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被打歪了假脸

    女仆一愣,眉眼不耐烦的刺向靳天,“又怎么了,大少爷!”废物就是事儿多,她等下还要去志鸣少爷那伺候呢!

    只见靳天起了身,满身尊贵倨傲的逼近,蓝色澄明像是上好琉璃的眸瞳吸人,菱唇吐出的话染上了层诡异的哄诱感,“……想吃?”

    不得不承认在靳天走过来的时候,女仆完全被他蛊惑,险些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了。

    女仆眼带痴迷绝艳,这样的靳天让她完全无法将废物,娘炮,恶心之类的贬义词用在他身上。

    就在女仆晕乎乎的时候,靳天的眉眼徒然冷厉妖冶,声音沉冷,“那就吃个够!”靳天猛地将桌上的血燕蛊往女仆脸上踢去!!长腿的动作快准狠!

    “砰——”!如爆炸般的声音响起!

    血燕蛊洒了一地。

    “哐啷啷——”!“啊啊啊!”惨叫声也像是杀猪一样传了出来,极为刺利尖锐!“啊啊啊!我的脸!好痛!啊啊!我的脸!啊啊!!”

    奴仆痛苦抽搐在地,歇斯底里,像只蠕动的虫子,手捂着被打歪回原形的整容脸,血迹从指缝中溢出,染红了天鹅绒地毯,场面十分惨烈。

    靳天居高临下的睨视地上的惨叫狼狈的女仆,蓝眸镀上了冷光,脑海中有一幕越来越清晰,那是这个女仆欺凌小靳天的一幕幕。

    靳天抬脚碾压住女仆慌乱恐惧伸出来的一只手,“咔嚓——咔啦——”骨骼碎裂的声音森然刺耳,女仆的惨叫越发尖利,越发嘶哑,叫人头皮发麻!“啊啊啊!好痛!放开我!!啊啊!你这个疯子!疯子!啊啊!手!不要我的手!断了啊啊!!”

    “呵……”靳天棱角分明深刻而不深邃的面孔,如艺术品般完美,此刻嘴角牵出来的邪笑,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就是恶魔,令人恐惧到灵魂战栗的每一个角落。

    趁着靳家二老,靳父靳母还有夏侯老爷子和其他人赶来之前,靳天冷酷的对女仆说:“我以执法之神帝歌的名义制裁你,你将生生世世禁锢在毁灭柱炼狱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这声音是诅咒的魔障……

    在靳家二老,靳父靳母,夏侯老爷子,还有其他人赶来的时候,就见到这样一幕。

    靳天双手抱胸身姿挺拔矜贵的站在一侧,地上碎瓷片七零八落,冰糖血燕雪梨蛊洒了一地,满脸是血的女仆嘶叫如厉鬼,叫人心底发毛。

    夏侯腾箐慌忙的走进了,拉住靳天一阵察看,声音充满担忧着急,“天天,发生什么事儿了,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

    靳天摇了摇头,“妈,我没事。”

    夏侯腾箐没有发现孩子伤到,又在听靳天的话后,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真是吓到妈妈了知不知道。”

    “那这是怎么了?”夏侯腾箐放软声音询问。

    靳天俊美着脸,直白的答:“我打的!”

    闻言靳家二老,夏侯老爷子,靳父靳母:“……???”什么?

    靳天对视上靳家二老,夏侯老爷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