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疯狂打脸!帅爆!

    丑态毕露的南川骏喆嘶哑着嗓子叫骂,断断续续,喉口生烟,目眦瞪大的程度令人发指,那模样就像是被一道冷冰冰的黑雾锁链勒紧了喉咙,窒息的死亡味道卷席而来,令他痉挛难止。

    还没完。

    靳天修长的手端过桌子上数道菜式,连带盘子全都一股脑砸在了南川骏喆的身上!

    应声响起的是盘子清脆的碎裂声音和一道粗粝的哀嚎!

    边上的人不知道是被震慑到了还是被吓到了,怔愣的竟是没有回神,张了张嘴也没发出什么声来,就好像被东西堵住了一样。

    靳天一脚蛮横的碾压在了南川骏喆的胸口,居高临下,冷艳睨视,身形微倾,逼仄慑人,嘴角漂亮的弧度似笑非笑,“跟本大爷算账?不嫌脸大吗?你觉得自己够格吗?”

    “砸你车怎么了?赛车道你家建造的吗?停车位不要钱啊?开了两年一辆车够抵债?”靳天每说完一句脚下的力道就恐怖一分,渐渐的能听到一丝丝骨裂的森然。

    “咳咳咳咳……”南川骏喆喉口一阵血腥涌上来,目眦猩红,哆嗦着嘴唇打颤怒骂,“放……啊啊……滚开……”

    靳天挑眉戏谑的看着他的惨状,“滚开?放心~等会儿就让你滚,在此之前,你给本大爷听清楚了!”靳天眉眼徒然凌厉,清酒的嗓音拔高,字字珠玑,杀伐薄寒,“赛道禁南川狗!日后再犯到本大爷手上来,就见你一次打爆你一次!慢慢玩死你!”

    “还有你们……”靳天抬了抬眼帘,邪睨过来,竣美立体的一张脸,如恶魔般覆盖下青暗的阴影,吐出的每一字都极为诛心,“本大爷不介意让你们回忆回忆跪在地上六天六夜的滋味!”

    冷厉的话如刀子切割过来,回想起在世隆厚康遭受的种种,温凯杰,陈子豪,魏永翔吓得一个哆嗦,满脸浮现惊惧,他们恐慌,惧怕这种绝望!

    对于他们的反应,靳天冷笑了下,霎那间抬脚,风暴般狠厉的将南川骏喆踹到他们脚跟前!

    “噗——”这一脚,终于还是将南川骏喆一口翻滚的血逼了出来!

    几人惊怖的退后几步,又立马上前,屏住呼吸,手忙脚乱的将狼狈不堪,遍身狼藉的南川骏喆扶起。

    骇然担忧的大喊,“南川!南川!”

    “你怎么样了!能动吗?”

    “清醒点!喂!”

    “要尽快送去医务室!”

    急促的声音颤抖的响起,几人被这阵势吓到瘫软,以至于好几次都没能将南川骏喆扶稳当。

    其中的陈子豪,红着眼抬头,瞪眼龇牙的看着距离两米远的人,不相信他是靳天,可事实摆在眼前,面前的靳天如假包换!

    “靳天!你……你知道你自己在和谁动手吗?!”陈子豪不甘心的嘶吼,质问有声!

    该死的!

    靳天这废物不是爱惨了南川吗?怎么会对南川下狠手?!

    他脑子是又出问题了?

    还是眼瞎?怒不可遏的想着,陈子豪同时也低吼了出来,“你没长眼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