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岂容尔等贱婢欺凌!

    夏侯腾箐因为靳天一吻惊喜的愣住了,不自觉的抚上了自己的眉心,嘴角露出了温暖的浅笑来,听到靳泊岩的话后,也连忙对靳天道:“对,回屋好好休息,天天,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去想。”

    ——

    主卧,是整个靳氏城堡最宽敞大气最奢华高雅最不失格调的住所。

    靳天看了看室里的构造和一丝不苟的摆设,掀了掀浓密的眼睫,蓝色的瞳中露出几丝喜欢的意味。

    室内主要呈现出来的色调是偏鲜活阳光的。

    海蓝色的裸眼3D影熄墙,惊艳的九星吊灯,淡金色的蓉锦窗帘,白色天鹅绒地毯,其他摆设的物件多为温暖的橙金色,精美奢侈的银色,瑰丽的红等等。

    黑色物品的身影鲜少出现在室内。

    这一点,靳天通过记忆里小靳天的状况,完全可以理解。

    室内的光线比较昏暗,窗帘是拉上了的,只有几缕金色渗透进来。

    靳天知道,再阳光再活力的装饰也敌不过小靳天内心的阴霾黑暗,恐惧寂寥,和深深的绝望。

    大概是心底有了个支撑和活下去的理由,才没有彻底被这种暗霾压抑给搞垮逼疯。

    只是那个让小靳天活下去的理由,那个人,却给了小靳天最致命的一击。

    小靳天已经不复存在了。

    现在有的。

    只是靳天!

    邪魅冷酷,乖张纨绔,桀骜难训,放荡不羁,随心所欲!

    “唰——--”!靳天拉着窗帘两侧,猛地一扬!金色的光辉像是一下子找到了路口,全都渗透进来,驱散了室里的晦暗阴霾,温柔的包裹住了靳天,叫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不可侵犯的芒,尊贵凌然,恍惚间竟是不真实的像是下一瞬就会消失不见。

    靳天挑了挑眉,嗤笑道:“说来这间主卧靳嘉琦可是觊觎许久了。”小靳天在对方用南川骏喆这个名字连哄带骗下,使得小靳天多次向靳家长辈提到将主卧给靳嘉琦,只是靳家嫡庶分明,主卧怎么可能给一个私生女,靳嘉琦没得逞,不讨好的被靳家长辈厉色质问。

    靳嘉琦表面上收敛,暗地里可不甘心,越是得不到她越是发疯的想要得到,妒忌的双目染红。

    她将这些不从心的情绪,全部发泄到小靳天身上,当然不是在靳氏城堡,而是在罗德尔学院,靳家长辈和夏侯老爷子不能时常顾及到小靳天的地方。

    在靳家,靳嘉琦可不敢摆出一副耀武扬威的猖狂,更不敢明面上对小靳天有任何的欺压。

    靳天回忆小靳天遭受的种种,对着温暖的日光,嘴角的笑意越来越邪肆残忍,险些低笑出疯狂。

    “神祗转世,岂容尔等贱婢欺凌!”靳天字字珠玑,遒劲杀伐,眉眼更是凌厉至极。

    ——

    说贱婢,贱婢就到了。

    “靳天!你给我出来!你在世隆厚康附属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清楚!”

    “你竟然让我给你下跪!你是疯了吗?!”

    “学会告状了?好啊!好啊你!好的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