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麻溜的滚出本大爷视线!

    两人心里屈辱不已,眼神更加凌厉的刮着靳天,像是要喷出火来,恨不得直接将靳天活活烧死!

    靳嘉琦气得连连倒仰,可又忌惮着靳家长辈和夏侯老将军还在靳氏城堡,迟迟不敢对靳天出手。

    突然靳嘉琦是想到了什么,狞笑一声,像是找回了底气,她大言不惭道:“靳天!你这个死娘娘腔,你别后悔!”

    靳天无所畏惧,眼角冷厉,“本大爷还不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呢~”轻佻的声线带着讽刺和嘲笑,浑身的气势矜贵逼仄。

    靳嘉琦看着这样的靳天,冷笑连连,“那好啊,废物!你也别想南川骏喆会再看你一眼了!只要我跟骏喆说一声,你就会被摒弃到泥地里!到时候就算是跪下磕头,求饶讨好,也没这个机会了!!”

    话落音,就见靳嘉琦和靳志鸣抬着下巴,一副施舍的嘴脸,等着靳天大惊失色,跪地求饶。

    只要说出南川骏喆这个名字,靳天就会像只哈巴狗一样的讨好,这一招百试不爽。

    靳天看着他们得意的模样,宛如在看智障。

    回忆起南川骏喆这个人也只有南川骏喆狼狈不堪跪地叫嚣的逼样。

    那惨白如泡过福尔马林的脸孔,双目渗出血丝像是地沟里爬出来的鬼,瘆人而丑陋不堪。

    靳天最讨厌丑东西了!

    现在这么一回忆,胸口就翻江倒海起来,靳天脸色不太好,就在靳嘉琦,靳志鸣以为靳天要求饶的时候,只见靳天捂着胸口,犯恶心的干呕起来,“嗯……呕——啊——呕啊——卧槽——呕——不行了,好恶心,呕——”!!!

    靳天呕吐的很辛苦,双目泛了红光,呕吐的声音一次比一次严重。

    靳嘉琦和靳志鸣都瞪着眼睛错愕住了,完全没料到靳天回是这样的反应。

    呕吐??!

    靳天本来是想抽这两人一顿,再让两人跪下,反省的不够那就再接着!

    可现在因为南川骏喆那张脸犯恶心了,呕的实在是痛苦,是没法教训了,“呕啊——呕额——哈……呼……”

    “滚!给本大爷滚出去!麻溜的滚出本大爷的视线!滚!!”

    “呕哇——”靳天辛苦的呕红了眼,一脸的嫌弃,低吼一声,重重的指着主卧大门口。

    靳天这声低吼实在是太大声了,仿佛室内都震荡了下,靳嘉琦,靳志鸣被吓了一大跳,担心因为这声引来了靳家长辈和夏侯老将军,脸孔慌乱了下,对着靳天放狠话。

    “好!好的很,靳天!你就别忘了你现在说过的话!你别后悔!你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说完两人就急匆匆灰溜溜的消失在拐角玄关。

    两人走后,靳天脑海中还是会浮现南川骏喆那张恐怖的像是僵尸的鬼脸,干呕一度没有停止,反而越发的严重!

    “呕——呕啊——”!!

    靳天鞠下身来,险些趴在天鹅绒垫上呕。

    白曜知道靳天有这个毛病,并且很严重,不然也不会在住院期间见到自己被裹成木乃伊,面目全非的模样,而失声痛哭了。

    “靳天!靳天,快去落地镜那!”白曜的声音有些焦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