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8章 后果

    夜殇挑了挑眉,“你是在说我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吗?”

    黑羽飞点点头,“是的,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你不是个可信赖的合作伙伴,我没办法跟你合作。”

    夜殇一点点的将手里的烟的外衣撕掉,露出里面的烟丝,他一边动作,一边反问,“黑七少,我可以理解,你这句话是在明确拒绝我的意思?”

    “是的!我不会和你合作的,哪怕我是这个合作案的赢家。”黑羽飞点头,回应得很干脆。

    很显然,他对跟夜殇合作并不怎么感兴趣。

    或者说,他不认为夜殇是个可信赖的合作伙伴,所以直接表态拒绝合作。

    夜殇将手里没有了外衣包装的烟丝攥成一团,然后一点点的放到酒杯里。

    看着烟丝被红色酒液一点点浸泡,他拍了拍手里的灰尘,笑着说,“很好,黑七少是个不做作的人,我很欣赏,不过我很想知道的是,如果是欧阳清风直接选择跟我合作呢?你会怎么做?”

    意思就是,欧阳清风是你亲生的母亲,你母亲为了你这个儿子的前途直接选择跟我合作,身为儿子的你是支持,还是反对?”

    夜殇的问题,的确让黑羽飞愣住了。

    不过很快的,他表情恢复淡然,不打算承认自己和欧阳清风的关系。

    他不以为然的说,“要不要跟你合作,那是欧阳清风的事,与我无关!”

    “很好。”夜殇拍了拍手掌,然后端起酒杯走向黑羽飞,和他一起背靠在窗台上。

    黑羽飞眼睛盯着他手里的酒杯,酒杯里,刚才还是红色的酒液,在加入烟丝之后,顿时变成了黄色还隐约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味道很淡,一般人的鼻子嗅不出这个味道。

    但是,黑羽飞的嗅觉比普通人要灵敏,一下就嗅出了这个烟丝跟葡萄酒融合之后产生的有毒气体的味道。

    他顿时明白夜殇在他眼皮底下展示这个小实验的用意了,他原本平淡的脸色变得紧张了起来。

    他脸色一沉,“夜总,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是向你暂时我刚刚发现的一个可以置你于死地的小秘密,当然,这个秘密比起你的弟弟黑羽光火烧凤凰寺威力还大,你弟弟火烧凤凰寺是会让你们黑氏家族的形象一落千丈,但这对于你们这样的大家族根本不算什么,你们只要公关几下有关方面,就会把这场危机给化解了,但是,我发现的这个小秘密,你们可局不那么容易公关化解了,你说呢,黑七少?”夜殇晃动着酒杯,看着杯子里液体的眼色从黄色一点点变为深蓝色。

    黑羽飞盯着他手里的杯子,冷冷一笑,“栽赃,是一个最让人不齿的手段。夜总,你竟然落魄到需要使用这么阴险的手段来要挟我,果然,我弟弟黑羽光并不是口无遮拦,你的确是个阴险狡诈的家伙。”

    ‘啧啧,我可以把你的反应看作是恼羞成怒吗?只因为我拆穿了名扬天下的黑家族研发并且生产销售的雪茄里头含有致命的有毒物质的这个事实吗?呵呵,我很期待这个小秘密一旦公开的话,你们是要心疼黑氏家族即将失去的那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呢,还是要心疼这么多年来,被你家的烟祸害的那些可怜人呢?’夜殇看好戏的说出了这番话,

    黑羽飞冷斥,“夜总,请注意你的言辞,否则你要为你肆意捏造的谎言付出代价。”

    “谎言吗?”夜殇摇了摇头,玩味的说,“黑七少,你很清楚,普通的红酒是查不出你家雪茄里的有毒物质的,你不如猜一下,我是用什么手段让你研发的雪茄现出原形的?”

    黑羽飞嘴唇抿成一条线。

    静默了半响,他将指间里夹着的已经燃尽的烟蒂丢到夜殇的酒杯里。

    顿时,酒杯里冒起了一丝的青烟,随着从窗户吹进来的风,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转身望着窗外的景色,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低低的问,“很好,我现在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言之凿凿我会选择跟你合作了,只是我不知道,你跟我合作,你能得到什么?我自认没有什么智慧,恐怕帮不上你夜大总裁的忙……”

    夜殇勾了勾唇,“你只需要当上黑氏家族的继承人就可以了,这就是帮我大忙了。”

    “就这么简单?”黑羽飞没有想到他说的是这个。

    “没错,就这么简单,不过,听起来简单的事情,你心里应该明白,这是跟简单完全挂不上钩的事。”夜殇将酒杯里的东西往窗台外面倒。

    窗台外面是一个小池塘,池塘里种植的睡莲已经开花了,一支支花朵傲立于睡眠,显得非常的坚忍不拔。

    酒杯里的东西落入池塘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黑羽飞盯着他的动作,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这么说,你要把我变成你的傀儡?你把我推举到家族继承人的宝座之后,我就必须要利用我们家族的资源帮你实现你那些不为人知的野心?”

    “野心?”夜殇不以为然的挑眉,‘黑七少,你似乎很了解我,那你说说,我到底有什么野心,需要通过跟你的合作才能实现?’

    “蓝草。”黑羽飞一字一句的念出蓝草的名字。

    夜殇眯起眼,等待他下面的话。

    “那个怀了你孩子的女人的身份,需要我当着你的面仔细道来吗?”黑羽飞意有所指。

    夜殇颔首,“你说,我想听。”

    黑羽飞冷笑,“夜殇,你很清楚,那个女人是凤凰岛上的人都在寻找,都在好奇的某个人的遗孤,你率先发现了她的存在,却利用了她,作为男人的我,真的很看不起你。”

    闻言,夜殇勾了勾唇,“你在说什么?我只听到你对我的轻蔑之言,却不懂你想说什么?”

    “你不要装糊涂,蓝草的是谁的女儿,你想利用她达到什么目的,你心里最清楚,我要是说出来,后果那就严重了。”黑羽飞冷冷的说道。。

    夜殇不以为然,淡淡的说,“我不在乎后果,你尽管说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