脸就红了,他也没料到,韩嫣居然这么大胆。

    本来也有些羞不可抑的韩嫣,见到王崇脸红,忽然就觉得,自己做的理所当然,伸手一拍他的肩膀,大刺刺的叫道:“脸红什么?我们可是两家父母交换过聘礼,有三媒六聘,合乎礼法的未婚夫妻。”

    王崇无奈,叫道:“你就没有些害臊吗?”

    韩嫣一双美目眨了眨,忽然又凑了过来,王崇就觉得另外一边脸颊,也有温润之感,刚刚消停的脸色,又复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韩嫣沉吟片刻,说道:“我又试了一次,似乎并无害臊,难道是做的习惯了,骚点太高?”

    王崇伸手扶住额头,喃喃自语道:“真是活见鬼,世上还有臊点这东西?这个世界怎么如此不正经。”

    他偷偷的问演天珠:“韩嫣这是怎么了?难道她被灌输的记忆大有不妥?”

    演天珠沉默了良久,才送出了一道凉意:她也许就是平日压抑太久,换了新的环境,就学会了放飞自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