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可以被摧毁,绝不被打败!

    靳天掀了掀眼皮子,眼神很冷,像是帝王般裁决道:“我将对全国各地猖獗的施暴者采取实质的政|策!”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而网友们狂呼着靳天霸气侧漏!

    文坛泰斗孙老先生惊讶,“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选凌霸为演讲主题,是义愤填膺,打抱不平吗?”

    靳天凛然而立,字字珠玑,“正因为我同样是凌霸之下饱受煎熬的人们。”

    孙老先生震惊,“什么?”

    现场上千人不可置信,千千万的网友们目眦睁大,窒息后心底点燃了一团火,靳天背后的大屏幕上涌现无数愤怒的文字。

    “天哪,凌霸这种恶行也太可怕了吧,连我男神都难逃一劫?”

    “太过分了,简直太恶心了,必须对施暴者严惩!”

    “凌霸导致的死亡率还少吗?得抑郁症的得抑郁症,自杀的自杀,那些施暴者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伤痛留给别人!”

    “心疼太子……”

    “这群没有人性的畜生怎么下得去手,他们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我很庆幸我的生活没有遇到这种暴力……”

    “抵制凌霸,抵制凌霸,抵制凌霸,主要的事情说三遍!”

    “还有网络暴力也让人恨的牙痒痒,那些键盘侠真的很讨厌,有什么资格去评判你根本不了解的人呢?就靠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套在别人头上,把别人都想的龌龊,实在是叫人想吐。”

    “希望那些人能被判刑,能忏悔……”

    “……”

    ——

    周围的议论吵杂,电子屏幕上的愤慨,赫连枭獍一个字没听一个字没看,他的目光注视着台上的靳天,脑海中深刻的印下那句话,‘正因为我同样是凌霸之下饱受煎熬的人们……’

    看着说出这句话,面上却风轻云淡的人,赫连枭獍心脏抽痛,只觉一阵阵心疼。

    ——

    “凌霸所带来的伤害是不可弥补的,因为这些痕迹深刻的存在过,你永远也无法抹去,”靳天俊脸肃冷,口吻沉重,他的眼神直视着直播的镜头,遒劲铮铮的扬声,“但是,请记住,可以被摧毁,决不被打败!”

    “Listen,it can be destroyed,not defeated!”

    靳天的目光仿佛沉载亿万星河,透过直播的镜头,散布下希望,照射进了饱受困难的人们,那枯干的心灵。

    这句话让无数人眼眶通红,咬着牙才没让泪水模糊自己的视线。

    ——

    在世隆厚康总统病房内的黄笛,靠坐在病床上,眼睛里极浅的光落在病房内的液晶电视,看着演讲台上的少年,听着这话,无数的委屈和怨气都涌了上来,犹如一块巨石压在胸口,沉重的叫她窒息。

    黄笛颤抖的蜷缩起来,终于忍不住的痛哭出声,“啊啊啊……”她伤痕累累的手捂住自己的面颊,滚烫的泪水从指缝中溢出来,哀绝的滑落。

    是的,可以被摧毁,决不被打败!

    那些施暴者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还得意洋洋着,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肆意的活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