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得罪靳天,就是得罪我

    他们仍旧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靳天的口,而靳天的变化翻天覆地,不再受他们控制。

    林黛毓脸孔桀骜不驯,一对棕褐色的瞳锐利无比,右耳各色叛逆的钻石灼耀,伸手力道蛮狠的扣住了南川骏喆拽着靳天的手,“南川骏喆,把手给老子松开,老子不想说第三遍,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是惹不起,可奈何靳天这傻狗子爱的他要死要活,所以南川骏喆一直以来得以作威作福,不可一世。

    南川骏喆面色不可察的扭曲了下,林黛毓毕竟是军人家庭出生,是练家子,手劲自然很恐怖。

    看着林黛毓摆明了,有什么事冲我来,别对我兄弟这么放肆的态度,南川骏喆眼底掠过诧异的芒。

    兄弟?

    林黛毓当靳天是兄弟?

    疯了吧!?

    一个弱智而已。

    “呵呵,什么时候京城大名鼎鼎的林世子和靳天的关系这么好了?”南川骏喆连连嘲讽,又阴霾的道:“本少可不记得有哪里得罪过林世子,林世子又何必强出头,多管闲事?!”

    说实话,得知自己车子被靳天砸了,南川骏喆是不信的,就靳天那畏畏缩缩,怯懦胆小的性子绝对做不出来。

    在南川骏喆的认知里,靳天就是个拿不了,扛不起的废物,还没这个力气毁坏他一辆车。

    他更加偏信是林黛毓将他车子给砸毁。

    不管怎么说都有人看见林黛毓当时就在边上。

    林黛毓没动手,不可能。

    林黛毓看了眼靳天,随即目光危险的凝视过来,掷地有声,“得罪靳天,就是得罪我!”

    南川骏喆暗地里震惊了下,诡异的看着林黛毓,“那林世子是铁了心要跟本少作对了?”

    不仅仅是南川骏喆被惊到,他身后的三人和靳家两个私生子女也惊骇难遏。

    林世子真将靳天当兄弟了?打算护着他?!

    靠!开什么玩笑!

    “你用了什么手段让他这么死心塌地护着你?还有这个……”南川骏喆斜睨的瞥了眼白曜,然后将靳天往上提了提,两人身高差距悬殊,乍眼一看,靳天毫无优势可言,就像个无缚鸡之力的绵羊。

    南川骏喆眯着深邃的眼,仔细的看了看靳天,不知不觉被他的昳丽瑰美惊艳到,不得不说现在的靳天很出众,光是容貌就让人忽视不了,一眼能够留下深刻。

    似乎还有种魔力,叫他满肚子还没发泄出来的怒火,都浇灭了大半。

    以前的靳天时常低着头走路,一身死气沉沉,一副丧相就叫人生厌,重伤裹成古墓中的木乃伊,更是丑陋到吐。

    “嗯?不说话?那本少替你说。”

    “该不会是达成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南川骏喆习惯性的对靳天给予恶意的羞辱,视线也肆无忌惮的让人不舒服,“你喜欢男人,也爱缠着男人,现在最擅长的就是用你这幅皮囊和身体去讨好男人来达成自己目的吧?”

    看到靳天面部发生细微的变化,南川骏喆冷笑不屑,“被本少说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