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首席会长翼隽森

    只见男人步步逼近,气势有几分迫人,淡色的薄唇抿出凝重的弧度,面色严肃,清贵谨然。

    靳天注意到了对方手臂上的红色袖章,精致的长眉挑了下,泰然自若一笑,低醇道:“靳天。”

    男人没有忽视靳天看他袖章的视线,稍微愣顿后,随即回道:“学生会长,翼隽森。”

    翼隽森睨着还蹲跪在地上的人,抬手修长的指骨推了推眼镜后,拧着眉,面无表情的说:“靳同学,膝盖和脚踝的物理受力,会使你的膝盖产生疲劳积累,以致知觉麻痹。”

    “血液循环不畅,会对大脑产生不良危害,供血不足将导致头晕目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靳同学前几个月发生了一起惨重车祸,现在还处于恢复观察期。”

    “没说错的话你贫血严重,基于你各方面身体状况,我建议你回医院休养。”

    说完后,翼隽森平静且肃然的看着靳天。

    靳天再次挑眉,清澈明亮的蓝眸讶异,旋即浮现一丝丝玩味儿,“多谢会长关心,我身体大好,并没有出现什么贫血的情况。”

    “是吗……”翼隽森眸中掠过一道芒,旋即道:“那就请靳同学站起来,第一节课很快开始了。”

    靳天撩拨了下额前细碎的发,“会长大人不是说要给予我相应的记过警告处分?此外还有批评教育?”

    翼隽森面不改色,居高临下,嘴角牵出抹清淡的弧线,“念在你是初犯,这回我饶了你。”

    靳天有点意外,下一秒她站起了身来,可还没等她直起身来,就因为一阵撕扯的痛,直接蹲趴了下去。

    这时候,翼隽森好死不死来了一句,“身体大好的靳同学这是站不起来?”

    靳天:“……”我擦!这是挑衅??还是讽刺?

    好尼玛尴尬,本大爷的形象不能毁于一旦!

    爱美又好面子的某天天,脑子飞速运转,百转千回,不出几秒想到应对方式,皮皮的开口,“我也不知道为啥,突然就蛋疼了,会长大人同生为男人应该明白蛋扯扯的痛,撕心裂肺。”

    靳天脸不红心不跳说着黄腔,眉眼戏谑,嘴边也噙着坏坏邪笑。

    翼隽森被他噎了个正着,“……”心中暗道:我看你是瞎扯淡!

    当然,翼隽森没有拆穿靳天,而是状似关心道:“那靳同学感觉好些了吗?能站起来?我送你去医务室。”虽然很大可能性靳天在瞎扯,但事关男人后半生的幸福,这“淡淡的忧伤”,还是得注重起来。

    闻言,靳天眸子掠过狡黠,很快虚捂住不可描述的地方,戏精上身的哀嚎,又是龇牙又是咧嘴,“哎呀……哎呀呀呀……不行,我一个人肯定是起不来的,八成是闪到了,还得劳烦会长大人过来架我一下,不用去医务室了,直接去教室就好~”

    像跳下楼崴到脚这种有损降落完美的事情靳天是不会跟翼隽森说的。

    靳天装的有模有样,嗓音低哑痛苦,有那么一刻翼隽森都要给他骗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