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以下犯上的女仆

    闻言靳天捂着难受的胸口往奢华的落地镜那冲去,步伐踉跄,“啊呼……哈呼……”她粗重的喘息着,在看到镜中倾世绝伦,如玉如瓷的俊美少年时,胸腔处那种恶心感才渐渐消散。

    靳天两手抓着落地镜两侧,低着头骂了声,“妈-的!总算是好了,本大爷差点把胃给呕出来!”

    无意中又想起南川骏喆那张如厉鬼的脸,靳天有阴影了,表情抽搐了下,浑身哆嗦,鸡皮疙瘩掉一地。

    ——

    靳天戴着耳机肆意的躺在KINGSIZE大床上,这床上的被单是梦幻的蓝色星河,阳光沐浴的沙滩图案,仔细一看是用最好最柔然的金丝线手工绣制。

    慵懒的将右手放在头顶,靳天眉眼柔和精致,因为手抬高,黑色的衬衫受到了拉扯的缘故,露出了一截精瘦白皙来,光是看上那么一眼就让人不自觉吞咽干-燥的口水。

    耳边低沉魅哑的歌声闯入耳蜗,靳天的心情逐渐回转。

    “……”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想你的心纠结着我。

    “Wherever i am。”不管我在哪里。

    “Whatever i do。”不管我做什么。

    “The thought of you。”想你的心。

    “Is consuming me。”纠结着我。

    “Your eyes,Your skin,Your smile,Your feet,Your hands。”你的眼睛,你的皮肤,你的香气,你的脚,你的手。

    “My hands on you ……”我落在你身上的手……

    “……”

    靳天没有掀开眼睫,在神识紫海中与白曜对话。

    “你去参加伴读竞选吧~”

    白曜有些摸不着头脑:“你直接点名要我岂不是更快?”

    靳天嘴角一勾,弧度有些撩有些恶趣味,“可本大爷觉得名正言顺更好些啊,本大爷相信你一定可以在人潮中脱颖而出的~加油~”

    白曜一脸黑线:“……”

    ——

    靳天懒洋洋的躺着,这时候主卧闯进了个面相刻薄,画着桃粉妆容,身着统一服装的女仆。

    她手里端着冰糖血燕雪梨蛊,在看见大床上躺着的人时,先是惊艳,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这种惊艳化作了嫌恶,不屑,鄙夷。

    女仆态度极其差劲的将手里的冰糖血燕雪梨蛊重重放在长桌上,发出刺耳的“砰咚——”声。

    “大少爷,快吃吧,这可是上等的血燕蛊呢。”女仆阴阳怪气的说完,朝着床上躺着的靳天露了一个冷笑,眼底暗藏着嫉妒。

    老天还真是不公平,一个脑残,废物,恶心人的基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享受一切。

    他也命够大的,出车祸都没死,不仅没死,还在短短的三月就完全恢复了,身上一点疤痕都没留。

    切,谁知道是不是整容了。

    这种废人,塑料脸,同性恋,死了才好。

    她伺候这种阴沉沉的废物,简直恶心透了。

    “哼!”女仆轻蔑的嘲讽,转身就要出去,出去之前她还有点不舍,看了眼血燕蛊,想着应该将这样的大补又美容的珍品吃上几口才好。

    “……站住。”蓦地一道邪肆喑哑的嗓音在偌大的卧室响了起来。

    是靳天,开口了。

    女仆一愣,眉眼不耐烦的刺向靳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