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2章 血源活枷

    土御门和平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洋哥,在遇到你们之前,我一直也以为这些什么妖怪啊、阴阳师啊,他们的传说故事都是假的。毕竟现代社会要讲科学嘛。我也只是对这些很感兴趣,又喜欢看动漫,就稍微在学校图书馆了解一下。可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了吧?毕竟,你们这样的神仙中人都出现了。我自己甚至都有修炼法术的机会!”

    “就算我们日国民间传说,玉藻前在古代曾以一己之力消灭了五十万大军的传说可能有夸张成分,但肯定也超级厉害的。那须野死了许多的人,怨气深重,常年雾气笼罩、瘴气弥漫。更有各种妖、鬼出没。只要走入里面的人,都百分百会被怨灵杀死!”

    “不过……洋哥你们本身就是神仙一样的强者,倒是不怕。只是看你们研究的地图上,红点位置是那须野。应该是要去办什么大事吧?我这样的凡人也不懂,但就是担心你们毕竟是华夏人,不是特别了解日国的情况。就提醒一下,心里有个底。”

    不得不说,这少年还是很会说话的。言辞恳切,让傅洋等人觉得很舒服。

    维可笑着拍拍他的脑袋,显然很看好这个亲华的日国少年的未来……修炼天赋高、善良正直的同时情商也不低,懂得抓住机会。

    将来必成大器!

    “好了,和平你先陪母亲吧。我们确实有要事去做,现在就要动身前往那须野。等我们回来之后,再帮你母亲治疗。这段时间,你先修炼《天事略诀》和《天孙传道言》试试,看神官和阴阳师哪种法术体系更适合你。”

    傅洋摆摆手,叮嘱了土御门和平一番,就牵着维可的手,和熊爷一起从他家里走了出去。

    三人施施然朝那须野的方向走去……

    稍微远了一些之后,维可轻声问到:“傻洋,玉藻前的事你怎么看?我心里有个不太好的猜测啊。”

    唉……

    傅洋也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摇头:“咱们夫妻之间真是心有灵犀啊!我刚才也在想,这事儿恐怕太巧合了一点儿。真正的八尺琼勾玉就在那须野……要说不在玉藻前的手里,怕是我自己都不信啊。恐怕此番,会非常麻烦啊。”

    很显然,这夫妻俩都想到了这点!

    虽然他们不知道玉藻前具体的修为境界,但想必能够在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历史上流传了这么长时间,更能一己之力消灭五十万大军。

    熊爷那死胖猫倒是很装逼地斜着眼睛:“怕个蛋啊!不就是一条小狐狸精吗?到时候爷见了她。她肯定就被爷的风姿迷得神魂颠倒,乖乖地就把八尺琼勾玉交出来了。”

    这胖货双手叉腰,一副牛上天的样子。配上那猥琐的表情和圆滚滚的熊猫身子,既可爱又贱兮兮的……

    反正嘛,装逼又不花钱!不装白不装。

    傅洋和维可哭笑不得,这一次倒是没有打它脑袋,说笑着继续往前走。

    他们是横穿那须町市区而过的,但都是隐身状态,经过繁华闹市、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像是局外人一样注视着世俗界的生活和忙碌。

    与此同时,在日国京都郊外某处。

    这里有连绵成片的日式古代建筑,飞檐吊角,雕梁画柱,和华夏唐宋建筑风格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样。气质上要更加的阴柔一些,也更有几分诡谲之感。

    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古代日国王公贵族的宫殿一样!

    但不同的是,若是法力强大的修炼者在此,就能看出这一片建筑群的不凡。简直是处处蕴含着强大气息,建造格局也与道韵暗暗相合……

    很显然,这应该是一个强大的日国宗派或者世家!

    没错,这里就是日国五大阴阳师世家之首——安倍家族的族府所在。

    安倍族府深处,某处偏殿里。

    一个身穿宽大阴阳袍狩衣、头戴阴阳冠冕的中年人,正安静地跪坐着。在他面前,是密密麻麻的牌位,布满了一整片高墙——和华夏一样,日国人也会为祖先立下牌位。越是高门大户,就越是看重。

    这里,应该是安倍家的祠堂。

    突然!

    在那牌位墙的左上方某个角落,有一块隐约有些蒙尘的牌位,突然“嗡嗡嗡”的震荡起来。一股股法力气息,扩散开去。

    嗯?

    中年阴阳师猛然睁开眼睛。

    噼啪!

    虚空中仿佛打了一道霹雳,整个祠堂里隐隐有风雷之声浮现。

    他看着那剧烈震荡的牌位,上面浮现出一道道红色的锁链——那锁链赫然像是用鲜血凝聚成的一样。在发出铿锵的摩擦之音的同时,紧紧缠绕着牌位,又发出叽咕叽咕和吱吱吱的声响。

    “怎么回事?那位的牌位,怎么会……”

    不等中年人惊骇的情绪过去,噗嗤一声!

    其中一条鲜血锁链,骤然断裂开来。虚空中浮现出一个硕大的暗红色“咒”字,然后这咒字从中间断裂开来,最后化为一蓬血雾,消失不见。

    中年阴阳师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好一会儿之后,才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到:“看样子,那位老祖的后代里,竟然有人挣脱了血源活枷?唉……这么多年了,都是安倍家的后人。这恩恩怨怨,何时能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按理说,根据规矩,该立刻出动家族力量去寻找到挣脱血源活枷之人,然后将其囚禁在族内,直到老死。只不过,神御天统大会将近,还是暂且先不用大动干戈了。要不了多久,还得去一趟那须野。虽然那狐妖和晴明老祖有旧,但我这心里也是没底。还是好好静修和准备吧。就算能挣脱血源活枷,恐怕那位老祖的后人也是泯然众人矣。”

    说完,他又缓缓闭上了眼睛,继续静修了。

    却说傅洋他们这边,三人在那须町市区虽然是用脚走的,但速度极快,一步迈出就是十几丈距离。

    很快,就离开了城市,进入了荒野之中。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行……一百多公里的距离,没多长时间就到了。

    傅洋低头看着脚下,已经没有人烟的迹象,只有大片大片的荒原和森林。

    他就知道,这应该是已经进入到“那须野”的范围之内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古怪的气息,就好像是有某种阵法禁制一般,浓郁的瘴气也开始弥漫开开来……只不过这等程度对普通人来说可能非常致命,对傅洋他们仨却无所谓了。

    傅洋还是有些感概:“这地方果然有点儿诡异邪门儿!距离地图红点所示的位置恐怕还有几十公里距离,就已经是凡人莫入的气质。看来,这玉藻前应该是很强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